死亡谁都会发生,但你很难预知是何时?应当珍惜身边的人,活在当下,不要让遗憾伴随生命尽头的那一天。

womany 编按:
“死”是一个在台湾很难开口的字。说出口就好像说出了不祥一般,总是会被大人严厉制止,不让话题继续扩展下去。可是人终究有一天生命会走到终点,就跟人会睡觉一样理所当然。如果我们用平常心看待死亡,更频繁的聊起这个话题,是不是死前能有更充足的准备去面对死亡?让我们跟着驻站作家 Frieda Carol一起大方的讨论死亡吧!(推荐阅读:《生命中的美好缺憾》:短暂的人生,永恒的爱


每天既然决定要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这次,来谈“死亡”吧。

有人认为这时机不好谈“死亡”,可是,你没看到“死亡”随时都在发生吗?有生既有死,世间万物有新物种诞生,必有旧生命在世间某个角落消逝,只是你没看到罢了。

(Getty Images)
 

《疗愈写作》里头有句话说得好:“有人要死了,我们能够做什么?坐在那里,无论你如何哭号抗议或做菜煮饭,都无能为力,只藤让生命和死亡就这样发生。”是的,有人死了,我们只能让死亡自然发生,坦承吧,你我都无能为力,在死亡面前,我们都如此不堪一击,我们都很脆弱。

因为我们都会死,没人能逃掉。

有人要我闭嘴,别再说“死亡”,可是我为何要闭嘴?谈“死亡”何时和谈“性”成为禁忌?

也许“性”有时最接近“死亡”,所以才引人不悦。

可是既然决定要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我决定拥抱“死亡”,我承认我在幼时的车祸有濒临死亡的类似经验,那期间的体验到现在我仍百思无法其解,毕竟当时才幼小的我面对死亡的召唤,究竟是甚么让我决心活下去,并没有听从死神的召唤?

老实说我到现在还是不知道。

(Getty Images)
 

《疗愈写作》也说到。“看看四周:花会死,树会落叶,狗被车撞死,猫杀掉老鼠;我们的祖父、曾祖母、林肯、华盛顿、哈莉特·塔布曼(美国废奴主义者 ),他们都死了。连汽车也会死掉,坐着五月花号来美洲的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幸存者,都死了。然而,我们还是搞不懂,我们都觉得不同,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过去的祖先伟人都死了,死亡每一刻都在发生,只是,你以为“死亡”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醒醒吧,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先来,还是意外会先到来。

我知道“死亡”让你想起不好的回忆,让你心烦意乱,巴不得永远忘记那段痛苦,可是现在请你不要再排斥“死亡”了,如果你越排斥,你越心慌。

我一直认为“死亡”和“性”都是人之常情,只是,你把这两者和“食欲”和“睡欲”有阶级之分。(也许你想看:西藏梦与死

(Getty Images)
 

从现在起,拿起笔,写好你的遗属,再来,好好活每一分钟,因为你完全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再来,如果你想做什么事情,现在就去做,不要等。这不是危言耸听,这也是为何我现在忙着做以前拖延的梦想,一刻也不得闲,我发现开始做了之后,心里反而更加踏实,不再有懊悔的心态持续困扰着自己。

闭上嘴,开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