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价值:女性意识。珍惜尊重身为女性的自由意志,清楚认知社会机制运作的基础上,选择自己所处的位置与行动。

  

实习迈向第四周了,细数着这几个礼拜的生活,只能用“兵荒马乱”来形容:不停修正的企划案、紧绷的present、写到枯竭的访稿、想不出来的专栏设计。在一再重新来过的过程中,总是苦恼着要怎么样才能更好,说实话我说不出“我很好、我很棒”这种话,我所能做的就是睁大眼睛逼着自己思考,看自己还能变出怎样的文字与想法,这样被同学戏称“一点都不轻松”的暑假生活,却意外地在归途中每每感受到的是满足,而不是心力交瘁的无奈。

我想这样的满足感是因为在女人迷,我终于初次认识了“女性意识”这件事,而女性意识的觉醒,让我看世界的角度不一样了,就好像是一个天生就近视的人,第一次配戴上眼镜之后,大千世界的轮廓因而清晰了起来,而更贪婪地想把这世界摸透一些,收藏这世界美好的不一样。(更多美丽:15个替女人争一口气的珍贵瞬间!

 
 

还记得有一次在讨论专栏版面设计时,我问了玮轩有什么价值是女人迷绝对不能被改变的,那时候她回答我在女人迷,不管有怎么样的商业考量,不能被改变的就是“女性意识”这件事。

当下的我似懂非懂,因为一直以来对我来说女性意识并不是生活中深刻的存在,比较像是周年庆三不五时出现的“女人要宠爱自己”口号,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定期宣传,却不知道内涵该被表现在什么层面。

从小到大,我的成长环境里一直都是女生居多:只有姊妹的家庭、有特殊待遇的美术班、男女比悬殊的高中,某方面来说性别不友善的问题没有真正直接发生在我身上过,到了大学我也还是习惯着自由的生活,我并不觉得女性与男性有着怎样的不同,除了先天的生理差异以外,我也可以自己一个人出国自助旅行、争取到自己想要的活动跟实习、为了社会议题跟同学争论、爸爸帮忙负担大部分家事、爱向爸妈撒娇说要一辈子赖在家里不结婚。(一起思考:性别歧视存不存在? Google搜寻引擎告诉你

但是到了女人迷实习以后,我才发现女性意识原来没有那么简单,女性意识无法以外在的“物化交换”作为判断价值的标准,并不是女人走出家庭、有妇女保障名额、男生帮忙做家事等外在性的条件就代表了性别友善,问题核心在于人们无法从内在精神层面自我认知,而大都从外在的物质条件作为判定女性意识的基准。(你也会喜欢:男女平等就够了吗?从女性主义课堂上的一个异男谈起

很多人说“台湾的女权已经够高了,还有需要推动女性意识吗?”对我而言,女性意识并不代表女性要表现得与男性完全相同,也不代表男性要把女性当公主来服侍。隐藏在平等外表之下的是,有许多女性仍然不瞭解自己在所处的位置上,有多少的可能性,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而让外界的标签主宰了自己的选择。

我对女性主义仍有许多的不了解,但实习这段期间,我学会的女性意识第一课是珍惜自己,尊重自己身为女性的自由意志,在能够清楚认知到社会机制的运作的基础上,去选择自己所处的位置与行动。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以女性是否要走入家庭为例,如果女生并非是处于乡愿的假性个人自由意志,任凭父权价值的人云亦云去主宰自己的决定,而是在认知到男性所主导的运作层面之后,女生的自由意志即使看似不合某些女性主义者的外在性诉求,自己选择三从四德又何妨?又如果自己的自由意志选择不走入家庭,而崇尚情欲自主,有诸多令人不敢恭维的大胆作风又有何不可呢?

我也还想不透的是为什么具有女性自主意识,某方面来说与注重外表的印象冲突?为什么爱自拍、画大浓妆、整形、喜欢穿性感的衣服,往往就会被认为是自我物化的非女性意识者呢?如果这些被认为肤浅的事物,在女性本身的自由意志下去认定值得,会让自己心情感到愉悦,而能心安理得地正视自己为独特的存在,再也不想要成为他者,放心地把自己交给自己,对现在的我而言,就是一种女性意识的表现。(同场加映:当女人好幸福,别让性别刻板印象否定妳的美!

在这个世界所给我的认识上,理性体察现实后,我认为我是自己自由意志的主人,我掌握了我自己,于是我自由地选择我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行为。

这样的世界或许还是个理想,对现在的我来说女人迷正在试着去营造这样的网路讯息环境,让女人不再以外界眼光刻意装模作样,身为女性的存在不是来自于别人的肯认,而是由自我的自由意志塑造,很安心的不迎合任何人,平实的表述自己,既然无法讨好每一个人,就让自己觉得自己讨喜。(推荐阅读:Be proud to be a Woman,我的身体我做主

“女人有很多,而你是唯一的。”

女性意识比得不是条件,没有大是大非,珍惜自己的自由意志,就是女性最美的姿态,而我也还在女人迷里持续探索、学习着这件事。(更认识女性意识:女权主义老是要求特权?当女权主义变成负面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