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梦想总是被大人否定,是否曾经回想,如果我坚持梦想前进,现在的我是否过​​着不一样的人生呢?

我们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多少都幻想过要成为画家、音乐家、篮球员、明星,后来慢慢长大了,父母和现实告诉我们这不太可能,于是我们放下手中的画笔,开始学心算,不再参加歌唱比赛,只敢在浴室里偷偷哼歌,然后打一支安全牌的人生,可能没有因此而不快乐了,只是或许措失了可以更快乐的机会。你有没有想过?你可以拥有不一样的人生如果当年你的国文老师不要阻止你在伟人的照片上涂鸦,如果当你在台上念出作文时同学没有耻笑你的太空梦,如果你没有放下你的画笔,有没有可能,现在的你,已经超乎你的想像了呢?(推荐阅读:不谈梦想的梦想实践家:林弘全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创伤,而我相信面对创伤最好的疗愈方式就是书写或是重述


图片|来源

是的,别看我是插画家,好像画图不是难事,但是我坦承有艺术创伤

小学时,我是班上和老师公认画图不错的学生,教室后面布告栏贴的有一半都是我的图,但是,某次在班上遭到老师公开的讥讽,从此烙下严重的“艺术创伤”,这么多年来,碰到无数的人,大家都有相同的“艺术创伤”,也对艺术敬而远之,“我不会画啦”、“我画不好”、“我是艺术白痴”、 “没有艺术细胞 ”等都是这些人的标准推托之词。(推荐阅读:荷兰的孩子为什么这么快乐?

本是善良单纯的孩子,自从那次的屈辱,彷佛在路上被人打倒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能够把自已拼回原状,少了一块,我终生寻寻觅觅,仍旧找不回⋯⋯。我曾以为自己能驾驭这个世界,能左右自己的一切,只是有人总是会反对,你问我是谁?唉,不谈也罢,罢了,总之,我就走出去了,走出家门,去了外面的世界,然后发生了许多事,遇见许多人,有好人,也有坏人。
对啊,坏人,坏的让我想起来就牙痒痒,于是我被打倒了,身上少了一块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总之就少了一块东西。(推荐阅读:
你不需要总是坚强:五个面对脆弱的方法


图片|来源

后来有次看到某作家在某文学杂志上,谈及小学时受过的“艺术创伤”:美劳课要画“最喜欢的动物”,他向同学借来十几支尺,认真地想把大象溜滑梯,按照原尺寸画下来,可是老师却叫他重画,他却执意不肯,最后老师说了“搞什么大像啊!”,恶狠狠地打了一巴掌,结果这位作家哭了,还决意转学。而他的“艺术创伤”非常深:往后不肯踏进美术馆半步,因为连不小心经过美术馆都会胆颤心惊,怕里面有人会跳出来打他一巴掌。(推荐阅读:孩子犯错时,这三句话千万别说!

还记的那支广告吗?小学老师发给每个同学一张画纸,要大家画“最喜欢的动物”,有人画独角仙、长颈鹿、哆啦A梦,但有个小朋友一拿到画纸,就把画纸全部涂黑,然后立刻举手要第二张画纸、第三张⋯⋯。
老师觉得这个小朋友有问题,于是请他的父母来,但他们也不知道孩子怎么了,于是请来医生和教授,没想到大家束手无策。小朋友后来住进医院,但他还是一直画,还是黑鸦鸦的一大片。(你会喜欢: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课第七课:相互尊重

有一天,老师发现小朋友的抽屉里有一个拼图,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拿着拼图就往医院跑。影片最后是在体育馆,老师、父母、医生、护士、教授都来了,他们把小朋友的画一张一张拼起来,最后他们拼出了一只巨大的鲸鱼,一幅按照实际大小尺寸画出来的图画。(我们要学会:给孩子自由

可是,这些年下来,尽管受到委屈,我还是没有一刻放下画笔,我用创作抵抗外界的质疑,面对我的创伤,我知道想要走出去,就得好好疗伤。

唐立淇老师说“整个七月都是对抗魔头的好时机”,七月还剩十天,好好面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