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艺术,原来交谈也是一门学问,如何让对谈变得更有效率和意义?

这个星期完成了我的第一个主访专访,在这之前曾经跟访过、也上过Sunny和Jolin的专访课程,那天做完访问,我突然发现,我好像在重新学习听别人说话听他人说话很简单,你可以不发表意见、只是安静的接收说话的内容,可是这样的对话就会变成单向的传达,“对话”应该像丢球、你抛我接,两人之间才会有相同的频率、你才能真正理解对方想说的话。如何完成一个有意义的对谈?这样说起来好像很严肃,但其实最重要的是你是否希望在你们的对话里有所收获,不但听懂对方真正想说的话、也让他觉得,跟你聊天是一件很舒服的事

眼神告诉他:你懂

如果是平常的聊天,我们可以很自然地与朋友做眼神接触,但如果今天是和你的上司说话、甚至是要访问你很崇拜的对象,这就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情况了。我是一个非常讨厌和别人对眼超过3秒的人,那让我感觉很不自在,所以就算是平时和朋友聊天,我也很少专注的看着他们。直到亲眼看过实战的访问,我了解用眼神告诉对方“我现在很真心的在倾听你”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也自己做了一些练习,一开始我会试着在和对方说话时看着对方的鼻梁,直到第一次主访结束后,我才意识到已经可以很自然的和访者做眼神接触,我想,是因为我已经忘记“这是我的第一次专访”这件事,在那一小时的过程里,我是打从心里想要理解他这个人,你必须真的想要知道对方的故事,你才可能听懂,这样在你们的对话中,不但有适时的眼神接触、你也能在听懂他说话的前提下,回应真诚的微笑或赞同。(推荐阅读:跟谁聊天都尽兴:聊天读心术四大重点

(Getty Images)

 

#476850543 / gettyimages.com

原来和说话也可以5W1H

在访问之前我们会先拟出访纲,拟仿纲其实有好多我觉得有趣的地方、也不断的在学习怎么问可以让对方更舒服?要了解一个人,除了从网路上的资料,还可以从哪里切入?如果对方有其他发表意见的空间(例如google+ 、facebook ),我们可以先从他平时发表的贴文观察他的喜好,也可以帮助对话的方向。下面的小方法是我对自己曾经犯过错误的整理,也许在未来也会一直调整,但目前这几点是我还没达到想要进步的空间,对话开始了,5W1H也要派上用场!(推荐你女人迷最爱用的小工具)

我会先提醒自己在提问时尽量给对方开放式的回答,不要设限答案,让他有更多空间表达自己的想法,不要用“是不是、对不对”的方式提问。假设对方是一个艺术家、我想问对方“ 你的梦想 ”,我可能会先从这个方向去模拟我提问的内容:

What:你现在其实一直很致力于台湾的文创产业、想知道你未来对自己在这一块的想什么?(“什么”是一个范围比较大的提问法,可以让对话人有较多的回答空间,但要注意提问的用词会不会造成理解上的模糊、不清楚题意。)

When:你以前曾经在国外的艺术村进驻过一段时间,有没有关于那段日子想要和大家分享的经验?(记得对方经历过的事,在访问前要做足功课。例如:如果你不懂这位艺术家创作的作品精神、就很难发现藏在语句中“他想说的话”。)

Why:你这次的展览以“ 梦想 ”为主题,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你第一办个展的心情?(记得他为什么要接受你的访问?对方一定有想聊的东西,有可能他需要做专辑、电影的宣传、有可能他想要发扬一个理念。)

Where:你曾经去过很多台湾的部落和当地的小朋友做互动,这对你在创作上有什么帮助?(对方去过的地方,例如:留学的国家、成长的家乡、游历过的土地,从对方的经验可以聊起他更多发生过的趣事,在不是非常了解对方的状况下,可以从“经验”着手,听他怎么说、你再接着问!)

Who:你觉得在这次的梦想展览中,想和大家产生什么对话或连结?(让你的对象聊他自己、可以听到更多他对于自己的想法,可以知道他希望大家眼里的他是什么模样?)

How:在这条路上,你也曾遇过不少阻碍:寻求赞助被拒绝、父母的反对、甚至发生经济上的困难,想知道你是如何走到今天?(“如何”是让他叙述自己“一路走来”的问法。每个人一定有很想说,却不见得可以大声说出来的话。如果在他的用词中有出现过一两次“不认输”,那代表他很想让大家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人,通常对方都很谦虚、不会告诉我们他有多好,我们要用心“听”出来。)(推荐你看:飞越高越谦虚?不去太空也知道的人生哲理

(Getty Images)

 

#150666646 / gettyimages.com

对很菜的自己来说,最需要努力的就是“听”懂他人的弦外之音,所以用了“5W1H”的方法把很多问题想的更清楚,包括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对方有需要回答这个问题吗?如果是报导上他已经解释过千万遍的问题不问,如果是问了让他感觉不被尊重的不问,和我们想要和读者分享的内容无关也可以不问。“和一个人说话”其实有好多需要从头学起的地方,但最重要的,也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好的,应该就是,“ 用真诚的心 ”去理解他!夥伴们,我们其实已经准备好在说话的艺术上更加前进了,我一直觉得,“对话”是一种“合作取向的谈话治疗”,不论是和谁说话、聊天,这个过程中也可能不断的理清自己,现在就勇敢“发生对话”的可能性吧!(你会喜欢:你是在“沟通”还是在“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