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身为一个女人,有时总会希望自己可以勇敢坚强,在面对任何事情或挑战的时候都可以悠然自得,但其实我们还是会有脆弱的地方,我们会有害怕和恐惧的事情,可能是怕黑、怕蟑螂、怕孤单,承认这些恐惧并不可耻,发现自己心灵里的小小缺陷,理解它!拥抱它!我们将会获得更多力量继续往前。(延伸阅读:学习与恐惧共处


爱莉诺.罗斯福曾说过:“每天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我现在 29 岁,我每天会逼自己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情,而第十八件事情(没错,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做了十七件自己害怕的事,第二件事就是成为 womany 的作者群之一)就是坦承自己讨厌粉红色

(Getty Images)

 

#470344747 / gettyimages.com

 

是的,我是女人,可是我讨厌粉红色。

上一篇最后的占星学理论,我是从瞿欣怡《夹脚拖的夏天:从台北到花莲的生活实验》看来的,而我也想要坦承自己的脆弱,去重视自己的创伤,是的,我曾经有很长的时间厌恶粉红色,一看到就回避三分,能不用就不用,所以 HELLO KITTY 从来不是我的菜。

我是个插画家,可是不爱用粉红色,每次粉红色都没用完,这让我很苦恼,除了很浪费,另一方面,粉红色提醒我,我对这个颜色有严重的创伤,对我而言,粉红色沉重到让我无法承受。

后来,我看了一些书,才了解自己为何讨厌粉红色。上官昭仪《寻找灵魂光线》中提到,“这多半与童年情感问题或是性问题有关”。翁静雪《心灵彩绘》其中也提到,“许多为事困扰的人,不自觉用许多粉红色系,这都是潜意识中透漏对性事的渴求及不协调的表征”。(你会喜欢:塔罗占卜:我的童年,对我影响最多的部份在哪里?

是的,我是女人,可我讨厌粉红色,是的,我承认,我对“性事”和“爱”有严重的创伤。

我终于说出了这件自己害怕的事。

(Getty Images)

 

#179776643 / gettyimages.com

 

我在这里坦承自己的脆弱,并不是为了要博取谁的同情,而是我想要好好重视自己长年回避的创伤,是的,我知道这很难启齿,我家是传统华人小家庭,在家里“性事”和“爱”很少讨论,就跟大多数华人父母一样,“性事”和“爱”是个大禁忌。

《寻找灵魂光线》提及粉红色是“爱”的颜色。可是这个颜色总是让我又爱又恨,我的国中制服就是粉色系,可是那时青春期的我,碰到家里父母失和,差点闹离婚,在学校又被男生捉弄,又碰上 921 地震,我的青春期有着如此大的创伤,而我选择回避粉红色,代表着我不想回忆那段。

是的,我是女人,可是我讨厌粉红色。

好,那我要面对?我总不能一直回避。所以我总是用《心灵彩绘》教的那招,画黑色的云、四方形来化解,也用娜妲莉·高柏教的十分钟书写去重新检视那段惨澹青春,终于最近这几年,我才敢穿粉红色的衣服,是的,上次我穿粉色衣服,都已经是十三年前的事了。(同场加映:诚实面对“那些惨不忍睹的童年”

我知道我还没有完全走出去,粉红色里头还是有许多创伤等着我一一检视,那些创伤产生了恐惧,而那恐惧长年囤积,也该是面对的时候。

 

(Getty Images)

#468960141 / gettyimages.com

 

勇敢面对自己,变得更好
〉〉
别害怕,“疼痛”让你更成长
凝观自己的女性艺术家 芙烈达·卡萝
画中有话?从禅画看见真实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