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说到战争,你会想到什么?是军人、俘虏、受伤妇女、贫穷、轰炸?看似离我们很遥远的战争其实天天在发生,战争的联结,不只是那些枪炮弹药,电影《一千次晚安》尝试带来不同的观点,以一位女性战地摄影师角度出发,反思更多家庭小爱和世界大爱的重要课题。(推荐阅读:年度女人智慧语录,我们都是你的力量



《一千次晚安》(A Thousand Times Good Night)

    

 

相机是正义战士的武器

蕾贝卡是一名战地女摄影师,她在家的时间很短暂,常常在晚上,她和两个女儿说过晚安之后,就离家、动身前往战事频繁的第三世界拍摄当地正在发生的事。她工作的地方,死伤人数数十年来已经远比任何一次世界大战的伤亡人数还要多,但大部份已开发国家的人们并不在乎、甚或不知道。所以她无法背弃那一份发自内心的使命感,只能不自觉地就拿起相机,一直拍、一直拍下去…

   

有人问:“深陷战乱中,难道妳不怕吗?”她摇摇头。听说愤怒会使人忘记害怕、忘记疼痛。而她承认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总是感到愤怒,她不满于世人关注明星八卦比关心世界和平还多、她气愤于生活安逸的人老是漠视连生存都有问题的人。

另外关于这点,我也相信美剧《豪斯医生》里面所提过的:每个人的大脑结构不尽相同,有些人对于感受“烦躁”的能力很弱,他们适合当护士或照护人员;有些人对于感受“恐惧”的能力很弱,他们适合当战士。蕾贝卡大概就是属于后者吧。(延伸阅读:希望,是比恐惧更大的力量

  
(茱丽叶毕诺许饰演战地女摄影师)

而蕾贝卡同时也拥有很强的行动力。每当危险的情况发生,一般人会选择躲避,她则是驱步向前。电影中共用了两场戏(爆炸案与非洲人扫射村落)来描述蕾贝卡的勇敢个性,同时这却也彰显出她令家人惊忧害怕的人格本质:她总是爱把自己放在险境当中。

蕾贝卡对于不公义之事的嗅觉灵敏,她的眼睛一旦锁定了,镜头就无法离开。相机,是她企图改变世界的唯一武器,虽然这个世界很难改变,但她无法因此不去尝试。(你会喜欢:为爱发声!世界各地不分性别的深情摄影集

   

蕾贝卡的大女儿从小就为了母亲的生死担惊受怕,一次,在她学校活动需要用到非洲的资料时,赫然发现妈妈拥有一座相片资料的宝库。她开始了解到母亲的伟大之处,但当她与母亲同行、亲眼见到妈妈将自己丢入枪林弹雨之中之际,却还是崩溃了。家庭小爱和对于世界的大爱究竟是两回事,他们互相抵触并且矛盾。如果大女儿支持妈妈工作,那她迟早会失去母亲,但若妈妈真的收山回家,那么这个世界就失去了一位重要的摄影师。

   

大女儿尚未成熟、却又似乎懂得那么一点什么的理智被情绪翻搅着,面对妈妈满脸的歉容,她唯一能做的指控就是拿起母亲的相机、对着妈妈猛然按下一千次、一万次的快门,作为泄愤。一如妈妈拿着相机对这个世界所做的事情一样。而作为一位失败的母亲,蕾贝卡一时之间,被女儿拍地无地自容。(延伸阅读:母亲的担忧

但蕾贝卡终究只能再次拎起相机、启程前往另一个世界。

   

她再次回到爆炸组织去跟拍一位自愿牺牲的炸弹客。这一次,她拍的是一个跟自己女儿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对着一位这么年轻却被民族情势逼迫到只能准备赴死的女孩儿,蕾贝卡的手终于也拿不住沈重的相机。她想代女孩向人求助,却苦无方法,最后只能和女孩的母亲一同摊跪在目送她离开的门口路上,哀伤地不能自己。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如果不能让世界上更多的人看见这些情事、号召更多的人来阻止这类事情发生,那么蕾贝卡也将失去自己理想与灵魂。这也就是蕾贝卡一辈子都无法离开她工作岗位的原因。因为更多的人比她家庭更需要她。(让社会多点正向能量:微笑看世界,世界也会微笑对你

    

除了蕾贝卡的丈夫之外,《一千次晚安》全片重要角色几乎由女性所担任(而蕾贝卡丈夫的头发甚至比她还长、个性也更为纤细一如女人),男性角色在剧中总是表现出追求安稳、安全的个性,不论是蕾贝卡坐在非洲办公室的男性友人、或是负责接待蕾贝卡在非洲生活的向导,他们对于这个动荡需要被拯救的世界有那么一点置身事外的态度。这种刻意的角色设计,更加彰显出女性在这个当代世界上所扮演的犯难角色,不论是被迫自爆的女圣战士、自愿涉险的女摄影师勇于报导事件的杂志女编辑,或是为了母亲安全差点革命的女儿…

 

相机是当代正义战士的武器。对我而言,《一千次晚安》是一部属于女性的超级英雄电影,动作场面虽然不多,但茱丽叶毕诺许所饰演的女摄影师,却比美国队长更有血有肉、比变形金刚维护地球和平的方式更为真实。

 
 

更多女性勇士们的故事
〉〉凝观自己的女性艺术家 弗烈达·卡罗
〉〉非洲政坛,女性出头天
〉〉20 世纪女性普普艺术先驱: cindy sher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