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总让人充满了无限的想像,人们热爱这个古老城市的韵味,在这里谈一场浪漫的异国恋,到底会有多“巴黎”呢?也许爱情未必得以善终,但,巴黎永远是我们心中比爱情更美的地方!

庆幸在我还拥有巴黎的时候,我也曾拥有爱情。

        

许多说着爱情发生在巴黎的故事,为了迎合大众的胃口,电影名称只得俯首窠臼,冠上巴黎的头衔以搏取漂亮的票房。彷佛只要出现“巴黎”二字,就成了美丽爱情的保证牌。像是‘巴黎败金女’,‘巴黎爱情故事’,‘巴黎男人香’,‘巴黎夜未眠’等。有趣的是,这当中可不一定出现诗情画意的爱情。事实上,法国人的爱情电影极少有那种从雾里看花的浪漫,风花雪月倒是经常发生。

许多着名文学里爱情发生的背景也都旧调重弹地选择在巴黎,好几个世纪以前如此,好几个世纪以后亦然。音乐诗人萧邦与作家乔治桑的爱情,存在主义大师沙特与西蒙波娃的惺惺相惜,艺术家莫迪尼亚尼与珍妮的恩爱情深,谱出一首首情深咏叹曲。(如果你喜欢法国文学,你一定也会喜欢:《盛开紫罗兰》文学,是最美的救赎

我的恋情由于是远距离恋爱,对方每隔几个月从西班牙飞来巴黎一次,停留的时间弥足珍贵。我的他短租了一个在巴黎第七区的小套房,两个月来我们得以在顶楼与对面的巴黎艾菲尔铁塔遥遥相望。又是一个顶楼的套房,这是典型的欧斯曼式住宅时代下的产物,这类房间其实是佣人房,法文就叫做chambre de bonne,多数建在最上层,楼下住的正是社会新贵中产阶级。佣人们由一道独立的楼梯出入楼层,通常从厨房或是后门进入雇主的家 。

恋人的佣人房藏匿于高层迷宫的某一处,上到顶楼时得七弯八拐的才能找到。迷宫里有着许许多多的小佣人房,每一扇门都长得很像,每一扇门背后似乎有着不同的故事。不变的是,这些老房子让巴黎始终迷人;始终如一的是,里头住的永远不是富有的布尔乔亚族(Bourgeois)。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佣人房里住的几乎是学生或是穷上班族。那段时间他在房里认真作画,我在设计公司当实习菜鸟。夜幕低垂时,艾菲尔铁塔每整点便发亮闪烁数分钟,是夜空中最灿烂的灯饰,我也就乐此不疲地准时期待,彷佛铁塔可以作为我们爱情分分秒秒的见证。(推荐你看法国夫妇一辈子热恋的秘密

        
        藏匿于高层迷宫的佣人房

爱情的姿态并非只有温柔软语。

我们彼此相爱,我们也争吵。

曾经争吵的范围从市中心的塞纳河畔直到十九区的科学工业城(Cité des Sciences et de l'Industrie),就连漫步在华丽铺张的亚历山大三世桥( Pont Alexandre III )上都可以为了拍照而生彼此的气。从河畔离开到回家的路上,恋人沈默半响,一语不发,我予以无声回应,一惯地笨拙无助。(你会喜欢:其实,不是妳的错

         

情人的眼中只有彼此,巴黎的身影此时显得微小,微小到连争吵都帮不上一忙。

爱情的身形逐渐模糊的时候,如同巴黎的秋,取代了最耀眼灿烂的夏。散落了ㄧ地的,是我相思的片片落叶,是不舍的绵绵柔情,掉落在我俩曾经相依相偎的塞纳河畔、在歌剧院温暖的咖啡馆、在我俩携手走过的十二区街坊小径、也在charles bossut2号4楼的房间里。

在爱情河流里体验到的妥协,就像巴黎真实生活教导我的功课,并非完好无缺。(你应该知道:爱情走了,他离开了,你还有什么?

亲爱的恋人或许常因为我的无知及粗心而伤了心,正如巴黎有时不经意地就教人失望,只是巴黎太古老,而我又太年轻。意外在人生中发生的次数就像在连环假期中跑到着名观光景点却遇到大批游客一样,我的爱情来的似乎有些意外,又说是相遇恨晚,总归是一句“天意”。始于异地,发生在巴黎,结束于台湾。甚么规则也没有,就像未来一样难以预测。没有得到善终的爱情,像穿了一席华服的贵宾,参与过巴黎这场盛宴。离开之后,爱情的笔画还清清楚楚,写在记忆册上面。(爱对方,也别忘了疼惜自己

其实并不坏啊!

这只是人生斐页中的一幅篇章,巴黎就是送给爱情最美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