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上周日本议会发生的性别霸凌事件,一方面点出了日本社会上男女不平等的意识形态,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看到了女性参政的困难性。女性问政的挑战,很大一方面是来自于社会对女性性别特质的僵化想像。松绑我们的性别论述,我们便可以更清楚地认知到生理性别与我们的个人能力没有必然相关。一起为女性特质下个更正面、更有力道的注解吧!让我们以身为女性为荣,勇敢而温柔地去对抗社会每个角落的性别歧视!(推荐阅读:男人亲身体验当女人的一天,结果会是...


在上周的东京都议会上, 一位现年35岁的单身女议员在就育儿津贴政策等议题发言时,遭受到来自其他男议员言语上奚落。这位男议员在她备询时间内,攻击女议员的未婚状态,并对她的生育能力提出质疑,其言论举止明显带有性别霸凌的色彩。

这一争议事件不仅是社会上男尊女卑等性别歧视观念的缩影,也点出了女性做为政治人物的困境。

其实,这个日本议场内的霸凌并非是女性政治人物受到性别歧视的单一个案。美国前国务卿希拉蕊在她近日出版的新书【抉择】(Hard Choices)中以同僚和自身经历为例,揭露了女性政治人物常因其生理性别、外貌、婚姻状况等,受到政治对手乃至整个社会舆论,含有性别歧视意味的攻击或质疑。而在台湾,过去也曾发生立委称呼时任陆委会主委蔡英文女士为老处女等严重的性别霸凌事件。(同场加映:第一夫人,不只是男人的副手

对于海内外重复发生的“以窥伺、攻击女性私领域”为手段的问政方式,我们或许该质疑,为何政治与社会运动等公场域,往往对女性抱有如此针对性的敌意与攻击性?

女性特质与公领域价值的不相容

贝蒂傅瑞丹(Betty Friedan)在她的着名着作【女性的奥秘】(The Feminine Mystique)提到社会上对女性特质有着奉献家庭、单纯、顺从等想像。而美国知名的女性主义学者坎贝尔(Karlyn Campbell)主张这种对女性特质的想像与伦理规范,与民主政治强调的理性与独立有着本质上的不相容。

对女性柔顺、奉献家庭的单一性别想像,和政治场域所要求的能力规范(如自主强势、理性论辩等)存在着矛盾性,也造就了女性做为政治人物的两难。因此女性投入政治或社会运动等的尝试必然有着悲剧性的走向。

 

(Getty Images)

 

#85213151 / gettyimages.com

在公领域或政治场域中,女性的性别特质常被无限放大,以扭曲她们诉求的重要性与丑/丑化她们投入公众活动的意图。让我们回想一下,多年前李嘉进立委在立院质询时对当时的青辅会主委郑丽君开了带有性意味的玩笑,以“可惜妳长得那么美丽”等发言揶揄、矮化郑女士在公领域的政治表现。而中天节目新闻龙卷风亦曾对以其媒体力量对参加太阳花学运的女性的穿着与外貌进行审判和嘲讽,或以“好正、好杀”等形容词将女性在学运的表现聚焦在其个人外貌,或抨击了参与学运女性的穿着并加以情色化,一来重塑与深化社会规范的女性特质与性别伦理,二来模糊女性的政治实力与论述力。(对新闻龙卷风争议事件更深入的剖析,推荐你看:太阳花女王与黑纱女:父权社会共犯结构与主流女性主义的局限

女性政治人物也常因背离社会对她们女性角色的期待而受到敌视。社会对于非传统的女性所抱有的敌意,在这次日本东京都议会的性别霸凌事件便可略窥一二。身为未婚的女议员,以女性身分“侵犯”传统上属于男性的政治场域,再加上其未婚的状态背离社会对于女性“相夫教子”的性别角色期待,自然让她成为性别霸凌的标的。

或许这矛盾性并不只限于政治与社会运动场域中。女性时常能感受到其职业角色要求与社会规范的女性特质间,存在落差或是不相容性,而这不相容导致了女性的无力感。 女性本身的能力展现,常因为这矛盾性被限制或剥离,加剧了“女性普遍能力不足”、“女性该顺从被保护”等想像的似是而非性。(延伸阅读:【法律小常识】女性职场不平等?如何保护妳的权益!

 

(Getty Images)

 

#184125144 / gettyimages.com

或许我们可以把这矛盾性称呼为当代社会的缠足陋习。是的,我们也许已从有形的、实质的束缚中挣脱,但在社会期待下,“柔顺、纯洁、奉献”等女性特质,再一次规范了女性的性别伦理与身分期待。这性别特质期待,就像缠足习俗一样被社会大众内化成女性真善美的定义,也限制了女性在公领域的能动性。

下一页,勇敢对抗性别霸凌

解放我们的女性力量,勇敢对抗性别霸凌

社会规范的女性特质与政治或工作能力的阳刚性想像,这两者间的不相容性,常把女人拘限在二元思维中,迫使我们要在追求个人成功与迎合社会对女性的期待此两选项中做出抉择。

要让我们从这拘束中解放,我们可以试着松绑生理女性与女性特质间的炼行关联性。

然而朱蒂巴特勒(Judith Butler)提出的性别展演概念,强调了外在社会所形塑的性别特质想像,藉由一连串由特定性别所展演出的社会习俗,被内化成各性别固有的内在特质。举例而言,社会规范了女性必须负责家务,长久下来,“爱家、顾家”就被理解为是每位女性生而具有的性别本质,而这性别特质的想像再一次强化了社会对于女性负担家务此角色分工的强制性与合理性。

这一系列反因为果的性别论述,巩固了生理性别与性别特质想像此一连结的真实性。只要社会习俗依然规范着我们的性别想像,约定成俗的性别论述就难以推翻。

既然生理与性别特质的关联性难以在短时间内被撼动,我们可以扩张对女性特质的想像来增加我们的能动性。当我们不再把和顺与不坚毅做合理连结、当我们认可温柔也可以同时带有抗争性,女性便可以从这一脉络的论述中得到力量。(活泼妳的性别想像,看见更完整的女性力量!不只是 Girl Power:SHE 让妳看见 Shero 的新风貌

温柔与坚强,从来就不是对立面。女性特质与当代民主社会强调的价值实则相辅相成,女性不该在政治或社会运动的公领域中缺席或被禁声。我们不需要在追求成就与女性身分认同中挣扎。扩大我们的性别特质想像,我们才可以从这社会绑脚布中松绑。

 

(Getty Images)

 

#82597849 / gettyimages.com

女人们,我们从来不需要为了我们身为女性而感到抱歉或困扰,让我们开始进行对女性特质的正面论述,我们便可以在政治、在社会运动、在每个工作场域自由飞翔;让我们赋予女性特质更多正面力量,我们便可以勇敢对抗社会每个角落的性别霸凌。

虽然对日本女议员进行性别歧视的铃木章浩议员(Akihiro Suzuki)已对他日前的不合宜行为公开道歉,但如果我们不解放社会上僵化的性别规范、如果我们不给予性别论述更大的自由度,或许,性别霸凌的案例,永远都不只是个案。

延伸阅读
[1]Butler, J. (2006). Gender trouble: Feminism and the subversion of identity. New York: Routledge.
[2]Campbell, K.K. (1973). The rhetoric of women's liberation: An oxymoron. Quarterly Journal of Speech, 59, 74-86.
[3]Friedan, B. (1994). The Feminine Mystique (pp. 48-67). In M. Schneir (Ed.), Feminism in Our Time: The Essential Writings, World War II to the Present. New York: Vintage Books.

勇敢跟歧视说不!
〉〉性别歧视存不存在? Google 搜寻引擎告诉你
〉〉不好意思艾薇儿,亚洲女人跟你想得不一样
〉〉那些有关强暴笑话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