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突然看见了这个人,脸开始红了起来,心跳开始加速?一见钟情,有没有得解释?womany 作者皮皮从演化心理学和生理学告诉你,为什么人会有一见钟情这件事。皮皮说:可以从转变心态开始。妳准备好面对怦然心动的感觉了吗?(继续阅读:皮皮与海苔熊,关于爱情的通信

每一夜,她敲打着键盘,滑动着脸书,无数的列车无数的人们就这样从她的窗边经过。

(Getty Images)

 

#130992476 / gettyimages.com

眼睛疲惫时,她也习惯了自然而然地往窗外看。车厢里的人们,好多都戴上了耳机,低着头,手指都在滑动。偶尔会和几个也往她窗边望的眼神相视。

这么一个拥挤的城市, 好多人来来往往。或许也遇见那么一个他,在偶然相遇的那一刻,对方都知道自己就是对方寻觅了好久好久的唯一。

她掩嘴暗笑了一声,为自己还存在那么天真浪漫的童话幻想而感到了那么一点的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已经过了那段听见白雪公主的故事后,也希望能遇见个白马王子的年纪。

但,她还是忍不住地想着,或许那个可以使她怦然心跳的他,就住在这附近。或许常常和她在购物商场擦肩而过,前后排着队买汉堡。谁知道呢?或许就是因为时机还不成熟,天使还不愿意让他们遇见对方。

天使,肯定就在天上默默地观察着他们。(同场加映:写一封信,给我最亲爱的你

真的有“一见钟情”吗?

 

(Getty Images)

 

#146429272 / gettyimages.com
 

我们多么相信缘分之说。相信每个人在出生前,都被分成了两半。所以人生中最大的任务,是把自己的另一半相遇。他必定是我的灵魂伴侣,遇见的第一刻,就会清楚明了地知道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这个他,会不会是我的灵魂舞伴?

有人不相信一见钟情,认为人们只是把性欲误以为是爱情,把龟头充血的感觉误会成了心脏忽然快速跳动。

有人说,男生比较容易一见钟情,因为反正爱错人,他们付出的成本绝对比女生的还要少 。

有人说只有准备好了的人,才有可能在转角处,遇到可以让自己在霎时间怦然心动的那个人.

所以“一见钟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恋爱图谱

在发生一见钟情的那一瞬间,我们的脑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为什么就那样突然发生了连自己都说不明白的心动呢?

 

(Getty Images)

 

#177263611 / gettyimages.com

从认知上来说,我们每人心中都有个理想伴侣图谱(mate schema),图谱里面有着一大箩筐“我希望我未来的男(女)朋友拥有的特质”。

‘我希望我的男朋友像张孝全一样帅气!最好有彭于晏的胸肌,像五月天阿信的文笔,有着陈奕迅那么好听的歌声。’

有人说,其实“一见钟情”就是你遇到了一位,你以为他完全符合你理想伴侣条件的人。那种一瞬间的熟悉感觉忽然间涌上心头,那瞬间的心跳扑通扑通,和那种好像上一辈子就认识对方的‘既视感’(deja vu)。

“他大概很温柔吧?他大概很懂得都我开心。他长得那么帅,性能力一定很强!”(大概只有我想得那么深入?)“他长得好像我高中时期暗恋过的学长哦,不懂为什么,看着他我的心就好像看到学长一样一直怦怦,怦怦地跳。我想我大概爱上他了啦!”

对该对象的正面幻想,他唤起了你某些过往熟悉的美好的回忆。因为 他符合了你对完美对象的想像。你心里想着“就是他”“他就是我找了那么久的人”。(推荐观赏电影:〖爱在黎明破晓时〗,相遇的那一天即是永恒

点下一页,一见钟情原来是演化的结果?

没时间了啦

Helen Fisher 从演化心理的角度出发,认为古时候的人们寿命都不长,没办法像我们一样花个一年治疗失恋,花两年找新伴侣,然后再失恋,再找新伴侣。他们必须要抓紧时间,在有生之年赶快找个优质的伴侣交配,生小孩,然后一起抚养他长大。古时候的人们必须,眼光好手脚快地把潜力质优股抓得牢牢的。(推荐阅读:听 Helen Fisher 谈我们为何恋爱,又为何不忠

Helen Fisher认为,这种在短时间内快速判定,要不要和一个人交配、发展关系的能力,已经深深地刻在我们人类的基因里,变成了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

而基于亲代投资理论(Parental investment theory),男人对女人一见钟情的机率,较女人在第一眼就爱上男人的机率还要高。因为反正男人爱错人的代价,绝对比女人小;男人如果爱错了人,交配后付出精子就可以拍拍屁股赶快逃之夭夭啊,女人如果爱错了人,万一不小心怀上了个孩子,最起码的付出的是十个月怀胎啊(所以爱的代价是张艾嘉在唱,而不是李宗盛在唱)。

那种偶像剧剧情?

当我们被一张新脸孔吸引时,我们的内侧前额叶皮层(medial prefrontal cortex),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它会衡量到底这张美丽的新脸孔,是否就是你的Mr. Mrs Right。这一切就只发生在数毫秒之间。脑袋的这个地区,被认为在进行社会认知的资讯处理时会非常活跃 (例:他喜欢我吗?、他会不会讨厌我啊?、哎哟,要不要帮她好呢?万一她以为我暗恋她怎么办?)。

当我们看着大家都同意是美女帅哥的脸时 (如:看着林志玲和高以翔的时候),腹内侧前额叶皮层(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尤其活跃。但是人们不总是永远对他人的外貌好看与否持相同的态度。

就好像皮皮最近觉得杜汶泽真的是性感到不行,我的好朋友就不断地对着我翻白眼,用很蹩脚的粤语对我说“阿姐,你有冇搞错啊”。当人们看着吸引着他们,但却得不到别人好评的脸孔时,他们的左喙内侧前额叶皮层(ros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就会很活跃啦。(皮皮心里暗语‘杜汶泽,你的胸肌回不到拍豪情时的那个程度没关系啊,你还是很性感啦! ’)

脑袋的这一部分,就在这几毫秒的时间内,快速地进行多项复杂的社会资讯处理,问着自己“这个人是否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他适合我吗?”。在那短短的时间内,我们不仅是肤浅地观赏评断新脸孔的美丽程度,我们也更进一步地去评断他是否与自己匹配。

我写这么一大串长到念起来会咬到舌头的脑袋部位,就是想说“不只是美到不行,帅到不行的人们才有机会遇上一见钟情。一见钟情绝对是人人都有可能发生的美丽爱情故事!”。

机会是留给准备好的人

 

(Getty Images)

 

#478388321 / gettyimages.com

另一位学者 McCrae 说,一见钟情只会发生在准备好了的人身上(的确!)演化让我们对于正在找寻的事物特别敏感。就好像当你肚子饿的时候,会对食物的味道非常的敏感,想上厕所时,就会特别容易看到在购物商场内厕所的标示牌。同理,如果你正在找寻新的对象,当然较容易看见身旁的潜力股,并且容易对身旁的潜力股对象产生恋爱感觉。

处在稳定关系中,并未想要另觅情感寄放处的男女们反而会觉得身旁的潜力股惹人厌(更多请看:我的眼中只有你 )。因为他们没有准备好把心打开,也不打算这么做。

所以倘若你不相信一见钟情这回事,你也就会一直都遇不到那么美丽的遭遇。

敞开心扉吧

她没尝试过一见钟情的滋味。她不晓得那美妙的感觉,是为什么可以让那么多的文学、音乐、电影都在歌颂它的美好。辛波丝卡,莎士比亚,历史上的大文豪们都在说这一件想必是相当美好的事。

她懂的,丘比特的箭总是会射往柔软的,准备好了的心上。

她合起了电脑,拿起了外套,提起了包包,她要出门去遇见“一见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