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曾经失去对这个世界的希望?你是否曾经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你是否曾经想问,为什么尽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的苦痛,但还是有这么多愿意相信的人?为什么我们应该相信明天会更好,应该相信自己其实很棒?如果你心里曾经有过这些疑问,来听听 womany 作者茄子皮在街上的奇遇,那一夜他遇见一个看似流浪汉的人,但正也是这个人让他更确信了“相信”的信念。放下猜忌,先相信吧!

小时候我很单纯,单纯到有一点笨拙,常有人提醒我:“你以后长大不要那么容易相信别人拉,这样别人在你背后捅你一刀,你也不知道。”我微微笑,用我一贯的作风回应他:“没关系啦,与其因为害怕被别人捅一刀,心中不断猜忌、怀疑,不如等他真的捅了我之后再说吧,我不想要那么麻烦,所以我选择“先相信”。”

(Getty Images)

 

#136267742 / gettyimages.com

 

时至今日,我仍然用这样的态度活着,常常有人问我:“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容易相信别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只是不喜欢别人把不信任加在我身上的感觉,我懂那种感觉得痛与苦,所以我不想要施加同样的感觉在别人身上。我觉得自己的不相信带给我的痛苦,远远比被别人伤害来的 200倍大。

 这一篇文章我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个在台北街头上,一个男孩和一为流浪街友成为好朋友的故事,男孩是我,过了二十几年,我仍然试着用自己的身体去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要相信?”(推荐阅读:孩子教我的第一堂课:相信

拖着一整天谈话后喜悦的心与疲累的身躯,本来要回到古亭站的我不晓得怎么样地搭到了东门站,就将错就错,一定是告诉自己太久没运动了,就从东门走回古亭吧,没想到这个因为前一天胃痛睡不好又工作一整天的疲累而产生的“错置”,让我看到了一个,相当不一样的自己。东门站出口转弯后,我沿着金山南路往熟悉的师大步行,中途遇到了一位流浪汉先生,开启了我一个小时半的街头奇幻之旅。

“可以给我一点钱坐车和吃饭吗?”

“对不起~我自己现在在等当兵,也没有工作,可能无法帮助你!”

过去我曾有过一次和一位讨钱的阿婆“坐”在汀州路上一起要钱、做朋友的,那经验一次经验告诉我,能力不足的我,不能想要去“帮助”,要想想看,除了钱和帮助的心态外,我还可以付出什么?

同时我也思考,为什么是他在街头要钱,为什么不是我?所以一想起这个经验,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么,但是没试过就放弃,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想到前一分钟被我拒绝的大叔可能还在附近徘徊,我回头飞奔,但他已不见踪影,正当我喘吁吁地懊悔时,一只厚实的掌心搭上了我的肩膀,是他,看到我奔回,便从小路走了出来。

(Getty Images)

 

#148350181 / gettyimages.com

他皱着眉头对我说:“大哥谢谢你,谢谢你愿意返回来帮助我,你的恩情我不会忘记的。”

“我没有想要帮助你,因为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苦,我也有,或许我懂你的感觉,但是我想要知道,我们可一起做些什么?”

他的表情放松了,像是有人用螺丝起子将紧缩的眉头松开,脸部的细胞都一起“松卸”,表情顿时之间和谐了一些,嘴角也多了一点可以微笑的空间。

“谢谢你愿意停下来和我说话,你不用用钱来施舍我,你只要和我一起到前面吃一碗面就好了,你点,然后和我分享,这样可以吗?”我爽快地答应了。

他是一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大叔,挺着一个大大的啤酒肚,手上隐隐约约看得见一些伤痕,也约略可以闻到一些“街头的味道”,满是污渍的白上衣、破旧的深色长裤和看起来快要瓦解的夹脚拖,感觉上像是一阵子没洗澡了,也闻的出来方才喝了点小酒,但是他讲话却调理清晰、相当清楚。前往面摊的路上我们没有说太多话,我只是静静地感受走在一起的感觉,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等会儿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我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专注在当下就对了,其他的就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大哥~谢谢你!”他腼腆低头地向我道谢。

我则是不好意思的回答:“我才要叫你大哥吧~叫我“茄子”或“侨仔”(茄子的台语) 就好了,我们开开心心一起吃个饭,交个朋友,放轻松啰 :) ”

热腾腾的馄饨汤和麻酱面上桌,他也慢慢和我诉说自己是如何被爸爸的赌债缠身、被家人背叛、还有警察与社会局是如何推皮球,在面对这样一个我不能深刻同理的人时,过程中我没有选择,只好完全打开自己的双耳,先“聆听”、再应变。

但我也不忘提醒自己要保持理性,不可以被情绪带走,同时随时维持警觉,毕竟眼前这个人有厚重的酒味,我也必须要负上一些保护自己的基本责任。我的全身细胞就像一个个直立的宪兵,不容许一秒钟的失焦,没有一刻松懈的下来。

点下一页,与街友对谈的神奇夜晚

那一刻的我除了仅能为那两碗"生命食粮"的费用负责外,我不能怀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因为我对他一无所知,我有点不知所措,接着我告诉我自己,虽然我不能决定他的命运,但我却可以决定,此时此刻的我是想要成为什么样子的。

我想的不多,只想成为一个“好朋友”。(或许:微笑看世界,世界也会微笑对你

 

(Getty Images)

 

#154406576 / gettyimages.com

于是我告诉我自己,要把 200 % 的专注力给他,我睁大双眼,用最真诚的眼神凝视,我微笑、我绝不哭泣。我也试着和他握手,那时的我,只希望我的手、眼睛和笑容,还有全身上下发出来的每一个讯息,可以不间断地传递温暖的正面能量!至少我是这样相信的,或着是说感到内心深层发出无助的我,选择了相信!

“大哥~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大哥~谢谢你。我叫詹永丰。”

“嘿~不是叫你叫我"茄子"吗?你再叫我大哥我要把面吃光光唷!”

“好啦~茄子,我很谢谢你愿意请我吃这一碗面,但是我真的感觉不到希望,工作的钱,都被我爸拿去还赌债、被赶出家又被骂不孝、十多天没洗澡、全身上下都是伤痕,我曾努力工作过,但是便利商店的老板嫌我笨,做一个星期给我一千块就请我走人,我努力过了,可是换来的是一个字“无”,什么都没有,很多时候我很想要“离开”...反正也没有人想要帮助我,我不知道我活着要干嘛。”

我的神经又更加紧绷了,情绪也跟着复杂了起来,虽然说我也曾动过想要“离开”的念头,但是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人,或是这种时候应该跟他说什么话,我的情绪慢慢流窜,很难保持理智,但同时我也发现一个事实,他很依赖别人、很想要有人帮助他,或许我可以温和地转换他的想法,让他相信,自己有办法用自己的力量让自己更好。于是我继续全神贯注地凝视着他,接着我说话了。(面对绝望,我们需要的,是“不怕”的力量

 “丰哥,我说过一起吃饭嘛~开心就好,不要说这一些有的没的,我会坐在这里就是想和朋友一起变好,我们一起讨论看可以做什么吧。”

“能做的我都做过了,但是我真的看不到希望,算了啦…”

“丰哥,那我想跟你分享一个故事,有一次我在国外当志工老师,旁边掉下来了一颗虎头蜂窝,好多学生受了伤,结果没有任何一只蜜蜂叮到我,从那之后我告诉自己,只要还可以呼吸,生命就不可以放弃希望,我觉得,放弃希望的感觉,比死掉还要糟糕一百倍。虽然你不断诉说着绝望,但我从你眼中看到的“希望”,你让我相信,世间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苦难,我们要去接受,并且相信,只要还可以呼吸,生命就不可以放弃希望。”

“大哥...不~茄子,你有信宗教吗?”

“我信自己!”

“哈哈,我也是,我以前也信自己,但是我现在不信了,还是觉得生命没有希望,我感谢你愿意陪我吃饭聊天…”接着他的眼泪掉了下来,流进了麻酱面和馄饨汤里,眼睛被泪水覆盖,白色的日光灯打在脸上也反射出了一些光泽,全神贯注的我尽力去感受他每一个脸部表情的变化,同时也用心观察自己的表情,因为我不知道我的那一刻、哪一个表情、哪一句话,会对这个人产生“生命改变”的影响力,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极为负面,所以我真的紧绷到全身都快打结了,接着我发现他动了嘴巴。

“桥仔(茄子的台语),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付这一碗面的钱我还有,听你说你还是学生,你把我当朋友,我不该欺骗你,更不应该造成你的负担,虽然我剩下的钱在赌债面前根本微不足道,但是我知道我真正缺的不是钱,是爱和关心,从你身上我收到了,除了杀人放火以外,这辈子我什么事情,都愿意替你做。”

说完他便掏出两百元,请我帮他结帐,所以最后我没有花半毛钱、也没有请他吃饭,就是陪他吃了一碗面、聊聊天,像是一般朋友聚餐一样。然后他要了我的联络方式,没有手机的他撕了一张小纸条,写下了他的名字和身分证字号,跟我交换了我的电话号码。

突然之间,我全身的细胞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放松了,因为我不需要在和“朋友”聚餐的时候绷紧全身的细胞保持“警觉”状态,我的微笑变得更真挚、更自然,心房打开了,忽然有好多话想要对他说。

点下一页,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丰哥,你看着我的表情,你看到了什么?”

“微笑阿,你一直都在笑,充满了希望,和我不一样。”

(Getty Images)

 

#120611680 / gettyimages.com

“你也笑一个嘛,和朋友吃饭不需要愁眉苦脸的,笑一个心情会变好的。那你看着我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 ?”我睁大我半双眼皮的眼睛,记得以前有朋友笑我眼睛小,说只要拿书本的一页就可以遮住,我用力睁大,并且试图把这一辈子所有的正面能量都灌入我的眼睛。(同场加映:还是可以选择,不太悲伤:正向心理学的八本小书

“你的眼神很干净,很有力量,充满了希望。”

“那你知道你的眼睛是怎么样子的吗?充满血丝、没有力气,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不像你,生活充满希望,绝望就是我的名字,我的眼神当然无法像你一样。”

“不~你搞错了,你的眼神布满血丝的真正原因,只是因为你喝太多酒了,还有没睡饱。”

这一句话脱口而出后,我们两个人都哈哈大笑,好像是很久不见的朋友在叙旧、互相亏彼此那般,很奇妙的感觉。

“丰哥,我知道我很幸福,所以我可能真的无法感受到你所经历过的绝望,但相信我,我正在努力地理解,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很幸福,所以我才想要坐在这里,把自己的幸福和刚认识的好朋友分享。”

“桥仔(茄子的台语)谢谢你,我在街上流浪这么久,第一次有人愿意赔我吃面、和我做朋友,你真奇怪~哈哈!等下你怎么回家?”

“我想运动,所以我要走路回去。”

“那我陪你走到你家,好吗?”

“当然好阿!”

吃完面后我拖着方才从紧绷中解脱的身躯,有种前所未有的轻盈感,从东门站一路散步回古亭站,路上我们有说有笑,一起看妹、打屁聊天,他找我喝一杯啤酒,我拒绝了,因为自己喉咙痛,同时也不希望他今天再喝酒了。

“你就是一直喝酒,才无法发出像我这样干净的眼神!”

“什么酒,啤酒是水好不好,你也拜托一下。”

“一瓶是水、两瓶是水,就算是水喝一百瓶也是会胀、会不舒服,丰哥,你不要再用各种方法去逃避自己的人生了,去面对吧,面对你还可以呼吸的事实,面对自己的选择,选择用希望继续带领自己前进。”(推荐阅读:用冷静面对逆境

说着说着我们已经走到古亭站了,我知道我不能再走下去,因我可能会为自己带来危险、也为室友带来困扰,于是在便利商店前,我停了下来:

“丰哥,我今天只能和你走到这边了,我怕我的室友不理解这样的状况,我们是朋友,相信你也不想要带给朋友困扰吧,最后我有一些话想跟你说。” 然后我不由自主地张开双臂,抱了他。

“你干嘛抱我阿~我好几天没有洗澡,我很脏也。”他激动地把我推开。

“ 你不只很脏、还很臭,我如果真的介意的话,就不会待在你身边这么久了,你真的把我当朋友的话,就不要介意这种小事。”说完后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我接着说:“丰哥,最后我只想跟你说,我真的不能为你做什么,但是请你一定要记得我,也记得我努力和你分享的希望与正面能量,当你孤单感到绝望时,想想今天吧,只要还有一口气,就用来和绝望说再见,让希望带领自己前往明天,最后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纵使你不相信自己,但如果我说我相信你,你愿意相信吗?去相信这个,我所相信的你!他的眼泪又掉下来了,他激动的情绪已经真诚地表露无疑。(是时候:爱上自己的人生

“我这么糟糕,你到底为什么要相信我阿?”

类似的问题已经过了好几个循环,坦白说我心中也没有答案,更不知道该怎么样继续回应他,或许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相信,我只是“选择去相信”,跟从小到大一样,我还是那个大家眼中的笨蛋,但是我就是我,这就是我想要成为的样子。因为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我就发挥了我的幽默感,胡乱地说了:

“我的朋友们都说我很像教主,那如果我是教主,那你就是茄子教的“第一个教徒”,为了把茄子教发扬光大,我可以相信你,你可以相信我,然后你可以相信这个,我所相信的你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茄子教!”接着我们两个都哈哈大笑,他转身,潇洒地离开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不顾其他路人,放声大喊:“丰哥~加油,永远不要放弃希望唷。”

这一段一小时半的奇妙旅程就这样结束了,心中的感觉难以用言语表达,我仍然不知道自己为何相信,但是我知道,相信可以带给人前进的力量。就是因为我们一无所有、一无是处,所以才要相信,反正也没有什么好损失的,如果说可以幸福地活着的我们若是不愿意去相信,那还不如去死一死吧!

到底为什么我们要相信?我还是没有答案,但有些时候,我们不需要太多的原因,只需要多一点选择和承担勇气。大部分的时候我选择去相信,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