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阻挡我们前进的力量,常常都是害怕,我们最大的敌人,常常也是我们自己。或许有时候,我们需要的是多一点相信自己的力量,以及多一点“不怕”。今天 womany 的作者 Irene 想将以下的两个故事分享给她的小侄女,同时也分享给亲爱的女人们,如果我们不怕,我们会怎么做?(推荐阅读:别害怕,“疼痛”让你更加成长

在我即将出发回到欧洲的前一天,刚好是你的生日。从去年你一岁生日开始起,我就想要送你一些我亲手写的文章,当做生日礼物,我知道你物质上什么都不缺,所以留下有纪念价值的东西,可能更有意义。

今天跟在大学时代就认识的好友出去逛夜市 ,她们听到我要回欧洲,其中一个说:‘你好勇敢喔!’我微笑回答:‘是啊!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勇敢啊!’

阿姨,想跟妳分享两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The Road Not Taken 

(Getty Images)

 

#451158995 / gettyimages.com

我回头想想,我记得我高二英文课的某一堂课,那章节是在教 Robert Frost 的诗 The Road Not Taken。英文老师问了:‘如果你们跟诗里的主人翁一样面临选择哪一条路走,你们会选择什么呢是要走大家都一起走的那条,还是要走没人走的那条呢?’班上每个人都选了第一条,只有我在选了第二条。老师问了为什么,我说:“因为我可以看大家都看不到的风景啊。”

阿姨不想一定要特立独行,但是你有勇气去追求你想要的吗(推荐阅读:选择与承担,你的人生想爬楼梯还是爬树?

第二个故事:The Road I choose for myself

念硕士的第二年 班上同学组队到了波尔多参加运动比赛,因为姐妹校在波尔多的商学院,邀请我们去参加比赛,其它参赛国家还有西班牙跟法国本地队伍。不过没有训练过的我们,当然我们都是志在参加,不在得奖。只要三十五欧元就可以到波尔多一星期,Party, 美酒加上好天气,(那时正好四月)何况我又这么爱红酒,怎么可以不去

(Getty Images)

 

#106886145 / gettyimages.com

运动比赛一共分四个项目,沙滩排球跟田径还有游泳跟独木舟,当比到游泳时,必须要有两个女生下水去比赛,一个是法国女生,但是另一个却悬缺那,因为我的其他女生同学都是亚洲人,没有人可以下水,要不就是不会游泳,要不就是会游,但不敢游标准比赛游泳池(三公尺)。但是搞得主办单位很不高兴,觉得我们没有运动家精神。因此,我只好乖乖地换上比基尼。

其实我也不是很会游泳,从来没游过深度超过我身高的,因为我也会怕深。我同学说可以靠边道游,只要代表性的游一下,不用游完没关系,他们会在旁边救我。一下去,还没开始,我的眼泪就在眼眶打转,因为真的好深。我在边边就已经踩不到地。比赛枪响,我还是游出去了,同学们都在帮忙加油,Irene, aller, aller, aller...(法文的go)游到中间时,我想我这样也够意思了吧,主办单位总不会还觉得我们不够意思。

可是,当我想要起来时,我忽然觉得,只剩一半,现在我已经在三公尺深的水道了,好像也没真的那么恐怖。而且加油声好大,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决定继续游了。结果,当我游到对岸那那么恐怖。到对面墙壁时,我真的以为是做梦,我没有想到我有勇气做完这件事。

尤其是我一开始真的是眼泪要掉出来了。我同学们及其它参赛队伍后来跟我说,他们简直是太意外我有这样的勇气。还一直说我 C'était Irène la championne de natation?(当然,我中间有迟疑了一下,所以我当然不是第一,不过可以想见他们对亚洲小女生的勇敢给吓到吧!)当下,我对自己好骄傲,是的,我挑战了自己的第一次。

人类很容易被害怕跟恐惧这种情绪给骗了。

其实我也常常感到害怕,也常常停下来问自己,我现在做的真的是我想要的吗?如果我有所迟疑,我会花时间思考,如果我确定这是我想要的,那我会再问自己,是什么阻挡了是什么让我犹豫不前?如果是真的有什么原因,那我会想办法克服它

如果不清楚自己现在做的,那是不是努力去尝试了也才知道。当初在英文课的时候,我也犹豫要不要举手但如果我发现是恐惧让我无法往前这时候心底就会有个声音告诉我:

如果你不怕,你会怎么做?

如果我不怕,我就会坚持做想要做的事。

如果你知道你害怕,你是不是要试着挑战?(推荐阅读:每天为自己写一份勇敢

最后阿姨要让你知道,不管你选择什么路,只要你真心想要的,阿姨永远会在身后支持你。如果跌了跤,阿姨会把你拉起来,帮你拍一拍。告诉你这是人生常有的事情,只要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那么就请坚持下去。或者是就算你不确定,也鼓起勇气去尝试所有的可能性。(因为,没有走错路的人生,怎么走都是自己的)

最后分享 Robert Frost 的 The Road Not Taken 给所有心中有想做的事的你们!

The Road not Taken - Robert Frost

 

(Getty Images)

 

#151503158 / gettyimages.com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in leaves no feet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