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江子翠捷运杀人事件过后,更激起了一波激烈的“废除死刑”与否的讨论。支持死刑的人说,宁愿错杀万千,也不该放过一人,因为一人,可能就足以杀了万千!反对死刑的人说,死刑并不能决定什么,我们该建立的是正确的道德观念,而不是仗着死刑恫吓自恃安全。你怎么看废除死刑与否的问题呢?来看看 womany 作者 Google 这么说,废除死刑是假议题,真正的问题是我们可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吗?(推荐阅读:人生,不过就是选择与承担


对我来说,所谓的生命其实就是一连串选择与结果。

(Getty Images)

你做的选择,某种程度来说造就了现在的你自己。我们从小到大面临到许许多多的选择,从小时候选择什么书包、选择什么玩具到后期选择什么科系、选择什么志向、选择什么人生。

一切都不外乎选择,大大小小。

而谈到选择,我们也不免地谈到选择的后果,也不免的应该要谈谈什么是责任,什么是承担。(推荐阅读:选择与承担,你的人生想爬楼梯还是爬树

小时候,有些选择我们能够反悔,我们能够赖皮,我们能够撒娇,是因为我们知道背后有一个宽厚或不宽厚的肩膀,承担着我们的天真,我们的无知与脆弱。他们为我们撑起了风风雨雨,提供我们安心成长的环境与土壤。但是路一直走,我们一直长大,长得越来越高,这对肩膀不可能永远替我们抵挡。我们终究是要面对自己的选择,承受自己无知与天真的后果。

因为有一天,我们也会变成别人的肩膀,我们也会为他们挡住路上的风雨。如果你连自己的选择都不能承受,遑论去替别人挡住他们选择的后果?或许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掌控自己的出身,我们不能够去要求我们的环境如我们所愿,我们在命运面前无能为力。

但至少我们能够选择自己的行为。

而一旦你做出选择,相应的你也有所行动,你的行为就会产生影响,这个影响不只对你自己,还有对于他人。你要为这个选择负责,这无关善恶、也无关道德,仅仅是这个世界运行的道理,而这之间也没有任何灰色空间,选与不选,做与不做,没有任何模糊地带。

对于好的结果,我们欣然接受,对于坏的结果,我们只能面对与承担。你当然可以选择懦弱、你当然可以选择逃避、你当然可以装作蛮不在乎,但不管怎么样,这个结果终究会回到你身上,不管你愿意或不愿意。

然后回头看最近在捷运发生的惨案,引起了许多相关甚至非相关的讨论,其中讨论最多的就是废不废死刑这个议题。死刑存或废,其中牵涉到许多层面的复杂问题,也需要许多专业知识涉入其中,而不管选择哪一个结果,都不见得会是最好的结果。

(Getty Images)

但我认为,死刑废不废,其实并不是一个重点。

重点是我们能不能让一个人对他的选择负责。

今天或许我们可以去探讨他的成长背景、价值观,也可以去分析整个社会脉络,是不是这个世界太过冷漠,是不是这个世界缺乏关心,是不是我们不够关注彼此?

是,这世界的确太冷漠,这世界也缺乏关心,我们也的确不够关注彼此。但这是一直长存在世界上的问题。或许他的成长背景相当可怜,无法获得足够的关爱,没办法建立自信,也找不到人生的意义。

但生活在这世上的大多数人,都无法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我们或多或少地缺乏自信,感到自卑,也都有无助无能的脆弱时候。他并不独特,也跟我们其实没有什么两样。

(Getty Images)

死刑存不存在,能不能吓阻罪犯,关键不在刑罚多重,在于我们能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并且能够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今天惨案发生,没有办法时光倒流,让一切重来,伤害也已经造成。或许他是可怜的吧?但除了他,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个可怜的人。我们或许因为这个事件更加恐惧,或许因为这个事件对社会产生不安,对彼此不再信任。(推荐阅读:希望,是比恐惧更大的力量

汉娜鄂兰在他的责任与判断一书当中,说到了恶的平庸性这个概念,今天或许杀害百万犹太人的那个人并不是个坏人。但因为他的选择,他的行为,他必须承担这个结果。

而这起事件背后要让我们更加深思的,是我们对于选择的理解,对于选择的后果,还有对于承担的结果。

 

来看看关于捷运事件过后,我们的讨论
〉〉别怕!写在捷运杀人事件过后,最黑暗的时候最需要爱
〉〉做自己的黑暗骑士!捷运惨案过后,写给害怕的台湾人的五句话
〉〉别让人生被未来绑架!“活在当下”的三个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