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新竹的司马库斯,长居此地的千年红桧巨木林,世世代代守护着泰雅部落,在这样泰雅部落里,有比神木更让人悠然神往的珍贵事物。这是 womany 作者欧北来的《欧北来X女人迷在地特搜计画》,当你忘了台湾的美好,我们想带你一路上山下海盘点台湾的美,一起因身为台湾的孩子而骄傲。(推荐阅读:台湾不是鬼岛,是值得守护的宝岛


“我们是为了“保种”啊!你保证五十年或一百年后,嘉南平原还种的出稻米吗?”

在走进司马库斯之前,我以为最珍贵的就在那里了,多少人为了一睹那古老的奇迹- Yaya Qparung(母亲般的神木),跋山涉水不谓艰难的抵达这个曾经有黑暗部落之称,岛国最遥远的原乡。

走进去才发现,司马库斯最珍贵的,在神木之外更重要的事。

“我们是最后一个有电的聚落,”但在老头目倚芥.苏隆参访拥有东南亚最大桧木神木群的巴陵部落的那晚,改变了司马库斯的未来。“我父亲梦见自己故乡山中那条‘红色的溪流’,直觉有‘礼物’在山里,族人在半信半疑之下查访山林两个月,真的找到了!”

原来在前往部落的路上时,我们早就已经走在梦里了。

一个人开着车,路愈来愈小,引擎随着道路崎岖难行不断嘶吼,但正因为人烟罕至,保留了极具丰富的生态,伴随着上山的是风吹竹林摇曳的沙沙声响混合着有如来自天堂般的悦耳鸟鸣。

“上山的途中你听到了Siliq(画眼绣眉)吗?那是我们的占卜鸟,依据它的声音跟举动提醒我们今天如何做事。”部落青年与我打招呼挥着手。

抵达部落的广场后,开始步行往山林更深处移动, 前往巨木林的途中,走过早年族人冰镇猎物的“味道溪”、旧部落壮阔的桂竹林,不时有野生猴子、松鼠经过身旁,就在被雪山山脉的景致震撼的忘却时间之后,鼻腔倏然满溢淡淡的桧木香,那是巨木林拥抱你的开场。站在Yaya Qparung(母亲般的神木)前面,不自觉得弯腰躬身,大自然的生命力渗透进身体的细胞,顿时令人谦卑并显得柔软。

因神木林的得天独厚,为免除利益纠纷带来的分裂,司马库斯发展出了独特的“共营”制度,“我们的GaGa(古训)极为重视共享与共好,教育、医疗、维护、老年照护,皆用部落共同基金支付,为的就是传承我们泰雅的传统精神。”

“我们司马库斯小学并非体制内的学校,是我们自办的,从建造到核心价值的定调,都是由族人共同策划的,一周十二节的文化课程涵盖雕刻、编织、语言、环境生态、狩猎文化、农务知识。如果现在不教,就没有东西留下来。”马赛头目走在我的前方,说着部落的传承。(推荐阅读:一起邹吧!阿里山的邹族部落

下一页,种下从“我”到“我们”的种子

“阿达~我们等等要开始工作了,你自己去看看吧,那边有一个谷仓,你可以去开来看,平常是不能随便开的喔!”青年拉互依准备到广场集合等待工作的分配。

打开了谷仓,看到了各式不同颜色的小米,黄色、淡黄、橘黄、橘色、乳白、黑色,“哇靠,小米有这么多种?”我大叫。

“你能保证未来五十年或一百年后在环境变迁下,嘉南平原还种的出水稻吗?小米是祖先的智慧,不同品种有不同的作用,它是旱作物,不需要太多的水, ‘我们是为了后代子孙保存未来食物的种源啊’! ”Yaki(阿嬷)在文化课程中传授小米播种的知识,司马库斯内种植的小米品种高达八种类别。

早上八点,分配一天工作的例会开始了,司马库斯部落从原来剩下不到五户的族人,现已回流至二十八户,“这里除了观光之外,还有很多要告诉你的事,”现任头目马赛.苏隆与优绕长老带着族人为今日的丰盛与平安祷告。

在我要离开前,下意识的说了我很快会再回来。

“不用急着说要再回来,该回来的时候你自己会知道,记得这座山林埋在你心里的事,去成为树的种子,让‘我’成为‘我们’。”Yaki 淡淡的说。

我跳上车的时候,眼框噙着泪水,好像做了一个好短又好长的梦,这个美好的梦真实的存在这座小小的岛屿上,他们话并不多,句句都是智慧,如果你不用心听,你从来就不会知道。(推荐阅读:最美的风景,始终在最近的距离

旅行真的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背后要告诉你的事。

“你保证嘉南平原五十年或一百年后还种得出稻米吗?”

“不用急着说会再回来,该回来的时候你自己会知道。”

至今,还在我的耳边回荡。

 

台湾的美,我们想一一告诉你
〉〉夜晚出游!精选台湾六大夜景轻旅行
〉〉台湾南投,奥万大的翩翩红叶
〉〉台南,一个让人想起家的城市

(本文同步刊载于台湾冷门景点热血复苏计画-欧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