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你好吗?这是我今天好想对身边的人说的话。

(Getty Images)

看到媒体上沾满血的车厢,看到脸书转录各种令人害怕的照片,看到好多好多人诅咒着杀人凶手,听到好多人说着杀死他一千遍也不足为惜,好多人说因为什么幸好所以没搭上那班死亡列车,好多人说要学防身术要买防狼喷雾,好多人说台湾再也待不下去,好多人说都是大学生没什么事情做,好多人说这都是因为政府太烂,好多人说是因为学运引发的群众忧郁,好多人说是因为罪罚不够狠毒无法遏制犯罪,好多人说幸好不是我,好多人说如果那是我,好多人说,好多人说,好多人说。

这次的死者,有一个人,是我朋友的朋友。

虽然不认识他,却也能想像是个对未来充满幻想,对现在充满希望的年轻人。这次的犯者,年纪轻轻二十一岁,虽然我不认识他,却从他的自白大概理解他多么的想做轰轰烈烈的大事。坦白说,如果以纯逻辑来讨论,他的确做了件大事。只是令人难过的,是他的价值判断,让他不知道这件大事,会带来多少心碎多少不安多少害怕。

我不是信仰汉摩拉比法典以暴至暴的人,所以比起倡导暴力治国,要判他多少个死刑才足够这个复杂命题。我更想问为什么一个想做大事的年轻人,会选择以杀人满足他的梦想。也许因为这是最简单成名的方法,也许他要的就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也许他的成长过程从来没有人听他想做什么,也许他曾经恋爱心碎过,也许他曾经被父母打骂过,也许他曾经也想做点什么,可是他真的不知道他可以做什么。

也许,他只是失去了希望。所以干脆用最快速最疯狂最没有人性的方式,一举成名天下知。

兽性般的,以原始暴力,抢得所有注目跟头条,造成全城恐慌,跟黑暗骑士的小丑一样挑动我们的原始人性神经,如果我们因此改变了我们自己是谁,如果我们跟着一起失去希望,那他就成功了。成功的用兽性挑逗岌岌可危的人性。成功的用暴力诱发全城全国黑暗面。

成功的,让我们跟着复诵他的名字,成功的,记得他带给我们的这些伤痛,甚至带给我们彻底改变。

所以我不想复诵他的名字,因为我觉得他的名字不值得我们记忆,对他最重的惩罚,就是让他消失在我们的生活如鸿毛,他不需要被记忆,他不需要被传诵,他不需要被塑造成时代的悲剧英雄。我们需要的,只是知道曾经有个人被黑暗垄罩,所以,我们要为黑暗带来光,我们要为失望带来希望。

(Getty Images)

身为一个同样想做大事的年轻人如我,我知道,充满希望,其实不是一件这么容易的事情。

你必须要对自己有信心,你必须对环境有勇气,你必须不断不断的坚持,你会不断不断的看到太多黑暗太多事故太多奸诈太多不公不义,你会觉得天啊我的力量怎么这么渺小,你会想要放弃,你会想要逃跑,你会想要尖叫,你会想要大哭,你会想要叹气,你会想要消失,你会想要疯狂。一直充满希望,是一件太难太难的事情,但是,今天如果我们想要选择做大事,如果我们想要在短暂人生中留下一点什么,如果我们想要保护身边所爱的想要带给所爱的更美好的东西,我们都不能放弃,不能放弃继续希望着。

对黑暗最大的改变,就是让光重新存在。

对恐惧的最大反击,就是充满希望。

天佑台湾,天佑亚洲,天佑世界,天佑你,天佑我,让我们能够坚持的,希望。

 

521过后,我们都在这里陪你
〉〉别怕!写在江子翠捷运杀人事件后,最黑暗的时候最需要爱
〉〉做自己的黑暗骑士!捷运惨案后,写给害怕的台湾人的五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