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5/21 下午,捷运站上的无差别杀人事件,从龙山寺到江子翠长达6分钟的捷运行驶时间,3个人命丧10多人受伤,或许是有史以来,身在台湾的我们,感觉到自己,真的离恐惧这么近。

事件过后,许多人讨论起废死的争议,许多人在加害者身上贴上邪恶标签,但我们想说,真正重要的,是当信念崩坏,是在受伤过后,我们如何重建对人的信心;真正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再次预防类似的事件发生,真正重要的,是我们该如何帮助往生者的家属,走过失去的沈痛。来听听作者海苔熊与住院医师讨论过后,写给恐惧的我们的五字箴言‘安、静、能、系、望’,亲爱的,不要怕,我们都在这里。不要怕,现在的台湾真的禁不起更多对立的仇恨了...(推荐阅读:写给台湾的十点疑问


(Getty Images)

5/21是台北捷运通车以来最黑暗的一日,过往我读过村上春树的<地下铁事件>、看过911的恐怖攻击、也和大家一样都经历了三月学潮的喋血驱离,但从来没有一次,靠恐惧这么近。

从台南回来的高铁上,大家都在滑手机、听着“走开!”的新闻,路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各种言论如“像这种人应该判100个死刑”、“这个社会病了”、“我本来就对这鬼岛不抱任何和期待”、“以后我都不敢搭捷运了,怎么办?”像是逸散的空气一般,从脸书涂鸦墙,蔓延到现实的空间。

走在台北车站的大厅,好像四周的人都在害怕,但又好像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下一个嫌疑犯,只好左顾右盼,抓紧包包。心里很多问号接连浮现:为什么我们所住的地方,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原先以为很安全的台北,会变得如此让人伤心?他们只是无辜的乘客,为什要对他们这样?要不要买个防身喷雾?

当信念崩坏

“如果昨天傍晚过后,你想过这些问题,或许你对世界的‘公平世界假设’已经受到冲击。”心理师小P说。公平世界假设(Just-world hypothesis)是指,我们大多数人对世界都抱持着一种“好人有好报,坏人有坏报”的想法,可是今天的受害者是一般人,这样一来,我们的信念就受到挑战了。

(Getty Images)

于是你告诉自己:或许你想得太天真了吧,台湾本来就不是个安全的地方。

“可是我只是看新闻而已,为什么会受影响?我之前读过一边文章说,有些人老是喜欢看恐怖片,是因为我们可以‘安全地’坐在电影院里面,反而会因为‘发现’自己很安全,而有满足感。我以为大家疯狂点阅影片,可以增加控制感......”我说,思绪还停留在惊恐和疑惑中。

我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过去的研究发现,发生重大的灾害时我们会做两件事情[2]:

(1)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你会反覆地刷新脸书,追踪新闻,找回控制感。

(2)与其他人建立连结,留言或跟别人谈论,找回安全感。

昨天下午惨案过后,你是不是也做了这两件事?这两件事情,其实都是要达到同一个目的:你对你所存在的世界感到不安,很多事情超出你的预期之外,所以你希望知道事情发展的近况,希望与他人相处,希望还原那个,心中尚未崩坏的公平世界。

下一页,当世界不再公平,我们该怎么在恐惧里找回爱?

在恐惧里找回爱

“可是,你有因为反覆地看这些血腥的新闻,感到更有控制感、更安全吗?还是因为这样,变得更担心自己的安危呢?犯人不是落网了吗,为什么有些人还是会持续害怕?这跟看恐怖片不同,现在的参照点是台北,所有的台北人开始怀抱着‘以前他们不曾有的担心’:同样的事情会不会再发生?下一个会不会是我?”小P说,语气平静又透漏着关怀。

一项研究发现,当无辜的受害者是内团体的时候,威胁会更为明显[3]。换言之,相较于其他人,台北人、常搭捷运的人,会感到更多不安。那该怎么办?

“如果你现在还是很恐惧,请谨记‘安、静、能、系、望’的五字口诀,”小P说*。

(1)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家里,或是你能感到安全、温暖的地方。

(2)先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可以尝试先不要滑手机、深呼吸,或随手画张图。

(3)增加自我效‘能’:思考自保的方法,找回安全感与控制感。另外,将犯行归因于“可控部分”(他可能是因为压力过大),而非“不可控部分”(他有变态人格,才会做出这样的事)[4]也可以增加控制感。

(4)与重要他人建立连‘系’:相互支持,谈论事件本身也是一种情绪舒缓,但尽量减少分享血腥曝露。因为你永远不知道,看了这些画面对彼此的影响是什么。

(5)然后,继续对台湾、对未来怀抱盼‘望’:可以试着关心幸存者的痊愈和改变,或看见更多温暖的事件、新闻,平复自己对世界的信念。

在最黑暗的时候,反而最需要爱。

怪罪任何人、学校或疾病、区分内外团体,通常会让自己“暂时”好过一点,因为自己是正义的一方,但对方是邪恶的一方。所以很新闻开始归因于幼时暴力电玩、死刑、甚至学运。

但眼前的台湾,已经禁不起更多的仇恨。

绝望和放弃是很容易的事,对立与咒骂也是很容易的事。但如果我们选择憎恨与绝望,那么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了[5]。是的,这世界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好,但也没有想像中的糟,还是有很关怀你的人,还是有很多美好而温暖的事情正在发生。(推荐阅读:做自己的黑暗骑士,写给害怕的台湾人的五句话

只要我们还愿意怀抱相信,黑暗里也能照见光明。

R.I.P.

 

 

在黑暗里,拥抱自己,拥抱身边的人
〉〉在末日之前,我想对你说
〉〉死去之前,我想做的事 Before I die 
〉〉把人生三万天,每一天都活得快乐的八个秘密

延伸阅读:捷运喋血急救包

*整理修改自5/22苹果日报焦点评论:捷运喋血已造成集体创伤(杨如泰)

[1]关于公平世界信念,可以参考(What is the just world phenomenon)

[2]可参考旧文<在地震之后: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谁?>

[3]原文:<Victim’s innocence, social categorization, and the threat to the belief in a just world>

[4]不要再帮犯人贴标签了(请看这篇)。将罪行推轮/归因到他可能有精神疾病看似对这件事情有多一点的理解,实际上反而让你更没有控制感,因为如果犯行源于人格,你将变得很难改变它。没有一个行为是单纯肇因于人格,在行为失控以前,或许朋友的关心与鼓励,早就沦为形式,温度尽失(请看这篇)

[5]大量研究显示,当你还是选择相信世界是公平的、有希望的、可以控制的,你的抗压性、应变能力与幸福感也会较高,忧郁较少。可参考

本文同步刊载于海苔熊的个人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