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拿破仑爱情观看远距离,远距离拉开了恋人相牵的手,却也加深了对对方的渴望,在思念里相拥,在梦里相见。


“醒来时满是对妳的思念,妳的身影,昨夜与妳共度的迷醉时光,折磨着我。甜蜜的,无与伦比的约瑟芬,妳使我心里产生了多么奇怪的变化呀”——拿破仑

这是26岁的法国将军拿破仑(Napoleon Bonaparte),写给他的未来妻子,也是他一生最爱的女人约瑟芬(Joséphine de Beauharnais)的情书,此时他们刚刚认识。

相识仅三个月,拿破仑便和约瑟芬求婚了,但婚礼结束后两天,拿破仑便离开法国,离开约瑟芬,出征义大利。不像现在有电话、网路、skype,相隔两地,远距离恋爱,能维系与抒发思念的方式,当时只能写信,即使身处纷扰忙乱的战区,拿破仑仍时常写信给约瑟芬,或许远距离真的太苦,他的信里虽然含有爱意,但有更多猜测、害怕跟担心。

譬如这是一封拿破仑写给约瑟芬,带点怀疑猜测但又有深刻眷恋的情书:

“我不爱妳了,一点也不爱,相反地,我厌恶妳----妳这个顽皮,愚昧的笨女佣!妳从不写信给我…你连随意的几行线,甚至是虚线都没有写给他!我的女士妳在忙什么呢?…到底是谁?妳的那个新爱人,专横地霸占了妳的每一天,让妳失去了对丈夫的关爱?约瑟芬,小心了,在某个美丽的夜晚,我将破门而入! 事实是:没有你的消息我很不好过,我的爱,我希望不久便能将妳紧紧拥在怀中,以亿万个炙热的吻洒满妳的身体,如赤道的太阳!”

远距离拉开了恋人相牵的手,却也加深了对对方的渴望,在思念里相拥,在梦里相见。而当爱情发生的时候,即使是百胜将军万夫莫敌的拿破仑,面对爱情、面对远距离,也只能像张爱玲说的‘遇见你,我便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