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你知道当我们还在苦恼该选哪个系所的时候,哈佛的学生选的是大方向的兴趣。在哈佛,不局限自己在特定专业的人,才是最厉害的明日之星。一起来看看哈佛废系背后的原因,在现在这个年代,只会一个专业是混不下去的,没有专业就是最好的专业!这也是 womany 为什么不停强调混种(Hybrid)人才的原因!(同场加映:哈佛启示录,现在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Getty Images)

如果你打开哈佛大学分子与细胞生物学系(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的网站,你找不到系主任是谁,找不到“系主任的话”,这是疏失吗?或者因为该系系主任很低调吗?都不是,其实,大部分哈佛大学科系网站都如此。为什么?

美国多数大学,入学时不分系,此事已为人所熟知。但哈佛大学部的运作,有一个部分和台湾很不一样,却少有人提及,就是学位和学系脱钩,教学运作主体与单位殊异于台湾现况。

现在,哈佛大学发给学位的单位,不是科系,而是学程,哈佛并不是用 program 这个字,而是以另一个词称它:Concentration,因其意义相近,而且无更好的译法,在此先暂译为学程 。而且“学系”的角色和界限,在学生的求学经验之中、在学校经营之中,重要性下降,甚至可能比学程更低。

例如,Chemical and Physical Biology,这是一个学程的名字,而非科系的名字。在近年毕业生的经验之中,从申请,到修课,到毕业,和Chemical and Physical Biology这个学程的互动密切,但是与其他科系的互动并不密切。

学程及科系之间,呈现复杂的网状协力关系。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Chemistry & Chemical Biology 这两个行政上的学系,都负责Chemical and Physical Biology这个学程。而Department of 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 这个系,参与负责了三个学士学程,包括 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Chemical and Physical Biology,以及 Neurobiology。

学程的各种营运,由运作委员会主导,而委员来自极多领域。以Chemical and Physical Biology 为例,该学程2014年时的运作委员,来自以下科系:

  • Chemistry and Chemical Biology
  • Physics
  • Applied Mathematics
  • Applied Physics
  • Harvard College
  • 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
  • Organismic and Evolutionary Biology
  • Medical School
  • Microbiology and Immunobiology

其实,在哈佛近年的经营思维中,“科系”是一个需要减少强调的单位、概念,与界限。在哈佛的各种对外资料之中,比较强调的是各种知识领域、应用领域,而不强调“学系”这个行政单位。在哈佛各学院的网站上,几乎难以看到“学系”的列表。取而代之的,是学程的列表、兴趣领域(Area of interest)列表。

很多应该是科系的单位,在网站首页上,完全没有“学系”(the department of) 的字样。例如,工程与应用科学院之下,完全不列出科系列表。Applied Physics 的定位是不是我们认知的科系,在网站上并没有确切的文字标示。

点下一页,看看为什么哈佛没有系主任,却有一个又一个混种(Hybrid)的学生

事实上,哈佛部的学术、教学体系,是以网络方式构成,不以状树状阶层分枝构成。例如,在科学学院下,有两个大群,非系非院。一是Life Sciences,一是Physical Sciences。而且这两个大群之中,化学系都名列其中。显然,在哈佛的体系中,容纳墙头草和蝙蝠派。(推荐阅读:给自己学习的机会,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1989年,打破柏林围墙,多年后,学术界开始思考打破领域的围墙 图片来源

而在哈佛任职、任教的学者,在多科系之中合聘、多重任职的现象十分普遍。Chemical and Physical Biology 的运作委员会13人之中,具合聘身分的有8人,5人只在一个科系任教。

此外,核发学位的单位“学程”,变化速度极快。以 Department of 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 列出的毕业论文资料中可以看出,在1998年,只有生物学程,2000年出现生化学程,2007年出现 Neurobiology,2008年增加 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 Chemical and Physical Biology 两个学程,直到如今。而在2010年,生物学程,生化学程,都不再有学位论文的记录。而仅以该系为例,改范畴、改名称、整并,以重新界定该科系的定位,发生次数相当多。

哈佛在操作上,力图减少行政墙界,而用多元的方式,将学习与教学的运作,与知识体系、应用需求,作最密切的搭配。哈佛自许为追求知识的殿当,经常在进行学系名称和领域上的调整;对知识范畴、教学使命的重新定义,更是不断发生。而“学系”名称和组织的调整,也许太过麻烦,以致于,学校另说设“学程”,作为更有弹性的的改变单位,从资料显示,其调整密度甚至接近业界的“专案”。

看看你的母校,学术单位的规划已经多久没有深思、调整、与时俱进?我们和哈佛有多大差距,也许可以从中略窥一二?(亲爱的,做自己,让天赋自由

 

每个地方的学生都不一样!一窥各国教育方式
〉〉另类教育,让德国的孩子不一样
〉〉连嗑药少年都认真上课交报告!芬兰教改成功的五个关键
〉〉为什么台湾留不住人才!在台湾是怪胎,在美国却被 NASA 抢着要!

 

本文同步刊载于学与业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