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台湾人超时工作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变成一种恶性循环的常态,超时工作像是一种寄生在大社会里的癌,让我们不再提醒自己做事必须要有效率,反正无论如何都得加班。这时候,我们就羡慕起欧洲四点下班的人生,轻松惬意。不过目前人正在芬兰的作者妙儿克蕾说,芬兰人准时下班的背后,其实是有付出代价的...(同场加映:北欧其实没有这么好!为什么我不喜欢芬兰教育?


在芬兰,一天工作八小时,早上八点上班,下午四点下班,中间没有固定午餐时间,通常随便吃,有时自己带便当(譬如沙拉、昨天的义大利面、浓汤配面包等等),有时到超商随便买买(几根香蕉或半只烤鸡或优格),芬兰人一周工作40小时,很少人会加班,特殊如执行长、董事长,位阶较高的职位,或是医院里面的医师、护士,他们加班在薪水上也是反映出来芬兰人的生活优先顺序,超过六点薪水是1.5倍,十点是2倍,所以老板也不会老是要你加班。(推荐阅读:你累了吗?工作与生活间的平衡法则

芬兰人不加班背后的意义

(Getty Images)

薪水的倍数是政府的规定,芬兰的法律订的非常清楚,上班时间八小时,就是固定八小时,额外的薪水另外算,而且芬兰人非常尊重对方的生活与时间,我的指导老师总是在三点半左右结束大多的事情,剩下的时间写写病历,准备下班去接小朋友踢足球。

在芬兰并没有早餐店,最早的餐厅是八点半营业,八点开始有便利商店,但便利商店里面都没有任何热食,只有沙拉、水果跟一堆饼干、糖果、汽水、酒,跟台湾的7-11又不太一样。所以早上要自己起来准备早餐,或是前晚就把东西全部弄好,早上起来加热。

某方面来说,这样固定的工作时数让大家能很彻底的在该休息的时候休息,但有的时候也有他不方便的地方,除了早餐的部分,还有邮局、银行、商店等等。

银行处理事情的速度不是很快速,我第一次跟安迪去银行开户,抽了号码后坐着等了一个小时,那时快要下午四点,很快就要轮到我们,当铃声响起,我们起来坐到自己号码的柜台,刚好四点!柜台小姐跟我们说:“我们要下班了,已经四点,你们下次再来。”

我跟安迪完全傻住,啥咪!我们等了一个小时!现在刚好四点,难道你就不能早点跟我们说吗? 而且机器在三点半前还不断让人们抽号码,我当场无言,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你们可以提早把机器停掉,不要让我们一直抽牌。”

“你们可以早一点跟我们说。”

我心底有很多话要讲,但还是吞回去,我看到大家都默默走开,四点到了,排了一个小时,浪费一个小时,原本想问她能不能保障隔一天第一个处哩,后来想想,算了算了,实在是没什么好当第一个。

比起效率,他们更强调个人主义

隔几天我们挑了早上时间,十点到,等到十一点多时开始担心:如果现在忽然午休或午餐时间,我们不是下午又要来重新抽牌,幸好芬兰并不重视午休时间,他们吃饭都在20-30分钟解决,而且每个人挑的时间都不一样,(希望)银行照样在中午运作,所以我们终于和柜台碰面。

(Getty Images)

“开户要再另外约定时间喔!”柜台告诉我们,我们再次傻住,为什么不早点说呀? 我们没有当下表达愤怒,只是冏,但又觉得还是快点约个时间,开户头。

第三次去银行才开户成功,但对于银行已经有很不好的印象,可是问其他芬兰人的时候,他们会觉得本来就是应该时间到了就下班,开户本来就是要另外约时间,但对于讲求效率的亚洲人来说,当你号码牌放在那边让大家抽的时候,代表即使时间到,该做完的事情还是要做,而且开户如果要另外约时间,应该是可以马上询问到,或开放打电话约时间的系统,不是让我们在那边等到可以约开户的号码。(同场加映:拒绝加班加到死,美国上司教会我的四个工作原则

放弃便利,芬兰人拥有更多

(Getty Images)

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过来,芬兰人互相包容的固定工作时数的能力就是在这边,他们可以准时的on,off,各行各业都可以,晚上购物中心八点就关闭(假日更早!),餐厅最晚到九点,便利商店十点关门,超过十点后想要吃东西必须自己料理,要去外面只有酒吧、夜店、披萨店可以去,没有其他的选择。

某方面来说,大家过的轻松、稳定,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另一方面来说,他们放弃了便利性、快速,芬兰人工作起来还是非常有效率的,但不会超过时数,准时下班,无论如何。

是一种不错的生活方式,但不是适合每个人,如果你讲求便利、迅速、24小时,那在芬兰生活,或许会让你觉得很不适应吧。(如果你想了解更多:芬兰教改成功的五个关键

 

关于欧洲的生活,让待过的人告诉你
〉〉欧洲求职生死斗!四个面试官不会告诉你的秘密
〉〉给自己的情话:追寻最想要的生活
〉〉在德国,我学会了在台湾学不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