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在伊朗,妇女被强制要求依据穆斯林教条,一年四季都戴上头巾以及面纱。妇女不见天日的日子,长达35年,就在近日,有个名为“伊朗妇女的秘密自由”粉丝团里,上百名伊朗妇女上传了她们脱下头巾,挥舞秀发的照片。而里面有一个伊朗23岁女孩的发言,让我们好想哭好想哭。请一起来听听她们的故事。(也推荐阅读:女人迷看世界:印度强暴犯确定判死刑


嘿,妳有想过吗,如果妳是伊朗妇女,妳会选择戴头巾又或者拿下头巾?

自从1979年的伊斯兰革命之后,当时的统治者 Ruhollah Khomeini 以可兰经规范为由,下令伊朗妇女必须在公共场合配戴头巾(hijab),伊朗妇女被加诸了许多服装和言论限制,甚至生活也受到了严密控管。而现在,社群网站的崛起或许提供了伊朗妇女另一个自在呼吸的出口。

5/3,居住在英国的伊朗女记者阿琳娜嘉德(Masih Alinejad)创办了“伊朗妇女的秘密自由”(My Stealthy Freedom)粉丝团!在短短几周时间,就吸引了21万人次按赞,并有多达上百位伊斯兰妇女勇敢上传摘掉面纱、头巾,露出了美丽脸庞以及飞舞秀发的照片,这一次,是她们自己的选择。

来看看她们的勇敢,以及听听她们的声音。

这个女孩说,在我第一次摘下头巾以及面纱的这一刻,我感受到了秘密的自由 stealthy freedom. 老实说,一开始,我非常害怕,因为这种感觉非常陌生。但一阵子过后,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自在,不戴头巾应该是再自然以及正常不过的事情才对。

所以有一次我就试着在城里的闹区 Enqulab Square 摘掉我的头巾,刚开始我感觉到人群里头一阵骚动,许多人装作不介意,但我知道他们背地里议论纷纷。两个年老的女人看着我,微笑告诉我:“女孩做得好!”

而这时有一位男人走过来,有礼貌的跟我说:“这位女士,你的头巾滑掉了。”我微笑地看着他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相信身为女人,我们有权利选择自己想不想戴头巾。是时候,我们该正视自己内心那长达三十多年的恐惧了。”(同场加映:请你们,把我们的外貌还给我们

对我来说,头巾从来不该是个防护罩,因为我身上并没有罪恶,不需要被这样隔离。雪飘落在我的头发上,不该是种罪恶,脱下头巾,也不该是罪恶。(尽管当时的我,仍然被其他人认为是个罪人和叛乱份子)

下一页,听听一个23岁女孩最沈痛的告白

以下这个23岁少女,用文字沈痛地写出了她的控诉“我是个人,和你一样,我也有权利自在呼吸。”这封信,我想写给那些觉得自己对于我的外表拥有掌握权的人。

我在伊朗活了23年,我从未感受过自己的存在以及快乐。

你或许会问,小小的面纱或是头巾,哪有这么大的影响?我想说的是,我的疑问从来不是戴头巾,而是“被剥夺为自己选择的权利”。我的疑问是我生来是个女人,我知道我理应要为自己的性别感到骄傲,但是在伊朗,多数的女人都恨自己生而为女人;我的疑问是为什么在我们的国家,人们会用宗教以及文化教条贬低我身为“女性”的身份,告诉我因为我是女性,所以不值得被当作一个人来对待。

在这个国家,他们把我贴上了“女性”的标签,从此剥夺了我呼吸甚至存在的权利。我期待有一天,他们会把我看作和他们具有同等地位的人,还我自在呼吸的自由。(加诸在女人身上的限制:是谁把女人变瘦了?

我曾经有一位很要好的男性朋友这么告诉我:“每当高温的夏天来临,看着你们又要包头巾,又要穿 chador,我穿着 T-shirt 站在你们面前,心里只感到羞愧”

我脱下头巾,摘掉面纱,但我不是恐怖分子,我更不是荡妇,更不是要推翻这个体制。你们可以了解吗?我只是为了自己。我只是不想再40度的高温之下,仍必须要用层层的布包住自己,却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烫。


看着以上的伊朗妇女宣言,我们内心激动万分。

在台湾的我们,或许很难想像,在世界上的某些角落,女人们必须为了最基本的“身而为人的权利”,如此的勇敢奋斗,甚至还可能被贴上“荡妇”、“反叛者”的巫名标签;我们很难想像,什么时候,女人的穿着必须由他人来“规定”,而且没有说不的权利?我们很难想像,在伊朗,宗教以及文化教条让这群美丽的女人们,如此憎恨自己生而为女人。

我们很难过,但同时也开心,这样的活动,让我们更听见穆斯林妇女自己的声音。而不再只是西方世界以自身的生活经验,去“声援”穆斯林女性。这次脱下面纱,拿掉头巾,是她们自己的选择。她们为了自己,也为了在伊朗的女人们,能够自在的拥抱身而为女人的身份,因为身为女人,而快乐,而骄傲。

下一页,来看看关于伊朗妇女蒙面戴头巾的争议

关于女性蒙面的国际争议

(Getty Images)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妳是伊朗妇女,因为宗教文化的因素,妳出门必须蒙面,会有什么感受?妳会觉得自己是在奉行妳信奉的伊斯兰规范,又或者你会觉得自己被剥夺了自由?

其实关于穆斯林妇女是否该佩戴面纱或头巾,早有过多次激烈的讨论。许多人指出,当初 Ruhollah Khomeini 搬出可兰经来,但其实根据可兰经的叙述,只有提到女性必须遮住胸部以及私处,以免遭到骚扰,压跟没有提到头发以及脸庞的部分,因此许多人认为女性必须穿戴 Hijab ,完全是过度人为的诠释。(注:Hijab 指的是穆斯林女性在公共场合必须穿戴的遮住头部以及下巴的布,也泛指其余遮住脸庞、身体...等的布料)

当然不只在穆斯林世界里有质疑的声音,西方世界也曾经多次以自身的生活经验为例,去“声援”穆斯林女性,认为戴面纱,就等于恶意排挤女性以及蔑视女性权益。

不过我们更认为在讨论“穆斯林妇女是否该配戴面纱或头巾”的前提,应该先问过她们自己的想法。每每,在我们自诩正义跳出来替她们“声援”的时候,其实根本没有认真问过她们要的是什么。事实是,尽管现在有许多伊朗妇女跳出来,在社群网站上勇敢摘掉面纱,但在现阶段的伊朗大环境中,不讳言,仍有许多妇女主张戴头巾以及配戴面纱,她们认为这是她们尊重伊斯兰价值观,以及展现女性特质的表现。

所以究竟,穆斯林妇女摘掉面纱,是对传统价值的破坏,又或者是对自我权益的追寻;是对女权的蔑视,又或者是女权的彰显,我们觉得还是得回到人的本身。

面纱以及头巾,一直都是个假议题,背后真正应该关切的,是伊朗妇女生而为人,也该想有替自己做主的权利。脱不脱面纱,都该是她们自己的选择,而我们该做的,就是尽力捍卫她们替自己选择的权利。

伊朗妇女们,加油,期待有一天,你们能够享受你们应得的自由。

 

世界上的女人,我们都关心
〉〉不只是乔治克隆尼的未婚妻,让我们把名字还给你:艾默·阿拉穆丁
〉〉妳的美自己说了算!举起手,女人的腋毛摄影集
〉〉世界上有个地方有300位女孩被挟持,而多数人居然不知道?

 

 

文字:womany 编辑部/ Audrey Ko 

资料来源:My Stealthy Free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