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台湾和大陆总是被放在同一个天秤上衡量,大陆经济进步,台湾经济衰退;大陆薪资飙升,台湾薪资冻涨;我们是否都忘了,台湾要更好,大陆并不是唯一的解答?当台湾其实地处亚洲的中心,我们是否记得把自己的目光放得更远?(同场加映:台湾“小确幸”背后的真野心、大格局、硬底气

某天下午,在我工作的空间背后,传来了一位中年男子与其它建商攀谈的声音。

从内容听出来他们是第一次碰面,但那声音当中热络的情感让你不禁怀疑,我一开始听不懂那是什么关系,后来我明白了,那是一种强装出来的自信,一种被贪婪和恐惧驱使的自我催眠,让一群根本不熟识的人用着热情的语调谈着言不及义的话语、交换着毫不真诚的干涸笑容。他们高谈阔论,他们自信满满,深怕旁边的人不知道他们所谈论的内容是什么,而引起谈话的中年男子声音当中有种强烈的主导意味,他想要透过热情和坚定的声音,来抓住现场的重心。

(Getty Images)

“你们一定要去看看南宁啊!那里发展多快速,每一年去都不一样,现在大家都往那边投资发展了。现在你们可能觉得上海很棒、很进步,但依我看,再过不了几年,南宁会成为下一个上海,或着是超越上海。不要说什么,两年,再过两年!你看看李嘉诚和郭台铭都往那边丢钱了。”

“大陆的确发展很快,只要他们想做,一年就可以完成。不像台湾.......唉。

“大哥忘了问您,您是在做什么的。”

“喔,我是建商。”

“原来是同行啊......我本业也是建商,这个只是我的副业,但是现在快要本末倒置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我戴上耳机,没有再仔细听他们说些什么,但是这样的对话,我想你们应该也听得不少。

“我们只要去大陆,复制他们那套模式,将我们这边一流的企业带模式过去那边,或着复制上海一流的企业到二线城市,杭州、南宁、重庆。我们就能成功。”

“你看大陆多进步啊,几年没来,建设全部起来啊,集权国家的效率果然是不一样啊!一声命令下,全体动工起来,这才是生产力啊!”(越来越多人在讨论:台湾,该走还是该留

这些年来我不只一次听过类似的话,每次我听到都不晓得要怎么回应,沈默着,或笑笑地应付着。

我们对于大陆一直都包含着某种莫名的情绪,似仇恨、似怀念、似恐惧、似轻蔑。前几年,我们轻蔑他们,他们没有礼貌、排队爱插队,上厕所不关门、随地乱吐痰,粗鲁无礼、争先恐后。后来几年,这种轻蔑转化成一种很轻微的欣羡,一种我们不敢说、也不愿意说出来的情感,我们开始赞叹他们的成就,我们开始惊讶于他们的力量,我们不明白他们年轻人脸上那种强大的自信,仿佛只要相信,一切都有可能。然后慢慢的,这种欣羡,转变成某种贪婪和恐惧。

(Getty Images)

我们怕大陆,我们怕死大陆了,对岸从没有一刻是如此的富强,至少在这70年间,他们财大气粗,人多势众。他们挥手掷千金,谈笑间买下你所有的积蓄。他们移山填海,无所不能。几千万的生意从他们口中随意蹦出,他们自信满满,肆无忌惮。这个文明古国正在翻身,然后全世界都要惧怕他们再次的跃进,仿佛只要再过几年,我们就会再看到另外一个盛唐。

但是他们怎么样都不会是另外一个盛唐。

我们惊叹于大陆经济的实力,但我们却没看到大陆内部重重的问题。而同样的,我们整个社会都在盲目地追求利益,陷入投机与投资的狂热当中,每年我们有大把大把的钱投入了毫无生产效益的期货、基金、房地产。我们赚取利润的方式不是透过生产,而是透过投机。而在此同时,我们的社会也充满着重重的问题,我们成就不了下一个盛唐,对岸可能也成就不了下一个盛唐。在我们羡慕、模仿、投资大陆之余,我们更有许多问题需要先自行解决。(想想台湾:为什么台湾越来越留不住人才?

中国可能不会是我们唯一的答案,它也可能不如外表呈现的生机勃勃,而在我们与中国打交道之前,我们还有许多问题要处理。

这些问题看似分散,实际上却总是有所关联。

而我们这个世代要再关心的,将会是另外一种价值观。这条路将会更难走,更看不到方向,也更找不到未来。我们可能会赚不到太多的钱,我们可能无法在短时间看到我们的成果,我们可能为此奋斗一生,到头来发现自己还是失败。

这是我们这个年代的悲哀,而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我们这一代必须肩负起的责任。我们需要关心更多事情,我们必须投入更多心力。

(Getty Images)

这是一个意义与价值失落的年代,这也是一个道德和伦理不明的时候,各种匪夷所思、荒诞不经的事情都浮现出来了。从前,我们避谈政治,我们不关心政治,我们甚至讨厌政治。但现在,我们不得不面对并正视政治。也有许多人已经站出来了,我们要关心的事情太多,我们野心很大,我们希望我们的环境安全、我们希望过得好的不是只有我们自己,还包含其他的物种,石虎、森林还有海洋。我们希望捍卫城市的绿化,希望没有那么多树木随意得被砍伐。我们希望能源可以更永续,我们希望我们吃的东西能够安全。(推荐阅读:写给台湾的十点疑问

我们希望捍卫的不只有现在而已,还有未来,为了我们自己,和我们未来的下一代。

我们希望台湾是一个永续发展,可以让人安身立命的地方。我们希望我们是一个温厚、道德、有礼的民族,敬天法祖,安居乐业。

我们希望关心的东西不再是眼前,不再是自己,不再只是金钱和利益。我们关心的不再是我而已,而是我们。

是的,因为这条道路如此困难,我们很多人会逃避,这条道路如此艰辛,我们很多人会放弃。责任如此的沈重,我们无力承担。但仍然有些人站出来,从反抗开始,从勇敢发声。这些人很多人会为了徒劳无功的事情花费上许多心力,牺牲掉很多时间。我们当中有些人可能无法站出来,但无法支持的同时,也不要用冷漠和言语暴力相待。而为了这些不知道会不会有结果的改变,我们许多人会牺牲很多,放弃很多,生活会因此而少了许多“便利”,这些站出来的异议者,可能各有各的立场,可能各有各的关注,站出来的原因可能也不见得是如此良善。

但这或许才是真实的生活,我们不是身处在美丽的童话、壮阔的史诗当中,我们各自有各自的悲剧和缺憾,我们可能会彼此挞伐,彼此攻击,彼此污蔑。而这个进程可能不见得会有明确的方向,也可能没有一个美好的结果。但如果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正视这些问题,面对这些缺憾,将是我们在路上不可避免的坑洞。(同场加映:台湾“小确幸”背后的真野心、大格局、硬底气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必须要正视的问题。

我们处在一个关键的时刻。而面对这个问题,是我们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