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先前有人说,“台湾人,就是过惯小日子。”听到这样的评论,你会生气吗?我们会。世界不停进步,台湾人从不是只有“小确幸”。只是我们对成功的定义不再传统,我们不再认为赚进大把钞票就是成功的代名词。或许“小确幸”的背后其实有着台湾人的大格局、真野心、硬底气。听听作者谢宇程的分享!(也来看看:叫台湾鬼岛的人,你是这座岛上的孤魂野鬼


 

(Getty Images)

 

“看看大陆现在发展成什么样子了,我每次来,都不一样,一直开新路,一直造新楼,高端消费的百货和店铺也一间一间开,科技园区几万几万平米地建。每次回到台北,却总是一样,停滞了。年轻人还在自满于种种小确幸。”

一段时日之前,出差至上海。从机场到饭店,座车在高架快速路上奔驰。随同的一位长辈、长官,钦羡地看着窗外的高楼说了上面那段话。

不知道他口中自满于小确幸的“年轻人”是否针对我,虽然我是车中唯一的年轻人。我也不清楚,自己是否要认同他这个观点。但他这段话,让我记得深刻,三不五时,会拿出来想想,我们真的不好吗,如果是,不好在哪里,又该怎么变好?

事过数年,对于这个问题,我稍稍有了个答案。

这几年间,我看到中国、俄罗斯、东南亚,甚至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数字。也看到台湾人均所得增加缓慢,甚至被房价、物价上涨盖过。看到人才出走、厂商外移。是的,这些都发生了,不容否认。(推荐阅读:真正能改变台湾的,是大多数人愿意做微小的改变


上海的夜景确实灿烂,但没有这样的景貌,就是不如人?图片来源

但在此同时,我看到在我这一代的许多年轻人,他们在做许多难以用金钱衡量,难以用数字换算的事。

许多一流的年轻程式高手,把他们可以用来换现金的专长,用来拆解分析政府释出的资讯,指出重大问题,提供关键资料。这些朋友,他们投入努力在建造一个更公开、更透明、更无特权,更可课责的政府。例如,g0v沃草

我的许多朋友,看到台湾教育的问题,造成社会优劣势更大的落差,主流学习模式被考试升学所扭曲,于是纵身投入。有些人放下赚大钱的机会全职投入,有些人在工作之余贡献心力。例如,孩子的书屋为台湾而教接棒启蒙

更有不少极端优秀的年轻人,我认识与不认识的,他们并不移民到“欧美天堂”,拒绝为了工作安定而去考公营企业或政府部门,他们也不抢着进科技业、金融业、外商公司。他们从零作起,承担风险和辛苦,走创业之路,而且还要求自己的企业带给社会额外的公益价值。这些被称为“社会企业”的公司,虽然都不大,但是为数已然众多;光是《社企流》网站上的就看不完。(偷偷说,womany 一路走来也是如此啊)

确实,这些人,机构、企业,没有建起参天高楼,没有移山填海,没有开口闭口“几十亿”,没有位高权重。是否,他们空泛得只剩小确幸?你问他们,也许,他们也并不否认。

就算是,这种小确幸,和吃甜点配抹茶尖叫“好幸福”的小确幸,是不太一样的。


图片来源

这是一种有大格局的小确幸。我们要求幸福要能包山包海,广庇四垠,包括远方的人,不同语言和肤色的人,包括还没出生的人,包括石虎和白海豚,甚至路旁的树木,山谷中的溪流。我们要的幸福是今天,明天,十年后,五十年后,及至子孙都能享有。

这是一种有真野心的小确幸。我们要求这个幸福是彻底而完整的,我们不要幸福背后藏着不堪的代价,我们不要享受血汗工厂生产的富裕,我们否定压迫弱势营造的和平。我们要幸福得面面俱到,即使意谓着这样的幸福更难提炼。我们的小确幸是贪婪的,我们要鱼,也要熊掌。

这是一种有硬底气的小确幸。我们争取幸福,不求别人打赏,不会捧手向上乞讨,我们没有期待不劳而获,我们愿意放弃割舍那些简单到手的逍遥,我们研磨那坚硬、缓慢、遥远的喜悦。我们愿意辛苦、流汗,付出代价。我们能彼此呼应、互相帮助让彼此的善意成真。我们自讨苦吃,挥汗工作,还笑得很畅快。(推荐阅读:当这个社会病了,先找回冲撞现状的钢铁勇气

真的以为当我们选择“小确幸”的时候,是没有企图心吗?错了。我们谦称为小确幸的企图心,不能换成钻石戴上,是因为它过于永恒;没有化为高楼大厦,是因为它过于庞大。

 

台湾人,多相信自己一点不要怕
〉〉为什么台湾留不住人才的深刻思考
〉〉真正能改变台湾的,是大多数人愿意做微小的改变
〉〉台湾,该走还是该留?

 

 

(本文已在醒报专栏刊载,并授权其他学与业小栈合作之网路媒体引用转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