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就像是玩梭哈准备掀底牌,一翻两瞪眼,除非你有练过,不然请勿任意尝试。

 

都活到三十几岁了,靠近心仪的女生,还是会脸红心跳的,实在有点难改。

 

巴菲特说:「跟女生相处时,没有人比我更害羞,而我一害羞就会滔滔不绝的讲话。」我这年代的人,又不像现在七八年级那样直接奔放,也不像四五年级那样传统含蓄。

极端倒是好的,不成功便成仁,偏偏就是这么的卡在中间。
尴尬的六年级。尤其是六年级中段班,最是如此。

总是要不断揣摩对方心意,一退一进的,她退你跟着退,她进你依旧维持步步为营;你太近嘛怕吓到人家,你太远的话又怕对方根本感受不到或是直接忽略。

告白的时机,总是需要那么的恰到好处。一如张爱玲所说的: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

告白前如热锅上蚂蚁的忐忑,告白后似小鹿乱撞的期待,或许只有那前后短短数秒,却恍如隔世般的遥远,像做了场梦,苦与甜,只在须臾弹指间。

------------------------------------------------------------------------------
外汇市场最大的告白,不外乎每年例行的FED(美国联邦准备理事会)开会日子,这种不怕打枪的定期告白,会怕的,怎么可能是FED本身,都是在一旁诚惶诚恐,不时大喊“等一下”的那些大大小小投机客们。

于是我们会看到,每当FED准备对市场先生来个爱的大告白时,旁边的投机客亲友团莫不屏息以待,反映在市场的,多半就是交投清淡、平静无波,一旦数据公布不如市场先生预期,很快就会反映在波动上。

回到台股,不说别的,每季能看到透明的财务资讯,就是季报,每年一共有四次。最大的一次吹牛行情,就是每年十月底第三季季报出来之后,一直到隔年的三月底才会公布年报。但是吹嘘久了,丑媳妇也总得见公婆,到时候还是得缴出成绩单来给投资人检验。

而每个月的告白,也是令人引领期待,美股则有每季的超级财报周;三个选项—优于预期、合乎预期、低于预期,又如同选美宣布当选的那一刻,几家欢乐几家愁。

告白,总是让人期待又怕受伤害,为了一段话,一个公开的数据,多少人高唱让我欢喜让我忧,在公布了之后,却又老是船过水无痕。

告白之后,好坏日子还是要过,公司的产业地位不会因为一次考坏的成绩单而马上有所动摇,财报不过是过去的纪录,从数字中找出质变,真正赚到大钱的投资人通常都是在「质」的方面做了对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