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芭蕾,你想到什么?或者你想到小时候揣怀过的芭蕾舞梦,那蓬起的 tutu 舞裙,美丽的硬鞋、又或许你会想到芭蕾名剧胡桃钳,当然你也不会忘了〖黑天鹅〗里头娜塔丽波曼精湛的演出了芭蕾舞者的完美主义与歇斯底里。

“芭蕾,跟很多人想的不一样,芭蕾最初,是给男孩子跳的。”眼前的男子带着笑意,他是今天的主角,林秉豪,也是芭蕾群阴 Ballet Monsters 粉丝团版主。

从高中开始误打误撞跳进芭蕾界,从此与芭蕾结下不解之缘,芭蕾舞者,芭蕾舞衣设计者,芭蕾漫画家,台湾第一本芭蕾图文书“芭蕾女孩的秘密日记”一书作者,林秉豪有许多身份,唯一不变的是他的目光永远望着舞台上的芭蕾舞者。今天,就让他拉着你,一起想起你的芭蕾梦,走进芭蕾世界里。(同场加映:每个女孩心里的芭蕾舞鞋梦

芭蕾,不是女生专属

见到秉豪时,他刚从纽约旋风回国,汲取了许多新的芭蕾养分。他也特别提到在纽约观看青少年芭蕾大赛,得名的有一半是男生,水准高到不行。在纽约,芭蕾男舞者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但在台湾,跳芭蕾的男生却总会被贴上“娘娘腔”的标签。

秉豪直截了当的说:“许多人会问男生可不可以跳芭蕾?对我来说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其实芭蕾最初,就是给男生跳的。”

许多人印象中的芭蕾是那样的柔美梦幻,彷佛是为晕拖女性身体而特发的舞蹈,但很少人知道芭蕾最初其实起源于义大利,在法国路易十四在世时发扬光大。

爱漂亮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自己也自此成为跳芭蕾的爱好者,而最初的芭蕾舞更是禁止女性参与演出,所有女角都必须由男演员反串。回归根本,芭蕾最着重的就是“线条的延展”,让舞者的身材看来更修长;同时也是“快与慢的完美结合”。芭蕾的跳跃里头,有缘起于义大利的快舞影子;而单脚之地的优雅旋转,则体现了法国慢舞的精神。芭蕾的舞蹈动作无论男生女生做起来,都一样有韵味。

在国外的芭蕾舞团,男女比例不是四六分就是五五分,并不是只属于女生的舞蹈,芭蕾,从不只是女生的世界。但反观台湾,秉豪忍不住摇摇头说台湾的舞蹈教育实在出了问题,让跳芭蕾的男生成了异类,让许多想学芭蕾的人难以正视心里的芭蕾梦。(推荐阅读:舞蹈家:为梦想和希望用力的活着 许芳宜

既然台湾对于芭蕾舞有这么多的问号,又一直苦无人解答,秉豪决定藉由线条明确的芭蕾插画呼应芭蕾,用有趣的方式向大家介绍芭蕾。

男孩心里的芭蕾梦

秉豪从小就学画,也有个从小就跳舞的妹妹。但让秉豪开始拥抱芭蕾的,却不是因为妹妹,而是某一个晚上看了 VHS 的胡桃钳表演,看着台上的芭蕾舞星,心里的感受是惊为天人,怎么有人可以把腿拉得这么高,又这么漂亮,于是暗暗地也在心里种下了“我长大以后也要跳”的模糊芭蕾梦。

秉豪的芭蕾起点从那一夜开始萌芽,升上艺术高中后,因为因缘际会被选中要参与舞蹈表演,在众人忙着额外补习增强绘画根基的时候,他偷偷地开始学舞。别人在画布里挥洒,他在舞室里旋转。同学都说他是疯了,他却觉得从未与芭蕾如此贴近。

这么一个半路出家的舞者,凭着先天的身材优势以及后天的练习,闯入了北艺大舞蹈系。而那也是秉豪第一次发现,原来芭蕾的世界,比想像中还要更高压。

从早到晚,同学的话题,生活所及,除了芭蕾还是芭蕾。不是在拉筋就是在排演,芭蕾舞蹈的世界很单纯也很绝对。每一个跳芭蕾的人,都希望自己是镁光灯的焦点,能够独当一面当有名字的独舞者,谁甘愿只做群舞里的那面容模糊的舞者?

芭蕾的世界是极致的完美主义,好还要更好,能够当 someone,谁要当 nobody?在舞蹈班里,每个人脸上都浮现了两个字:竞争

别人转两圈,你就要转三圈,说穿了芭蕾的世界是个竞技场。没有可以休息的一天。

各行各业都有黑暗面,芭蕾当然也是一样。黑天鹅的故事,说穿了讲的就是嫉妒心。

不当舞者了,秉豪改用芭蕾观察者的角度,把生活中的芭蕾样貌一笔一划地记录下来,用幽默的角度捕绘真实,于是有了芭蕾群阴粉丝团以及〖芭蕾女孩的秘密日记〗诞生,用另一种更贴近生活的方式,把芭蕾介绍给大家。

秉豪说自己其实并不想成为一个芭蕾舞者,但喜欢用自己擅长的笔画,记录下芭蕾的姿态。用着自己的方式,一样是在纸张上舞动着。(推荐阅读:我是许芳宜,这篇文章写给心中有梦的人

芭蕾,就是一种语言

只要仔细观察秉豪的芭蕾画作,就会发现他的芭蕾舞者通通是没有嘴巴的。舞者不需要用言语沟通,因为他们的共同语言就是芭蕾。用纤长的肢体,用直挺挺的背脊,一字一句根本全藏在动作里。

芭蕾,是一个有历史背景的语言,流传已久,也随着时代的变动而有新的“说”的方式。

从传统的宫廷芭蕾到动作芭蕾,再从浪漫芭蕾到现在的现代芭蕾。在芭蕾的世界里,虽然一举一动都有所谓的规范,但一直都有人打破规则,重新创新芭蕾舞的说的方式。芭蕾,一直在不停的自我进化。

秉豪举了芭蕾天后西薇·姬兰(Sylvie Guillem)的例子,从前的她是古典芭蕾世界的第一把交椅,后来她跳着旋转着厌腻了,于是转成了现代舞。舞蹈的语言很相通,舞者是那样曼妙的跳跃在不同的舞蹈领域里,没有疆界,只有舞动的灵魂。(同场推荐:现代舞蹈皇后 碧娜·鲍许 Pina Baush

秉豪不当舞者,却从未离开过芭蕾的世界,身上舞动的灵魂也活灵活现。他说自己很幸运,用画就能让脑中构筑的芭蕾舞团,美梦成真。

跳芭蕾,首先要自我感觉良好


秉豪举手投足,都有芭蕾延伸肢体的影子(快看他的指尖)

我们对于芭蕾有太多想像,于是忍不住请深谙芭蕾之道的秉豪用三个形容词形容芭蕾,他马上不假思索地冒出第一个形容词:自我感觉良好!

自我感觉良好,跳芭蕾的人一定要很喜欢自己,你觉得自己美了,抬高下腭带着点傲气,台下的观众才能感觉到你的美。

第二点,秉豪想了想说了一句:很纯粹,因为芭蕾舞者的世界里真的所见所闻都是芭蕾。很纯粹的为了一个目标不停地精进自己,每天都在打破自己过去的记录。

最后一点,秉豪笑笑地点出芭蕾舞者必须体力过人的事实。秉豪说很多人都没想过芭蕾舞者绝对是超凡的运动员,每个都有超凡的体力。因为芭蕾舞者就是一直跳一直跳,持续做着同一件事情。上课完就是排舞排练,吃饭过后,再度排舞准备晚上的演出。正常人或许跳个几分钟就累惨了,芭蕾舞者却将异于常人的体力与毅力化为一个又一个美丽的舞蹈动作,像是花开一般,在舞台上绽放。

跳芭蕾最重要的就是线条。线条首先要漂亮,因为所有的动作都是为了把身体延长再延长。

在秉豪的身上,我们也体认到“一日为舞者,终生有舞者气”一点也不假。无论是在他的举手投足动作里,又或者他的画作间,都有着芭蕾的纯粹气息,追求完美的,体态优雅的,但求超越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