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亲爱的,你拜过月老吗?有着暗恋心事的、希望与前任情人再次复合的、期望桃花树能早开的,一个又一个在爱情里的善男信女望着月老,期许他用那红线,绑住自己和爱人的足踝,再不分离。而其实说破了,每一个虔诚跪在月老前的,都是在爱情里的孩子啊,那样的无助只好将想忘寄托。来听听这个拜月老的故事吧!


一个克罗埃西亚朋友利用复活节的假期来访。因为工作的关系,必须到南投一趟,隔天一个当地朋友卧龙小姐带我们到日月潭骑脚踏车。回程的路上,特地绕到湖畔的龙凤庙,她说这里的月老很灵验。我这位克罗埃西亚朋友,三年前在台湾当交换学生时,虽然跟着我跑过台湾的很多庙宇,但从来没有一次自己拜拜过。卧龙小姐热心的带她烧香求签,最后到旁边的月老庙这里求红线。

这时,有两个看起来像国小生的小女孩也来到月老庙,一个熟门熟路的指示另一位怎么求签求红线,另一位看起来有点无助,但是闭上眼睛祈祷时特别虔诚。

想是有了暗恋的人吧!我还记得我国小那几位暗恋过的男生呢!

(Getty Images)

庙公问那位小小姐怎么不一起拜,小小姐说:“我早就求过啦!”

另一群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男孩,痞痞的拿着香走了过来。领头的那位站着三七步,满不在乎的大声说:“反正也只是求个心安而已。”

大夥儿好像都稍微自在了一点。

有人接着说:“反正都来了,就拜一下吧!”这群大男孩才又少了点别扭,大步跨前。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笑了,小女生和大男生要的,不就是同样的东西吗?

来到这里的所有人,诚心诚意祈祷的,都是“被爱”而已。好简单的一个愿望。(推荐阅读:我们一直都是被爱着的

我问月老,爱是什么?

“爱是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但所有人都想要的东西。”月老说。

“那干嘛都跑来跟你说啊?”我问。

“因为阿,你们都太害羞、太害怕了,不敢跟身边的人承认你想被爱,所以才都跑来我这里求啊!”月老说。

我坐在那里,看着人来来去去,突然理解到“求月老”是对自己生命多么不负责任的行为。我是这么地想要被爱,我是如此的珍视爱情,但却轻易地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平均每年见不到两次面,每次见面不到十分钟的月老上。

“哼!我才不要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你呢!”我想要为我自己的爱情负起全责。

如果真有月老,姻缘簿上早都已经注定,月老能改变什么?如果踏出月老庙,就以为自己尽力了,在真实生活中却不愿充实自己、尊重别人,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值得被爱的人,为什么月老要保佑这样的人呢?(推荐阅读:条件是一时的,相处才是一辈子

月老庙的一下午,让我看到,对于爱情,我们是如此的无知和无助,在爱情面前,任谁都得低头啊!

 

爱情,常常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如何维持远距离?八个谈过远距离恋爱之后才懂的事
〉〉说穿了,他就是没那么喜欢你
〉〉真正懂你的,才是爱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