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早在台湾民宿风吹起之前,日本的民宿早已行之有年。而日本的民宿待客之道,其实正是所谓的“与民同宿”,和远道而来的客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旅人因旅行而自省,当地人也因接触旅人而对生活有不同的想像,正是日本民宿的根本精神!(同场加映:苗栗树也民宿:以树为名,与树共生


这次去日本京都,主要是为了充电跟学习,听说京都有许多百年民宿,保留着传统称之为”町家”的空间,决定去看看一向被称许为注重细节的日本民族,到底如何经营他们的老屋。(推荐阅读:不容错过的美好,京都花间小路

我们住宿的第一间老屋民宿位于神鹿故乡奈良,叫做 sakuraya,中文为樱舍,房子已经一百年了。第一眼当然是先来看看日本町家老屋最重要的庭院,京都之所以闻名世界,除了金阁寺、银阁寺本身的建筑之外,更重要的其实是他们的庭院文化---龙安寺的枯山水仅以十多块石头加上白砂,即足以名列世界遗产,那么一般寻常人家的庭院又是什么模样呢?

首先,一定都会有一块石头,让你换上木屐,可以走进庭院,就像是一种空间转换的仪式,传统文化中经常注意空间转换的介质,这个介质在日本町家中,就是大家在日剧鱼干女中经常看到,部长与绫濑遥坐的那条走廊。

空间的介质可分为三重;第一重是你从内室通过走廊看庭园。第二重是你坐在走廊上看庭园。第三重就是你穿上木屐走进庭园。这三重各有不同滋味,因此光是一个小小庭园,就有无限多种玩味的方法。

在庭院之中,雨漏也是一个重点。要把屋檐上接到的雨水化为美观及有用的资源,就要靠那一条从屋檐延伸而下的雨漏,接到地面变成一个小水池,用以灌溉庭院。 顺带一提,东寺的莲藕雨漏,则是在造型上相当有味道,巨大的容量想必可以容纳很多的雨水吧~

挑高两层楼的民宿大厅,保留原始结构,大厅里有一些陈设是之前屋主留下的,原来这是一家制墨行,经营着书法在使用的墨砚台生意,后来因为时代变迁、生意下滑,也就歇业了,房子交由现在的女主人经营民宿。

这间民宿有趣的地方是:主人真的与旅客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仔细想想,台湾近几年的民宿发展就会觉得有些可惜,早期民宿的意义其实是去住在主人家,藉由旅居民宿的夜晚,体会当地的风土民情。在这一主一客的互动中,旅游也因此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观看:观察不同地方的人们,在思想与日常生活上,到底与我们有何不同?(推荐阅读:培养三个旅人态度,旅行不再只是移动身体

旅行本就是一种对自我的反思,透过不同国家人民的行为举止,反射出“我之所以为我,何处好?何处坏?”,正所谓“见贤思齐,见不贤则内自省”,所以旅行颇有种自我修正的意味在其中。(同场加映:意外且深刻的京都旅行


↑民宿巧妙地用西阵织把主人家的入口挡住,宣示着:这是主人的生活空间

然而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民宿原始的意义很快被“赚钱”这样的功能取代了,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众多华美的民居出现,但主人并不在其中,因为主人仅是资本家,企图透过资本(房子)和员工(管家)来获得资本利得,也就失去了“与民为宿”这样传统美好的夜晚了。

好在,奈良这家老屋民宿的老板还住在其中,我们可以吃到她煮的饭、多跟她聊聊天,也看到她巧妙地用屏风和西阵织把主人家的入口挡住,宣示着:这是主人的生活空间,请勿进入喔!(有时候,一个人的旅行并不总是一个人

此行,最让人佩服的事物并非古迹,却是一个大家意想不到的小玩意儿‘铁皮’!铁皮在住宅建材中本是枝微末节,主要用来防水,但仔细观察日本对于细节的掌握,连铁皮技术都好到仿木纹,甚至表面有凹凸纹理,不仔细观察根本不知道它是铁皮。(图中地藏王菩萨背后的就是铁皮喔!看不出来吧~)

因此老屋改建用铁皮代替腐朽的木头,并不会丧失太多的韵味,就算不用高级的木纹铁皮,只用一般铁皮,但烤漆跟质感好,镶在老屋侧面防水,看起来也还是与环境融为一体。说起日本的铁皮这么厉害,难道台湾办不到吗?当然办得到,我们连汽车钣金烤漆的技术都是世界一流,可以接外销订单,区区铁皮怎么会做不好?

然而这一切回归到民族个性的问题,日本人很注重别人的看法,若是家里用个丑陋的铁皮,把整体社区环境弄得很丑,可能就会引起大家的公愤了,每个人指指点点,认为你破坏整体美感,那当然要用比较漂亮、能够融入环境的铁皮。

而许多台湾人还是有自扫门前雪的心态,认为我只要可以防水就好,社区的美感不干我的事,当然城市环境就不美丽了。希望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大家对于自宅美观与环保意识也会升高,就连选择铁皮的细节大家也会开始注意,台湾城市才会有越来越美丽的一天。(推荐阅读:真正能改变台湾的,是大多数人愿意做微小的改变

 

女孩轻旅行,下一站去哪里?
〉〉香港可以这样玩!这次到香港,不当观光客
〉〉来欧洲,玩一场没有方向的流浪
〉〉纽约东村!年轻人的玩乐圣地

 

17 Support 一起帮文章推荐
〉〉四种日常行动,向世界地球日致敬!

本文章由 womany 内容夥伴 17support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