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例行公事,不只是重复,那些生活的小细节,其实却是最甜蜜的。听 womany 的作者 wacow 分享与家人的例行甜蜜小事,也想想属于你和家人之间的那些例行公事吧!或许是和妈妈一起去家里附近的市集买菜、或每到周五就自动窝在电视机前、或是大家都好喜欢的巷口面店...都是属于家人才懂的默契。(推荐阅读:在海外读着叶怡兰,想念家乡牛肉面


前一阵子电视上不断播放‘圆仔’成长过程的种种消息,每次看到相关报导,我总不免心一惊,深怕妹妹又说:我们去动物园吧!(天知道下一次就第八次了。)还记得前三次我很认真的陪妹妹一起逛动物园,周边的猫缆和游乐馆也去了两次,这大概是我重复去同一地方的极限,到第四次时我意兴阑珊地装病,让爸爸自己带着妹妹去,未料到父女俩旧地重游自寻乐趣的功力不相上下,动物园成了他们约会的‘好地方’,因为妈妈绝对不会再去,然后还可以父女俩狂吃鸡块薯条不用听妈妈唠叨碎念!(莫非这是动力之一?)

(Getty Images)

有次回来我不禁好奇的问:‘妹妹,每次去看到的都是一样的动物耶,你不会觉得无聊吗?’她以非常不以为然的口气说:‘哪是一样的动物?它们每只都不一样,而且它们会长大ㄟ!’这大概就是人格特质的差异,神经大条的我根本觉得斑马只有大小、长颈鹿就是高矮之分,要是独立叫我认,应该都是一模一样的啊!(推荐阅读:感动推荐!熊猫宝宝的一百天成长全记录

然而这让我想起自己的童年里,似乎也有这些不断重复的‘例行公事’;小时候每周末回去奶奶家,奶奶一定会带着我们走过铁轨边小小的石子路,去一家那时算是颇具规模的糖果店,连对话也差不多每次都一样:奶奶说要什么自己挑、我们拿了一两样就说奶奶这样就够了、店员说您的孙子真的很懂事……。我还记得那陈设、气味和灯光,以及走铁轨边有时要停下来等火车咻咻经过的当当当平交道声音。从小我并不那么喜欢吃糖,每次都只挑细细白白凉烟糖闻啊闻的,然而这样的过程却让我感觉到莫名的安心,好像这个世界会这样温柔地、安静地陪我长大。

另外就是炸鸡腿的味道记忆。小时候的我很不爱练钢琴,俗话说的‘针屁股坐不住’,个性坚毅的处女座妈妈为了鼓励我练习一小时,就会炸只鸡腿给我吃。童年时期家境并不宽裕,我在顶楼弹钢琴就会闻到楼下飘来的香味,边弹边看时间边流口水,时间一到分秒不差的关上琴盖冲下去嗑这难得的美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得来不易,这段记忆迄今陪伴我,随着年纪增长每想一次就会发现更深一层的情感,而这竟也维持了三四年之久。

这就是爱的例行公事。

(Getty Images)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会在孩子的记忆里停格发酵,往往特别刻意安排的生日派对、出国旅游都会消逝在时间洪流里,只有顺从孩子的心意或是最常重复的生活片段,才可能是建构童年记忆的重点。例行公事的意义并非重复而已,但也许是因为重复的时间够多,孩子才能随着自身的成长搜集更多的细节,在脑海里不断凿刻,因而留下一道深深地记忆痕迹,日后得以细细品味时间发酵过后的感动。

所以我猜妹妹以后会记得爸爸和她重复走了数十遍的动物园,她会记得下雨的、晴天的、寒冷的酷热的动物园,还有混合着阵阵动物气味的薯条鸡块,最近她又爱上了边听收音机边和爸爸泡澡。至于我和妹妹之间,她会记得什么呢?不知道会不会是每天睡前的说故事时间?还是常常在她耳边跟她撒娇的‘情话’,或是我们俩的小约会下午茶时光?(我们都同意:得来不易的,是安定的幸福

 

关于家人,你记得属于你们的例行公事吗?
〉〉全家人一起吃饭,其实很重要
〉〉不再用 App,打通电话给在乎的人
〉〉法国妈妈让孩子好快乐好自由的教养法

也来看看我们的特别为妈妈准备的母亲节特别企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