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的下午,阳光和煦,我们在华山的咖啡厅里头,见到了许久不见的顺子。将近十个年头过去,顺子,回来了!

国际歌手顺子鲜少接受杂志专访,这次我们很荣幸邀请她来和女人迷的读者聊聊天。采访事前,我们抱着忠实歌迷的心情格外紧张。想像过许多情节,但大概从没想过面对顺子,这个我们眼中的大明星,会是这样贴近;顺子也表示很久没有在访谈中聊音乐聊得如此自在。

自由自在,是我们看见顺子的第一印象。眼前的顺子皮皮的,大辣辣的,身上散发野性的魅力,即便坐着都像有股骚动的灵魂,等不及要冲出来。我们坐下来和顺子聊了一下午的天,谈音乐、聊创作理念,直到现在仍忘不了那天下午她的直率,那一点ABC腔调再加上点京片子,和她聊天,和听她唱歌同样享受。

访谈期间,我们常着迷的看着眼前的顺子,聊起音乐时的灵魂骚动,谈创作时的澄澈眼神,我们知道眼前的她不是一个大明星,而是一个好爱音乐的创作人。关于顺子,先前我们很可惜的了解不多,从现在开始,让我们带你听更多你会想知道的顺子故事。

顺子:“我不是大明星,你们才是我的星星”

阔别台湾十余年,顺子回来了,要用更饱满的音乐能量,更纯粹的音乐态度,更丰富的音乐素材,开口唱歌给想念她的听众。

在大陆发展多年,顺子说自己特别想念台湾。离开好久,再踏台湾土地,在顺子眼里,台北越发现代摩登,巷弄里还留有台湾独有的人文风情,在这新与旧交融的城市里,顺子觉得像是回家了,很舒适很 cozy。

许久没见台湾听众,顺子爽朗的笑着说自己当然也会紧张!因为特别在乎,所以也会给自己压力!“在台湾开唱,我对自己的要求提得更高,绝对不会让台湾的听众失望。”这么久没来台湾开唱,顺子用很高的标准检视自己的音乐,亲自替听众把关。

顺子特别提到台湾面对音乐的态度开放,让她能放心准备更有难度的音乐类型,不再只能站在台上的配着预录的卡拉,呆呆地唱着歌。这次在台湾的 Legacy,可以带上红节奏乐队一起,享受和乐队一起玩音乐激荡的火花。

音乐里头,真正重要的从来都是人。是人去玩出那些音乐。

“我看过自己在节目上配卡拉唱歌,和跟 Band 一起,简直是两个人哪!”唱得好不好自己心里知道,音乐要做好,最重要的不就是要开心?顺子看待音乐的态度很直接,唱歌的人先开心了,听音乐的人才会跟着一起开心。

提到音乐,顺子说:“这次回台湾的 Legacy 的音乐之夜,是特别为台湾量身打造的礼物。我求的不是把每个高音都唱准,而是好好的和听众玩一晚的音乐,拥抱当初玩音乐的初衷!”

顺子是我们眼里的大明星,但顺子在访谈间总是谦称地说自己 I am not a star, 从来不是大明星,只是好爱音乐的人,所有在台下听她唱歌的人才是她最耀眼的星星。(同场加映:邓福如:音乐是我爱的方式

顺子:“音乐,就是要玩,用心去玩”

台湾听众看着电视上,那歌唱比赛参赛者唱着一首又一首顺子的经典曲目,“回家”、“写一首歌”...等,只好一次又一次按着前几张专辑的重播键。我们想念顺子的音乐已经好久好久,顺子一直都放在心上!

所以这次回来,顺子也带来自己独立制作的新专辑 To The Top 超越。这次专辑是顺子, 林哲民与音乐总监 Lawrence Ku顾忠山一手承办,母带是自己的,音乐风格是自己喜欢的,因为都是自己的,所以大肆纵情的玩音乐!有不插电的 acoustic,有交响乐队,有雷鬼,有爵士,有 funky 风格,这次唱片里头,有的是顺子最自在玩音乐的样子。

专辑里头有一首长七分半钟的歌曲“三个门,三把钥匙” Three Doors, Three Keys, 顺子说自己就想挑战,好听的音乐为什么一定得三分半钟就喊停?好听的音乐,听再久都不该腻。如果腻了,就表示不够好!

音乐,要玩,更要用心去玩。

顺子说即便音乐生态变化快速的现代,歌手可以用“打造”、“培养”的去养成,或许有时候“外形好看”更胜过了“歌唱实力”,但回到音乐的本质,真正的好音乐,该是不怕时间的考验,抖掉时光的尘埃再拿出来唱,也一样动人。

“我自己觉得做音乐做久了,最重要的还是心。回到音乐本质,才会长寿。”一边说,顺子一边指了指自己的心窝位置,做音乐已经近30年,从当年那个一曲“回家”红遍台湾的女孩到现在的歌后,顺子至始至终面对音乐,都用着同一颗单纯热爱音乐的心。

顺子说回想起来“我最穷的时候,才是我最快乐的时候。”顺子抬头遥想记得当时第一张专辑,自己面对市场的未知忐忑,单纯唱歌就开心的心情,以及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喜欢自己的那种可爱。顺子说自己一路走来,从不觉得自己有名了,是多了不起的创作者,一直以来,她想做的就是简简单单的玩音乐。

在写下“回家”的那一年,她痛彻心扉的感受到想家的心情,感动了所有人。我们也想顺子的歌声之所以如此令人着迷,大概就是她歌声里那股从未消逝过的纯粹。

 

顺子:“我唱得不好,那你一定要告诉我”

当一个歌手,如果总是被说很棒、唱得好,那是很负面的。身为一个歌手,你该知道自己唱得好不好,而一个真正爱你的听众也该老实告诉你。如果唱得不好,就应该被批评。

面对批评,顺子再欣然接受不过,更直说批评对于音乐人来说绝对是件好事。因为一个不在乎你音乐的人,听不出你的音乐好坏,所以如果听众觉得唱得不好,那更要大声说出来。顺子就是很坦荡,唱得好不好,你知道,大家也都知道,没必要隐瞒。

关于音乐,顺子很敢玩,也绝对有本钱玩。

顺子和这次同台表演的红节奏乐团展现了良好的音乐默契,顺子说红节奏绝对是她这辈子合作过最厉害的乐队。里头的成员从完全没听过中文歌,到爱上台湾,再到站在 Legacy 台上和顺子大玩音乐。在 Legacy 的那一晚,他们在台下玩得自在,底下的听众也听得如痴如醉。红节奏乐队对于音乐类型的广泛涉猎,搭上顺子深厚的音乐底子,像相辅相生,那一个在 Legacy 的夜晚,是场太值得的音乐冒险。

说到音乐创作,顺子眼里总有音乐人惜音乐人的光芒。在访谈期间,她数次提起伍佰和 China Blue, 张震岳和纵贯线,大赞他们的音乐,也在 Legacy 当天开唱的夜晚,唱了陶喆以及阿桑的歌,音乐人都是惜才吧,因为实在太深刻的明白好好做音乐对于阅听人以及音乐市场而言是多么难得的宝贵资产。

顺子:“写一首简单的歌是最难的”

有个知名音乐家妈妈的顺子,四岁就被妈妈顺理成章的“逼”去弹钢琴,顺子回想当年,忍不住大叫:“当时才四岁, and i hated it!”

六岁的顺子到了美国,一台收音机成了顺子对于音乐的启蒙老师。扭开收音机,DJ 介绍歌曲,顺子听到喜欢的音乐就按下录音键,当时并不知道,同时也按下了绵延一辈子的音乐之路开始键!

顺子承认自己小时候很皮也叛逆,跟妈妈说我就是不想弹贝多芬跟巴哈!妈妈也很开明,和顺子说只要你弹琴,我不在乎你弹什么。妈妈对于音乐的态度,也深深的影响了小小顺子,让现在唱着歌的她在舞台上,是这么的享受而自在。

顺子回想起自己的第一首创作,是在14, 15岁那年情窦初开写的一首 Love Song,写一首歌只为他。“大家都写情书,我偏不写,我就要写首情歌给她。”当年小小的顺子虽然害羞,却有股天生对音乐的执着。(同场加映:致无法回头的青春,属于我们之间的老情歌

这件事给顺子一个启发,无论好坏,那都是她第一首勇敢做出来的歌。只要有了第一首,就有第二首、第三首了。

“创作是很孤独的,但只要台下还有一个听众点头喜欢我的歌,我这一生就没白活。”聊到创作,顺子说创作是一段很辛苦又孤独的路,时常有没有灵感写不出歌的时候。但当她站在台上,望向那台下一个又一个听着音乐的痴迷眼神,突然觉得一切都值得。

写歌就像生小孩一样,看见小孩出生,再痛都是一段美丽的过程。

回到创作本质,就是用音乐和自己和大家说一段故事。而顺子,一直以来,都是个极佳的 story teller,让人总想赖着她吵着听下一段故事。

私底下的顺子...

顺子在北京出生,美国长大,瑞士求学,买了一栋在巴黎的房子给妈妈住,从小就习惯留连在众多城市里头。是谁让习惯漂泊的顺子定了下来?问起让顺子生命改变最多的时刻,顺子露出难得腼腆的笑,原来是生命里头那两只巧克力贵宾!

顺子说觉得自己曾经像个浪子,从小漂泊,早就习惯每天不同的城市里醒来,早就习惯一切都是身外之物,突然有一天,发现生命里头原来也有重要的事。明白人人都需要一个窝,体会到家的意义,是推开门,原来有人(狗)在家等着你。

曾经玩音乐玩到没有自己,现在顺子知道要唱得好,得先好好对待自己。为了早起遛狗,顺子逼自己过更规律简单的生活,每天睡得好一点,运动多一点,起得早一点,顺子更笑说保有健康的身体让她在舞台上更有劲。

私底下的顺子,就是这样,简简单单,讲起音乐就透着骚动的灵魂。没有一点架子,用最直率的话语说话,用最纯粹的心唱歌。

我们也请顺子录了一段影片,和女人迷的读者聊聊当女人最骄傲的地方、最欣赏的女人以及想给天下女人的一句话。

顺子说听到题目先是一笑,并说自己最骄傲当女人的地方,就是不是男人 cause i am not a man. 我们更忍不住和顺子击掌!也说出自己的心情:“我长到这么大我终于知道要先疼自己,才能疼别人。”更多顺子想和你说的话,都在影片里。

最后,顺子特别说这次接受女人迷采访很开心,能一次好好畅聊音乐,也好好的聊聊自己。我们关心的不是她昨晚人在哪里,而是她的音乐以及她真实的样子。

顺子说:“我就是一个歌手,我是唱歌的,你觉得我不够高不够瘦不够漂亮,说实在的我不在乎。但我在乎我的音乐质量,我在乎我唱出来的歌,我是不是自己也满意。”

顺子不想做大明星,但没人能否认,她早已是歌坛里那颗无人能抹灭的耀眼星星。

 

认识镜头之外,最真实的她们
〉〉演员:自己,就是最美丽的宝藏 胡婷婷
〉〉赖雅妍:用全身的力气演戏,才能叫做演员
〉〉陈意涵:值得为自己疯狂

文字:womany 编辑部/ Audrey 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