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学运宣布在 4/10 晚间六点于立法院退场,用更向外扩散的方式,将诉求遍地开花。于此同时,这个不平静的四月同时也是他的25周年殉难纪念。他是郑南榕,一个所有台湾人都应该认识的名字。(推荐阅读:第一次打卡,我在成功大学南榕广场

对于很多事情我们是健忘的,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看看大陆广东茂名抗议 PX 事件,当局血腥镇压,整个城镇在大陆搜寻引擎百度上凭空消失,事件被封锁、诉求被忽视,才突然发现,身为台湾人的我们,是如此奢侈地享受言论自由。

不过现在我们视为理所当然的言论自由,其实是当年他用生命换来的。他燃烧了自己的身体,点亮了台湾,他的名字是郑南榕。

25 年前,1989 的 4 月 7 日,他自焚明志,争取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25 年后,我们感觉他仍然和我们站在一起,一起大声而坚定的喊出诉求。

因为他,二二八不再只是被政府掩盖的历史,二二八和平纪念日因而诞生。因为他无数次的演讲以及创办党外杂志“自由时代周刊”,高呼着“争取百分之百的自由”,当时的台湾人开始相信民主以及自由原来是人民的权利。因为他推动“五一九绿色运动”,人民能用绿丝带表达对于戒严的渴望。(关于台湾的历史,你认识对抗白色恐怖的张常美吗?

他说:“为什么让民众跟镇暴警察还有镇暴部队,对立在这个街头上”,这样的场景你是否觉得似曾相似,原来 25 年后,我们依然在原地踏步。当年的他,勇敢地冲撞威权体制,现在立法院里的学生们,何尝不是为了所爱的台湾坚持着?

郑南榕的妻子叶菊兰女士哽咽的说:“我很爱很爱郑南榕,我更尊敬他。因为她爱的不是小小的一个太太、一个小孩,他爱的是全台湾,他爱的是台湾这块土地的一千九百多万个人民。”

温柔行不通,最终只好爆裂。4月7日那一天,警方已包围杂志社准备进行拘补行动,郑南榕把自己反锁在杂志社总编辑室里头,用打火机点着了总编辑桌下的那三桶汽油,大火蔓延,火舌吞噬了他的身体,但抹灭不了他的精神,他说:“这一生,当导演,不要当演员。”他用愤怒的火舌,替人生最后一场戏划下休止符。

还记得他在狱中日记这样写下:“我们是小国小民,但我们是好国好民。”在台湾的我们,或许真的好小好小,但是我们真的什么都快没有了,除了那一颗很爱台湾的心。

25个年头过去,我们依然在为台湾努力。谢谢你郑南榕,用真诚的心敬你,也谢谢你,接下来守护台湾的任务,交给我们。剩下的,真的真的,是我们的事了。

 

台湾加油,我们一定要更好
〉〉关于台湾的十个问答,我们要更好
〉〉杀死台湾的不是绝望,而是希望?
〉〉从丹麦的经验借镜!学会丹麦的六个幸福基因,让台湾更好

文字:womany 编辑部/ Audrey 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