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服贸,走上街头的不是只有学生,还有这么一群背后的母性力量。谢淑靖导演,爱乐的特约编导,正为了孩子走上街头!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不畏惧碰撞,她坚持要让未来的孩子活在更好的台湾,就必须挺身而出奋斗。她用身体证明,孕妇并不脆弱,孩子给她力量,她也给孩子力量。来看看 womany 的独家专访,来看看她无畏的眼神,你在犹豫害怕什么?(同场加映:女导演:温柔的骚动,用电影捕捉人生 陈映蓉

 

在三月的回暖午后, womany 来到了拍摄“为了孩子,我们一起走上街头”系列照片的谢淑靖导演的家中,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我们看到了一个带着温暖微笑的女子,爽朗而充满活力的招呼声,以及俐落的步伐几乎让人忘记她是一位即将要临盆的母亲。

除了身为爱乐的特约编导,谢淑靖导演特别关注以女性为主的议题,因此为采苑合唱团执导了以女性为表达核心的“玫瑰人生”、也为大湖爱乐合唱团写下“旋转舞台”,诉尽女性扮演不同身份的挣扎;而关于服贸,她更是以母亲的身份写下了许多动人的字句,对自己还未出生的孩子解释为何要走上街头,这样温柔的力量穿透了网路,感动了许多家庭、更感动了大众。

这样一位彷佛毫无畏惧母亲,到底为何有如此大的能量站出来为孩子们发声呢?现在就让我们来听听看谢淑靖导演来和我们畅谈,她对于最近抗争活动的想法吧!

1. 身为一位即将临盆的妈妈,是被怎样的力量推动,驱使着妳愿意走上街头参与反服贸的活动?

我觉得街头有一句标语很符合我的心情及状况——“今天不走出来,明天走不出来!”

面对临盆,说真的我的内心是感到害怕的,毕竟生产这件事对女性来说是个战斗,在这个过程中,女性扮演的是个战士的角色。但是今天连生产这个对我来说无比巨大的恐惧都可以克服了,走上街头对我来说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怀孕,是下一个阶段的开始

在这次反服贸的事件发生,我也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孕妇啊,状态是很脆弱的,应该没办法走上街头,但到我真的面临到孩子快出生的这一刻,我的想法其实有慢慢的在改变。

你想想看,当孩子要来到世界上,这么窄的产道他都过得去,还有什么难关他跨不过去?子宫外的世界他都敢面对了,还有什么未知他不敢面对?受孕来到这个世界上,对孩子来说是此生最大的冒险,如果他都有这样奋不顾身的勇气,我还有什么理由不为了他往前前进呢?

这样的勇气和力量,我也在立法院里头的那群孩子身上看到了。

如果某些时候,你感到迟疑或沮丧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孩子啊,你曾经在子宫里是多么的勇敢、多么毫不畏惧的战斗着。没有任何困难可以轻易打败你的。

2. 导演曾在文章中表示,抱着临盆的身体参与抗争的过程,其实受到长辈们一再地关切,是怎么样去调适或解决这样的状况呢?

我们全家是所谓完全的‘蓝血人’,但我的历任交往对象清一色都是偏绿的,其实这对我来说在认知上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冲击性,因为那时我才了解:原来在这片土地上,有一群人的时光跟我们是完全不同的。

从小,我们就被教导要服从权威,要认真努力的变得更好,走上社会认同‘很有前途’的道路。所以在家人的眼里,其实我一直在走上一条跟他们截然不同的路,虽然我们是家人,但是当我们面对彼此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的距离是这么的遥远。

但说真的,在此刻对于这样的鸿沟,我并没有去做什么沟通或努力,因为这实在是庞大到太难以跨越了。我无法用‘删好友’这个举动来隔绝家人、阻止战火在我们之间蔓延。

但我知道如果不去做沟通,这样的战火只会继续延伸燃烧,甚至蔓延到我的孩子身上,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想要在孩子出生前写满五十封信给他、拍了一系列为了孩子走上街头的照片,我一直不断的在跟孩子对话。

尤其是这次还看到亲子共学这个团体,这么多爸爸妈妈带着孩子走上街头,他们跟孩子的沟通是真切的从行动上面去建构沟通的意识,这也是我希望我能对自己的孩子所做到的。

3. 妳觉得女人在这次的服贸议题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可以有怎样的影响力?

我觉得可以先把焦点拉回一个根本的问题上:为什么这次的太阳花学运会引起这么大的注意和回响?

其实就是因为大家认为他们相对于威权,是较为弱势的一方。 学生们在大众的印象里是幼稚的、脆弱并且青涩,但幼小如他们都敢走上街头做出抗争的行为了,其他人也就跟着站起来。

而普遍的大众都认为“孕妇是脆弱的”,所以我用这次的行动艺术告诉大家:孕妇也这样做、学生也这样做、老人也这样做,那你还有什么好不站出来的?你还在犹豫害怕什么?

所以我反而是在利用“看起来弱势”这件事情来发声,如果我今天身强体健,我做这件事情大家就会觉得理所当然,但我今天是个即将要临盆的孕妇,于是大家就会开始来关注,来询问为什么妳要这么做?这时我就可以告诉他为什么我要这么做、并且说服他加入行动。

身为女人,我们并不需要去抗拒柔弱这个印象,而是要懂得善用它,来成为我们最强大的战斗力。

4. 这场反服贸活动的发起和大部份支持者多是大学生,之中有很多人得不到家里的支持,妳想对他们的父母亲说些什么?妳觉得这些学生应该怎么做呢?


‘让父母的心向着孩子,让孩子的心向着父母,让两颗背对的心再度拥抱。’

我在这次活动当中理解是:我们一直都是个垂直的世代,无论是在政治方面、父权社会的脉络上、或是资讯接收,总是一个层层向下传递的状态。

但这次的活动完全颠覆了这样的框架,学生起头领导这件事的发生,然后教授才来呼应;资讯的接收也不再只倚靠传统的媒体传达,有更多自主性发起的组织作为我们了解现场状况的窗口,甚至我们会亲自走到现场,用自己的眼睛去理解所发生的状况。(一点不乖,其实没什么不好:别让你的女儿成为“乖”女孩

我们已经从一种垂直的世代进入了平行的世代,所有的框架像是被打平了一般,翻转了所有人的想像。 我觉得这样的状况,其实就代表了国家正在经历转型、世代也在经历转型的一个很重要的转捩点。

为什么很多父母、政府的高官、商业界的人士都跳出来反对学生的行为?因为他们正是所谓拥有威权的人,今天学生会这样出来进行抗争,明天就有可能跳过他们威权的身份,不再服从他们的指令。我觉得其实他们心中是充满恐惧的,所以他必须用愤怒、指控甚至是打压来维持他们威权的地位。

以父母亲的立场来说,他们其实把孩子当做生命中最重要的责任,所以想要用他们觉得最好的方式来保护孩子。但是,真的可以好好的和孩子沟通,而不是用威胁或恐吓的方式还要求孩子服从。而对于孩子们,我想说:相信你们看见的,不要放弃思辨的权力、不要失去相信的勇气、不要对框架式的权威妥协。你们心中一定有一股坚信真理正义的力量,或许他跟小草一样很渺小,但是弥足珍贵。

虽然我们一时之间没有办法说服父母亲,毕竟那是几十年累积下来的观念和体制,但是或许我们可以试着去理解彼此。

我们在同一个家庭里却长成了不同的样子、有着不同的理念,那是因为喂养我们的资讯来源有所不同,试着和彼此交换所看到的内容、聆听对方的想法,想办法让彼此的心转向对方,或许所需要花费的时间会比一场学运还来的长,但是这是我们要让彼此的心重新靠近所能做的做好的尝试。(关于学运,先听听他们怎么说:五问五答,反服贸公民说什么是民主

 

5. 如果让你对政府说一句话,你会想对它说什么?

请回去重读一下三民主义!

这几天的新闻一直出现“我依法驱离”、“我依法通过服贸”、“我依法做了...”,所有的事情声称都是依法处理。

但是我们其实拥有四权,选择、罢免、创制、复决,但我们这一辈子可能只用过选举权,那其他三权呢?因为所定的门槛太高了,我们可能完全达不到使用的标准。这种状况就好比如果我和一个暴力的丈夫结婚,他不管怎样殴打、辱骂我,我都只能忍受而无法离婚,因为要达到因为家暴而离婚的门槛实在太高了,高到让人觉得很吊诡的事情。

而我们赋予政府如此大的权力为我们执行众多的事务,慢慢的它也忘记这些权力其实是人民给予的,想要全部揽在手里,这其实是一件很令人惊悚的事。

所以也请政府不要在以民主法治自居了,当人民不再能执行自己的权利、政府也独揽权力时,这就不再是一个拥有民主法治的国度。(纽约也同声高呼,民主是回家唯一的路!

6. 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可以对现在的政府跟状况说一句话,你想他会说什么?

我觉得我的小孩跟一般小孩不一样,因为通常到了快临盆的阶段,婴儿的头部通常应该要往下转,但他仍然维持着一种头上脚下的姿态,所以我觉得他应该天生反骨。

而且,在前些日子我们仍然过着风和日丽、平淡如常的安稳日子,但就在他即将要出生的这几天,就发生了这样风云变色的状况。我们也一如杨翠当年抱着魏扬走上街头一般,带着他上街发声,所以即使他说出一些反抗权威、抵制体制迫害的话,我都不会感到意外吧!(给亲爱的你:勇敢追求,你想要的人生!

7. 即将临盆,你想对你未来的孩子说些什么吗?

孩子,妈妈已经证明孕妇并不是大家想像中的那么柔弱,那么你也可以证明小孩并不是大家认为的那样,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我们可以,让孩子提早认识真实的世界!

虽然从那样幼小的生命体成长为大人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也不会有人把一个小孩的思维与能量看待的十足重要。但是千万不要轻视了自己微小的力量。圣经当中不也提到大卫以稚嫩之姿,击败勇猛的歌利亚,取得胜利吗?看似柔弱的,可能才是有希望反败为胜的关键。

孩子,我们希望在你出生之后,我们可以做一个会和你平行沟通的父母亲。即便我们告诉你什么事不好、不能去做,也会告诉你原因并询问你的想法,让你自己去体会与表达不好的地方。

8. 身为一个女性导演,在这样男性众多的职场中,妳觉得妳有什么样不一样的力量可以激发女性来关心社会议题?未来会不会想以纪录片的形式记录这次的民主觉醒?

刚出来从事这个工作时我还非常年轻,那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年纪和性别会让我被贴上稚嫩、没有魄力、无法担当重责大任等标签,但其实后来会逐渐感受到,在这个环境里,女性的确会被认为是比较弱势的一群。(身为女人,妳可以做到得比妳想的还多!

我觉得在这个环境中,我们和男性最大的不同是:我们活得就像是水一般。我们平和而缓慢地向前流动,没有冲击力十足的瞬间爆炸性,因为我们必须兼顾家庭,做好妻子、媳妇、女儿等等各种角色,我们永远处于一个“生活”的状态,并没有完全将生命奉献在创作上,像只浴火凤凰般要将自己燃烧殆尽而获得新生。

但同时,我也并不在乎去争这样的发光发热的机会,因为博得剧评喜爱并不是我的目标,我所想服务的对象是同女人的群众。我跟合唱团合作、跟很多妈妈合作,为女人写出他们的心声。我从自己的角色出发,去做和我自己身份相吻合的事情,用女性的观点去发起让群众有所共鸣的声音。

例如这次的服贸议题,我就选择以孕妇、以家庭的角度切入,去唤起更多关心的浪潮。但是因为我已经错过太多画面了,所以纪录片不会是我未来的呈现方式,但我会持续用照片和文字来作为传达的管道。

 


在访问结束后,导演的老公也加入了我们的闲聊时光,在他们的对话里,我们看到了满满的、对彼此的倾慕与温柔,也对他们之间激荡的思想火花大为惊叹。他们用爱滋养着彼此,更将其化成行动滋养着这个社会。

期待这样充满希望的种子,真的能遍地开花,给台湾一个光明的未来!

 

爱,会让我们从心靠近
〉〉滑雪里的哲学,为什么法国的孩子不怕跌倒?
〉〉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课 第六课:长出勇气
〉〉别把自己想要的,加诸在孩子身上
〉〉写给四岁女儿最深的情话
〉〉孩子,对不起!大人的世界坏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