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年泰式按摩慢慢在慕尼黑崛起(其他城市的情况我不清楚,这里单就慕尼黑而言),替很多喜爱享受按摩的人缔造了一个舒服的亚洲天堂。这一家,Bua Siam是我在几家不同经营风格的泰式按摩店里截至目前为止,最满意也最舒服的一家。我也利用专栏的机会,在店经理几通电话安排下,终于和老板夫妇联络上,取得采访机会。

 

 

采访只有短短十五分钟时间,文章末尾就会揭晓时间紧凑的原因。

 

 

老板沃夫曼先生是道地德国人,老板娘是从泰国曼谷嫁过来的。两人结婚八年时间,是当初沃夫曼先生外派曼谷时两人在餐厅邂逅进而认识交往。

 

沃夫曼女士说,与所有外嫁新娘一样她前四年的异地生活是痛苦的、是悲多于乐的。语言不通、以前单身时的专长所学在异乡无法发挥,等所有大小因素加总一起,她的生活几乎变得悲观、灰暗。

 

以前在曼谷时,她与家人经营有餐厅、美容Spa等生意,是个独立自主的新女性,没想到却因为爱情离乡背井之后有了大转变。

 

 

三年前,与先生商量的结果,沃夫曼女士决定在经过市场调查之后,从操旧业经营泰式按摩SPA沙龙。‘我们觉得,应该把泰国本土的按摩技巧还有服务态度带入德国市场。我很喜欢从事服务业,提供高品质的服务态度可以替按摩技巧带来更多心灵上的享受。’所以夫妻俩一起投入按摩市场,很快在三年时间内已经在慕尼黑开设了有三家分店。

 

 

店里头所有的空间设计、家具选购都是沃夫曼女士亲自包办完成。

 

‘我想提供一个完全的泰式境界给上门的客户。从干净的拖鞋、泡澡的药草水、按摩的精油、干净舒爽的毛巾以及环境,以及最后我们双手奉上的一杯好茶,每一点都是我们的心意。’

 

 

‘经营这些店,对我们来说,当然有更多的收入,可是原本就没有经济压力的我们有一件事是更重要的。’

 

以英文接受采访的老板娘直视我的双眼,诚恳说出以下令我感动不已的话:‘泰国女人在欧洲大部分从事下层阶级的劳苦工作,这点我清楚。大部分是清洁女工,在办公室、在旅馆、酒吧等,工作时间不稳定、收入低、劳心劳力,很少有时间与家人相处。我成立的这些店面,正好可以提供他们一份稳定、有尊严,并且收入令人满意的工作机会。’

 

 

‘我很希望可以藉自己微薄的力量提高泰国女人在欧洲的地位,我知道这不容易,可是来这里上班的同胞,他们显得比较开心、对自我的满意程度提高,相对的在客户服务上也会竭尽他们所能,来达到每一次的满意要求。’

 

 

访谈中好几次沃夫曼女士会起身亲自招呼客人,寒暄询问服务所需等。我望着她,身为同是亚洲台湾人的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我很欣赏她的气度、气质以及风范,她以生意人的方式从事着无私的美德。

 

 

我知道十五分钟的时间很快,我必须离开。沃夫曼女士对我说出抱歉,‘不好意思让你快速来去。其实就在昨天我们把慕尼黑第四家分店的店面合约签了下来,五个小时过后我就要搭飞机离开回泰国,筹备新店面所需的家具,希望一切都在夏天来临之前完成才好。’

 

我听了,由衷地对他们献出感谢,在匆忙的时间行程下,接受采访,还让我多认识了一位有才干的异国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