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小的时候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读不太懂,不太能理解剧情为什么这样发展,长大了一点之后,好像渐渐明白事情就是如此,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消化,美好的东西或许终将消逝。每一个人都在故事里看见了不一样的自己,无论是渡边君、直子、绿、Kizuki 还是玲子姐...走进〖挪威的森林〗,听妙儿克蕾说这一次我和你,又将遇见什么?(欢迎参加 诚品站 x 女人迷 读飨生活·世界阅读日 活动,分享你的最爱书籍,就有机会得到精美好礼!)


“不要再撑着那无聊的伞了,用双手抱得更紧一点。”绿说。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时间的拥挤

(Getty Images)

你在学期过了将近一半时借我《挪威的森林》,那时我完全不知道直子已经死去,而且完整的死在你面前。自从通过《海边的卡夫卡》的测试,我对村上的魂魄比较有深一点的了解,看到他无力来到我面前,我知道要如何抓紧他的衣领,不让他溜走;我始终认为有个直子住在我的心窝,她快要死了,生死的决定在我手上,可是我还半舍不舍,而渡边君,他的直子注定要死去(即使他不舍),也同你说的,你的直子必然死去。

或许我的直子也会死去,而且无可避免的。

“所以你的直子是R吗?”你摇摇头,“直子,是每个小男孩心中的爱情。”“那绿呢?绿是什么?”是男人的爱情吗?渡边君最后跟绿在一起了啊,不是吗?如果直子是原先憧憬的爱情,她死掉后,绿不就变成现实的爱情?

那小女孩呢?小女孩的心中,也有这样的直子跟绿吗?我将多个疑惑的泡泡吹往你脸上,我们正穿过重重的人群,我瞅着你的侧脸,你戴了眼镜又眯起的眼睛不断凝望前面的交通号志,大手紧紧握着我的大手。“我不知道绿代表什么。村上春树有很多小说内的人物都是虚构的,都是要让故事继续说下去而安插的角色。”“可是绿很真实啊。”活泼、可爱、开放、总是好奇十足的绿为了渡边君和自己的男朋友分手,她的天真快乐像是春天的花朵,感染周遭的每一个人,对于事情的执着,也是让人惊叹、佩服。然后绿所做的一切,包括她约渡边君一起吃午饭、讨论事情还有在街上闲晃,皆非常自然、温柔跟美丽。

我特别喜欢绿,在她身上一直看到活着而且在某些时刻健康存在的自己,虽然说同时直子也在我身上,我并没有完全厌恶直子或不喜欢她。

或许这两个是能并存的吧。我打从心底强烈渴望。

雨水轻轻掸着城市,我们往往在开会后一起沿着石子阶梯走。我拿着我的伞,两个人并肩来到宿舍前面。灯光白得有些太亮,与墨水般黑的夜晚非常不搭。我放下肩上因为负重过大而变形的包包,双手绕到你的背后。

“抱紧我。”你说。“不要拿着那个愚蠢的伞。”你又说。

紧紧勒死苟活着的直子,那样的照片一直浮现,像是坐在暗室的水槽旁边,看着一排由线串起的照片,照片里她是那么难过、哀愁又喜爱孤单,那么不符合绿将要带给我的那种快乐与心满意足。(同场加映:当爱情遇上心里,海苔熊写给爱的十件事

*

(Getty Images)

在我抵达你家的那个晚上,我再次问了上次过马路时的问题。你说,直子是存在于幻想中而不能触碰的那种,绿则是代表享受当下的价值观。“幻想总是美好,只能远远观赏。”你穿着乳白色的毛线衣坐在沙发上叙述。

多么容易让人掉泪的一段话。

时间的拥挤,让人不得不列出所有事情的优先顺序,我唯一能挤出的时间,就是那几个深夜,很深很深的夜,小心翼翼兑现着我梦中一直存在的爱情,不让直子的身影跨入视线。但你的绿,为什么不是兑现后的绿呢?不是美好的、幻想的绿呢?为什么我们对于爱情的看法,可以差异如此巨大?

我把自己关进你家的浴室,觉得结痂的伤口要开始腐烂了,我从来就不应该让任何人进来。习惯性,我总是让每个人看看我房间的周围,再央求他们离去,把他们每个人都推离得远远的。我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谁也不要来,我要的是安全,把每个人都抽离我的生命,这样我才能真正的安全。

不必担心谁会突然离开。不会受伤。不用心痛。

我向来如此背离人群。

“怎么了?”我们之间隔了塑胶门,你敲了几次,很担心我的状况。“告诉我怎么了。”温柔又那么靠近心窝的声音,一直在呼唤着我。

我盯着镜子另一端的直子,她看着我,鼻子红红的,眼睛肿肿的,她看起来好伤心,像啜泣好几千个夜晚,我摸摸她,嘴角勉强扬起一个小角度。“孤独果然还是最干净的吧。”

别奢望什么了,我们注定都要失去的。(你好想问,为什么失去了,还要被惩罚

*

在哭了百分之二个小时候,我回到你的房间,觉得应该去洗个热水澡。你的头抬离原文书,透过眼睛跟温和的鹅黄色光,静静望着我。“为什么哭了?”我什么也没说,故作镇定坚持自己刚才是在替身体排放一些东西。“还是要先洗澡,洗完后再跟我说?”我无力的坐下,你挪动身体,给我一个太烫的拥抱。

我紧紧回抱你,如同时间拥着我的生活,不给我任何喘息、休息的时间。

心房里的直子突然大声喧嚷,“不要留我一个人,孤伶伶的。我不想要一个人! ”拜托,谁来救救她,谁来救救我的直子…我想要她好好的活下去。

我又溃堤,毫无预警地,溃堤。这次连桥梁都要垮了吧。

“怎么了?”你问了好多遍。

我试着说出口,但语言彷佛都锈掉了,从我口中出来的是支离破碎的语句。我自己也不清楚要讲什么。你抽几张卫生纸给我,迷蒙的眼睛似要看穿我的灵魂,一直凝望。我们是多么贴近,身体和灵魂,但是语言这座桥梁,依旧需要建立、加盖。我需要用精确的语言跟你说明,我的逻辑与思考,还有我愚蠢的哭泣理由。

所以我拿了水泥跟石头,铺起新的一座桥。

“如果有一天你说我和那些如果的未来一起掉进河里,再也不会出现在世界上,会怎么办…我,会多么心痛?如果有一天世界上没有那些如果开头的东西,你,会多么心痛?”。

*

也许我,再也无法想像,失去你之后,时间会是多么,空旷与虚无。

其实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原因而想要哭泣,只是在那天晚上,听到你说的那句,就擅自把它解读,自作聪明的分析,又在胡同里面走失。我似乎是以为自己并非你想要的那种美好的爱情,因为在R之后,你分辨了所谓的幻想与实际,而我是在实际那边的,听起来似乎是,由于现实状况不得不做的选择,而选择了我。就如同,桌上摆放三种巧克力,有草莓、榛果跟香蕉口味的,我挑了榛果,但老实说我也不是特别喜欢榛果,但就只有那三个,我想吃巧克力,就挑其中一个。

所以,如果有我最想要的松露巧克力,我会放弃榛果吧。

听起来想得或许有点太多,甚至钻牛角尖…“我完全、完全不是那个意思啊。”你摸摸我的头,你说你因为现在的过于美好,而不敢去想像,那些遥远的未来。“所以需要活在现在啊,享受着现在的一切。跟什么口味一点关系也没有喔。”你用大拇指指腹擦拭脸上的两条小河。又说我这样很可爱。

“当然我不是说妳哭的样子很可爱…我是说行为。”你呵呵笑了几声,我也释怀地笑了起来。“我很担心,我真的很担心,而且妳又把自己锁在里面,试着不哭出任何声音。”可是,前半个小时,我是真的考虑将你推出我的生命的,紧紧拉起门栓,不让任何人进来,一如前几年,我将F彻底推出我的生命。

很痛很痛,痛到没有感觉,只剩下泪水和鼻涕,但是,好安全。

异常且不自然的一种安全。

“如果我们都因为想要更安全,而推开每个人,那么我们会失去很多快乐喔。”我躺在你的肚子上,随着你讲话上下摇晃。这是多么安全的刹那,纵使在未来可能伤痕累累,也心甘情愿的被伤。

让我安全的受伤,也不要孤伶伶的安全。

纵使,我是深爱孤独。

我想,孤独在我心中的份量,跟你的影子,是一样重吧。


世界阅读日·读飨生活

无论我在哪里,都在阅读的路上

无论你现在位于世界哪个角落,423 世界阅读日这一天,
一分悠游的闲适、一杯香甜的茶饮,属于心灵自由的日子,共同释放美好的阅读因子!

2014.04.02~ 2014.04.30
上传我的阅读角落
邀请你一同上传照片,分享你的美好阅读风景,参加活动即赠 诚品网路书店 NT$30 抵扣金,再享 samova 精美好礼 抽奖机会!


 

或许每一次的爱,都是写给自己的诗篇
〉〉沈默,让他越走越远
〉〉一辈子都亲密不了的恋人关系?
〉〉给最亲爱的你
〉〉写给妳的一封情书
〉〉小王子,别豢养不属于你的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