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服贸协议,签与不签,到底差在哪里?综归来说,服贸只是激起年轻人愤怒最后一根稻草,我们的社会老早就出了问题。失灵的政府,缺乏稳定经济成长的社会,悒郁寡欢领着22K的一代,说到底,服贸没那么罪恶,只是我们这个世代必然会面对的无奈与挣扎。听听 womany 的驻站作者 Google 怎么看!当有一天我们走在上海街头,我们会想起什么?


3/24 行政院前发生的事情,不管承认与否,我们都在见证一个历史的发生和消逝。

(Getty Images)

而这段历史到底好与坏,是非对错,身在其中的我们是无论如何都看不清的,而盖棺论定也还不是我们这个时代应该做的事情。身在其中的我们,只能感受到某种历史必然的无奈,这个巨轮滚得好快好快,没有人能够阻止,也停不下来。

我开始思考很多事情,究竟我们希望的是怎么样的一个民主未来?(而什么又叫做民主?听反服贸公民怎么说

昨天的事情激起了很多愤怒,也激起了很多争论,但这样的热情能够持续多久?这样的热潮和关心能够持续多久?在立法院那些年轻的身影,又还能坐多久呢?是不是只要继续冷漠下去,我们也会累,是不是只要继续毫无回应,这件事情就能顺理成章地拖延下去呢?

坐了六天,大家都累了,而我们还能做多久?10天?20天?30天?我不知道。

但这几天我一直没有听到下一步该要怎么走,怎么做。我真的很迷惘,台湾该要何去何从?今天服贸过与不过,到底有什么差别?(推荐阅读:你吞不吞“服贸”?做出对自己负责的人生选择

假使今天服贸过了,台湾也没发生暴动,也没有戒严甚至没有被大陆以军事武力接管的话,我们会怎么样?我想我们还是会过得蛮好的,可能当下也感觉不出来特别的差别,服贸它只是一个经济协定,严重,但没达到这么严重的地步,因为真正严重的东西,早在很久很久以前累积,现在只是一个导火线罢了,所以我猜短时间之内,我们感觉不出来太大的差别。

但是慢慢的你可能身边会有许多人,开始前往上海、北京、深圳、云南、西安、重庆等这些地方工作,你可能不知不觉当中,在某次不小心看到饮料、零食、饼干后面的制造商默默地换家了,但是没关系,因为这并不是我们平常在意的东西,而我们现在身边已经有许多许多人早就前往大陆工作了。

我们不会没有工作的,而工作可能不会更难找了(因为现在就蛮难找的),但你会发现你更没有升迁的机会。没关系,升迁这种事情本来在现在就蛮困难的。台北市地段的房价可能更高,但没关系,我们横竪也买不起。我们的合作可能会越来越频繁,我们的交流也会越来越多,GDP 可能会成长,台湾厂商可能也会转型(转到哪里我是真的很不确定),而你也可能会开始使用微信、开始使用QQ,没关系,其实真的蛮好用的。我们不会没有言论自由的,反正现在媒体也很歪,你找不到应该去相信的东西,那就不要相信好了。没有信仰,我们还是过得很快乐。

没关系,不要怕,这一切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么严重

(Getty Images)

而十年后,我想我可能不是走在忠孝东路,我是走在北京王府井,我是走在上海维海路,灯红酒绿,游戏人间。我猜我可能会过得还不错,我可能会拿着不错的薪水,我有一身笔挺的装扮,一个不错的头衔。因为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一个适应良好的民族,然后,有一天,可能不只一天,我会忽然走到上海的外滩,我会凝视着那一片璀璨瑰丽的湖面,然后默默掉泪。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然后我会回头,回到那一片歌舞升平,回到那一片纸醉金迷。上海啊上海,你始终不是我的家。(聊聊台湾吧:关于台湾,我们想说...

但是不要担心,这绝对不是单单服贸能造成的,或许就算今天服贸没有过,我想这也只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对岸早就丢出了我们不得不吃,也不能不吃的饵,你知道有毒,但你还要吃下去

而这也是我们许多异乡游子正在做的事情。服贸不是罪恶,它只是我们这个时代必然的无奈

然后时间拉回到现在,假使今天服贸不过了,我们会怎么样?

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

我猜,短时间之内,可能也不会有太大的不一样。时间它并不是刽子手,而是一个优雅高贵的药师,无色无味的让你慢慢沈沦,有一天惊醒,却发现一切太迟,而我们从来不会在来得及的时候惊醒的。

我们可能要想方设法的进入 TPP(跨太平洋夥伴协议)、RCEP(区域全面经济夥伴关系),否则应该没有任何人想跟台湾做生意,关税又高,要有竞争力可能又要降价,2300万人的市场,不如放弃。那到时我们该要怎么办呢?就算撇开到时候中共刻意打压,我们谈判的空间可能也还是不够大,因为我们太绝望得要加入。

韩国能够如此审慎的评估加入的合约与否,是因为他有强大的商品,世界级的品牌,三星,我们或许不齿韩国在许多方面的事情,我们认为它运动常常不公平、我们认为它们企业太过狡诈欺压我们、我们认为它们演艺圈和明星有太多人工的痕迹,但是他们有整个政府、整个民族在支持他们。(同场加映:韩国的关键报告

我们始终不是韩国,我们谈判的筹码在哪里呢?价格低廉又强力的生产线?勇冠世界的晶片厂却送小米当做嫁衣?HTC?(我在东南亚几乎看不见他的身影。)

我们有什么优势?当然有,我们有许许多多微小的专利发明,根据报导,台湾取得美国 USPTO 所有专利核准件数自2006年来连续8年蝉联世界第1名,但根据工研院分析,台湾企业将创意发明商品化的比率为0.3%,远较国际平均的3%~5%为低。我们也还有举世闻名的医疗水准和健保制度,台湾也有着足以夸耀国际的良好治安。我们有着最好的中华文化传承,人民素质普遍良好,我们有着夸耀世界的人才(而且相当便宜)。我们有着太多太多东西。

但这些东西却太过零散,而我们的中小企业却没有资金。台湾其实并不是没有钱,只是钱没有在流动而已。钱在哪里?

我们的今天是过去造成的,而我们的过去将手狠狠地掐在我们的脖子上,有没有机会翻身,或许还是有的,总得来说我们还是会有希望,杀死人的,从来不是绝望,而是希望


照片提供:Ken Yang 

我们的下一步在哪里?有谁可以引导我们?

往前看,2016,有谁能够出来领导我们?

回头看,我们对于一个好总统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马英九上任的时候,我们希望他能够一扫陈水扁时代萎糜不振的风气,但后来证明了并没有,一山还有一山低。而我们在陈水扁上任的时候,也曾期待这样的人能够带领台湾再创百年,但显然的也并没有。意外地回头看,李登辉反而是民选总统里面看似做最好的人,可能不见得是他特别优秀,可能也是时代的赋予。而在当时,他的所作所为也没有特别受到大家的爱戴。

所以我们期待那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他应该在他的任期之内做到什么?短期让你有感的事情吗?还是长期却让你毫无感觉的事情呢?这个问题实在太复杂了。我们不只面临到一个产业的断层,我们还面临到了政治的断层。没有什么让你热血沸腾的年轻新秀,也没有一个能让你安心把权力交付在手上的人。

而我甚至不确定我们等不等得到2016。

所以各位,我们的下一步在哪里?这可能不只单单是服贸这个单一的问题而已,我们面对时代的鸿沟,抬着脚,犹豫着,始终无法跨出去这一步。我们期待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民主呢?什么样的未来?

今天晚上跟朋友在东区巷弄里面吃饭,吃完饭,按惯例跑到便利商店去买麦香红茶。我们开始讨论麦香红茶的风味,那种没有任何正常红茶能够泡得出来、应该是充满人工和化学的古怪香气,却是我们从小到大的时代回忆。

熟悉的麦香,10块钱就能买到的小确幸。

然后我们忽然讨论到,如果有一天麦香涨价了,那该怎么办,如果有一天,10块钱再也不能买到小确幸了,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有一天,我看到12元麦香红茶,我可能会很悲伤,因为那代表一个时代的结束,也代表我熟悉的国家和一切,将不再复返。

所以我今天还是会过去现场,所以我今天还是会去走走的,我要去看,我要用我的双眼亲自去见证,在立法院那终究会消散的人群当中。因为那是属于我们这个年代最后的挣扎。

天佑台湾。真的,天佑台湾。

 

关于台湾这片土地,我们想多说一点
〉〉台湾要末日了吗?写给台湾的十点疑问
〉〉你知道吗?其实台湾跟波兰有点像
〉〉台湾人,你会什么这么忙?
〉〉香港人声援:台湾加油!别成为第二个香港
〉〉学会丹麦的六个幸福基因,台湾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