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对于印度,我们或许还陌生。关于这片大陆,我们用新闻报导和旅游拼拼凑凑的方式想像。而有一个女人,她到印度不是短居过境,而是长住,并且毅然决然地成立了华语文教学事业,在看似危险的印度,她怎么开展自己的事业?来听听她的故事吧!(关于印度和台北:黄色的印度,灰色的台北


近来有许多人去印度找寻自我、灵性疗愈、宗教朝圣、独自旅行,但没有多少人是去创业,更没听过是去教中文吧?但我的这位朋友--南西,就选择这个有许多大象、七彩香料的国度,成立汉你中文”,开启她华语文教学的事业。

(Getty Images) 

南西一直有着创业的想法,但从没有下定决心,直到三年多前,她在工作上遇到了瓶颈,感情上也不太顺利,她才决定自行创业。她很清楚,她仍想在教育这个领域努力,所以在思考方向时,她认知到华文市场是未来教育的主流,于是她先去学习了华语教学。后来,南西选择前进大象的国度-印度,主要是看准这个新兴国家,末来将有许多可能性。

到了印度后,如何开创市场和南西在台湾规画的完全不同,原来预期印度华语教学的市场,也和后来发展的方向不尽相同。南西想起刚开始的日子,她说:“创业的开始就是想法不停被环境推翻,然后自己再推翻自己的过程!于是我学会了人在那里,思考那里的事!”(同场加映:创业一定会遇到的八个困难

在推翻自己预定的创业蓝图后,她从建立人脉开始,在设定客户市场时,她决定往中上阶层的客户群发展。虽然一开始没有头绪,但当时台湾驻新德里的办事处人员,给予了她不少建议和协助。首先她加入了 APECT 的社团,开始认识政府、私人企业外派到印度的外国人,一般遇到的都是跟着先生到印度的人妻。我忍不住问了南西:“一个人身处异乡,重新建立人脉难不难?”

她告诉我,幸好她曾在英国留学,后来在职场上也常与外国人打交道,因此她懂得如何与外国人开启聊天的话题,并且建立友谊与融入他们的生活圈。因此,透过这群朋友,她慢慢开始有了第一个学生、第二个学生,接着除了透过家长介绍外,也开始有印度的学校来找她安排中文教学,一步一步地,她建立出自己的口碑及知名度。

“到印度创业,我开始承担许多责任与压力,然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一直是温室中的花朵。现在才开始成长!回头看,我期望职涯上的受挫能更早发生,那么我就更早有出走的机会。”

(Getty Images)

南西缓缓说这二年的心得。然而,南西对于创业这件事,她并不是抱着要赚很多钱的理想,她仅是希望能赚取温饱,存一些退休金,然后不需要再看着猪头老板的脸色过日子。最重要的是,她希望汉你中文可以成为在印度华语文教学的平台,让老师、学生都能获益。 

除了创业的挑战外,刚开始“体验”印度的南西,受到不少的文化与生活差异的冲击。她在抵达新德里第一周,手机被偷窃 ; 接着在第三周,经历人生第一次食物中毒。此外,南西告诉我 ,新德里的物价并不如大家想像的便宜,但整体生活条件却不是很好。一间房租台币一、二万的公寓,却为了要有水可以使用,要记得每天打开马达抽水;  要用热水炉煮水,然后才能有热水洗澡。这样的日子不是旅游的短暂经历,而是需要去努力适应的“每一天”的生活常态。(听她说在法国长居的生活:里昂,不是所有时光都如烟花灿烂

另外,饮食也是一大考验,除了前面提到的食物中毒的问题外,因为宗教的关系,印度普遍卖素食居多,而荤食的选择也非常少,一般而言鸡肉是唯一常见的肉类。生活的一切都在考验着南西的耐心,但也因为这样她逐渐融入印度真实的社会,然后不再对许多事物的发生有着“理所当然”的想法,但也更能接受许多事物“理所当然”的发生着。

然而,仅管再适应异乡生活,她最挂心与在乎的就是家人了,刚到印度的第三个月,她就接获长年身体不好的母亲离世,她赶回中国、台湾处理后事。这段过程中,由于家庭因素与当时事业尚未有发展的情况下,她曾经思考是否还回到印度继续华语文教育,但最后她还是决定再试看看,给自己多一些努力的时间。幸好,她选择留下来,因为后来也证明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一个人在异地,无论再忙碌,总会有片刻时光,在心灵上感受到寂寞,特别是没有友情上的依靠与扶持。我和南西不约而同有感,对于好朋友们,不能像过往一般,将全部的感受与发生的事情全部表述。不是不想分享一切,而是因为有着时间、空间的限制,再加上内心的感受是许多锁事堆叠而形成的,无法完整言尽,而且特别是无法对一直生活在台湾的朋友们,清楚表达自己的感受。我想这也许是从未在异乡长居的人,很难懂得这样的寂寞吧。

生活有苦也有乐,这就是南西的故事。

 

异地生活有苦也有乐,听听他们的故事
〉〉我在美国,习惯跌倒,享受失败
〉〉我在欧洲,关于求职,四个面试官没告诉你的残酷真相
〉〉澳洲究竟是掏金天堂还是打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