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身为女性网站,很多人讶异着我们竟然会关心服贸议题(大都来自男人的质疑),但是因为是 womany,我们相信每个女人都不一样,每个女人关心的议题也都是多元而且复杂的,谁说女人只能关心美妆和时尚?谁说女人只在意爱情与居家?政治,是天下事,女人当然也需要关注!我们为大家带来代表坐镇在立法院反服贸的观点
五问五答,反服贸公民说什么是民主!,也带来现场第一手的社会观察,今天,我们想为大家带来另外一种观点,为什么有些人会支持服贸?我们相信反服贸的人并不是台湾罪人,也相信挺服贸的人也并不就是卖台行为,我们呼吁理性以及多元角度的辩论,且来听听,为什么有些人支持服贸!


以下,来自美国宾州大学学生 Vincent 的观察:

(Getty Images)

美东时间星期二早上,打开 Facebook 看到“ 地震的同时,两岸服务贸易协定也在三分钟之内通过了......”然后看着越来越多朋友站出来分享懒人包、干谯政府。人在国外的我,从不懂大家为什么要抗争、砸碎玻璃,从传统媒体的偏颇报导,到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真相。大部分人是理性地坐在立法院,有明确的诉求争取程序上透明、公正、与正义。我看到了希望,主导议题的不再是蓝绿,我也不相信我在立法院的朋友们是暴民,这是我们一起改变台湾的契机,让我们有机会参与塑造我们未来生活的国家的机会。

针对程序的正义,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就是好几千人的抗争、游行跟努力,只换来一个逐条审查,然后服贸还是会过,制度一样没有改变-执政党依旧野蛮、在野党依旧摆烂,下次协定大家再来一次。这是执政党、反对党、跟我们能够一起让台湾进步的机会。

执政党应该利用这样的抗议,争取更多与对岸谈判的筹码。说穿了,台湾跟中国还是一个敏感的政治关系,中国在政治利益的前提下,或许还有许多让步空间。反对党应该投入资源协助我们建立未来的程序正义及服贸配套措施(而非基于自身利益的主导和煽动)

我们需要的不只是服贸,而是未来每一个与中国有关的协议,与外国有关的贸易协定,从谈判、签订到执行,如何确保下一代有“知”的权利,如何保障我们的国家利益,如何订定国家在大规模开放后的战略。

至于我们,除了抗议,每一个人都应该尝试了解服贸,阅读、思考、辩论服贸的利弊,避免去看具有既定政治倾向的懒人包们。只有透过如此思辨的过程,我们才能一起进步,真正成为自己的主人,而非被操控、利用。最后,如果执政党只会摆烂,反对党只会搧风点火,那我们应该有独立批判的能力,提出我们的观点及”实际解决方案”。毕竟,这是我们的未来。

快速理解服贸,两边意见都应该看

就服贸本身的利与弊,如果真的没有时间的人,还是想用懒人包的人,请参考两个版本的懒人包。郑秀玲教授的两岸服贸协议对我国的冲击分析懒人包:那些服贸反对者(故意)忘记告诉你的事 提出了对于服贸的利弊分析。


两岸服贸协议对我国的冲击分析 @郑秀玲 from Steven Tu


懒人包:那些服贸反对者(故意)忘记告诉你的事⋯ from weiyuchen01

尽管多数新闻指出台湾开放64项而中国开放80项产业,但若仅参考服贸文本及其附件,可以发现台湾开放项目为 86 项,中国为 58 项 (见表一,以WTO CPC分类进行计算,缺乏CPC者试情况记入)。其中台湾单方面开放商业服务 25 项及运输服务 7 项为主要差异来源。

然而,参照郑教授引用之诺贝尔奖得主 Joseph Stiglitz 观点中贸易协定对等的概念,我们必须检视高产值产业开放程度是否对等,例如当台湾开放批发零售业时,中国是否对等开放对其重要性相同之产业,而非开放项目。不能只看项目数字,而要看对应开放产业的重要性。

也许,该来点稍微深入的分析:

我先来检视大家较关心的批发零售(配销服务)、医疗(健康与社会服务)、运输、及金融服务。我的了解跟解读或许不能全面或完全正确,但希望能引起大家对实质内容的讨论。也欢迎有更多产业重要性资讯的人提供资料参考。分析的结果,希望能让大家思考:

  1. 服贸本身应不应该通过(不论程序正义)
  2. 若不通过应如何修正
  3. 若通过应如何建立配套措施

以批发零售来看,台湾在谈判中并未争取到对等的条件。台湾除特定产业 (批发:武器警械及军事用品、农产品市场交易法所称之农产品批发市场;零售:武器警械、军事用品、药局及药房) 外,全面开放中国进行跨境交付、境外消费及商业据点的建立。

 

反观中国,除境外消费完全开放外,在跨境交付仅开放邮购零售,商业据点的呈现也有 30 家以上则出资比例需低于65%的限制。至于经销,因中国已于 WTO 承诺开放而未列入服贸。

医疗产业

以医疗产业大家关心的医院来说,台湾除人才外流的可能性外,其实的确有争取到较优惠的条件。

台湾仅开放中国业者合资建立医院,且未持有台湾身分(含大陆人及外国人)担任董事席次不得超过1/3,另需1/3以上董事遇有台湾医事人员资格。中国则全面开放台湾于省会城市及直辖市建立独资医院,并可在全国独资设立其他医疗机构。至于人才外流的问题,则应以台湾国内制度面进行改善,避免台湾训练的医疗人才直接输出大陆。(但当然政府必须提出实质配套措施)

运输产业

运输产业的谈判中,台湾争取到的条件大致对等,不对等部份两边各有得失,令台湾单向开放。

以海运而言,台湾开放港埠、货柜集散等辅助性服务业,但限制商业据点的建立时,中国业者总持股需低于50%;中国则开放台湾在福建得独资设立港口装卸企业。以空运而言,两边共同开放空运服务之销售及行销,另台湾开放中国业者投资航空货物集散,比例不得高于10%。陆运而言,两国皆开放货物运输,台湾另开放小客车租赁、公路运输维修、转运站、公路桥梁隧道管理及停车场,其中公路桥梁隧道管理有50%股权上限及不具控制力的限制;中国则开放货运站独资、客运站合资(股权上限49%)、及货物运输的代理服务。

金融服务

金融服务上,台湾则争取到较优惠的条件。

中国开放台湾申请村镇银行、建立异地支行、及股权投资的机会,另开放设立占多数股权的基金管理公司及全牌照证券公司(上海、福建、深圳各一);台湾则开放中国银行投资台湾银行及金控,依照台湾金融机构型态有10%-20%不等的股权投资限制,另同意银联来台设立分支机构。

总体而言,服贸本身并非毒药,但也不会立即拯救台湾的经济。

虽然没有把台湾经济送给中国,但也无法真的占到中国便宜。在协助台湾签订不同经济协议,进入区域经济的同时,政府跟在野党可以加强以下几点

1) 提供更透明的管道跟方便的方法让我们能了解服贸的全盘利弊,相信一份好的协议会得到人民的认可 

2) 提出完整的配套措施,让被影响的企业、员工能完整了解如何改善企业,提升整体台湾产业竞争力(这是在野党最能发挥影响力的地方)

3) 建立制度化的协商机制,确保每一份协议都完整考量产业需求。

 

如果有人有相关想法,欢迎留言让我们讨论!我们相信现阶段越多的讨论以及钻研协议,越多的平衡报导,都有机会替台湾的明天开启更多美好的未来!

 

关于服贸,我们一起讨论
〉〉五问五答,反服贸公民说什么是民主
〉〉从洪仲丘到服贸:游行之后,为什么我们得不到公平正义?
〉〉3/19 立法院服贸现场走访:一堂真实上演的公民教育课
〉〉一夜不眠的台湾愤慨:反服贸黑箱的现场直击
〉〉台湾要末日了吗?写给台湾的十点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