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从去年开始,台湾人自主意识越来越抬头,我们越来越愿意走上街头,为了自己的未来奋战。但是在大大小小的抗议事件后,我们是否真的实践了我们的诉求?又或者,一次又一次尽管人民愤怒,这个国家的一切仍然毫无改变?想想洪仲丘案,再看看服贸,为什么集会游行抗议过后,我们得不到公平正义?(如果你想更了解服贸,请看我们的系列报导:一夜不眠的台湾愤慨,反黑箱服贸的现场直击五问五答,反服贸公民说什么是民主3/19 立法院服贸现场走访:一堂真实上演的公民教育课


从去年开始,因为某些原因,我看过大大小小的抗议事件,反核大游行、大埔、华光社区、甚至洪仲丘案,因为工作所以我都有恭逢其盛。

不久前才结束的反核大游行、还有现在正在沸沸扬扬的立法院反黑箱服贸,而这之间实在是不得不让我去思考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一切毫无用处?

记得上次洪仲丘案,集结了10万人到了现场,上了CNN和许多家国际媒体的版面,许多人哭喊这是台湾民主的历史性一刻,的确,回顾2013,公民联盟的那个眼睛和那个夜晚的确是最难忘的一个指标,但是然后呢?烟消云散。(那些2013年,台湾发生的事:2013年,你过得好吗?

而这并不是表示我们特别健忘,也不是我们都只有三分钟热度,只是为什么十万人的热情最后会变成一场空?因为政府没有任何回应。而我们也缺乏一个机制去制衡政府忽视我们。

回头看我这些年的路,我认为许多事情的发生的缘由,都跟制度有很大的关系。当然许多时候我们不能排除一个蠢人能够对整体造成多大的伤害,我们也很难屛除“人”本身对于制度的影响。

但一个相对完善的制度,却能提供我们相对好的结果。一个好的制度设计,能有效的鼓励“好”的行为发生的频率和强度,也能避免“坏”的行为发生的次数与强度。而人本身并不是一个多理性的动物(尽管我们崇尚理性的价值),人也许多时候并不明白它所做的选择背后的原因。

所以一个完善的制度就相当的重要。因为我们会在不知不觉当中被制度跟环境影响我们的思考和判断。人本来就贪心,如果我们又提供了一个鼓励他贪心的机会,他们只会越来越贪,而在心理层面上,他并不认为他们是错误的。

这就是汉娜鄂兰在《责任与判断》一书所说的“恶的平庸性”,犯下罪行的,往往不是罪恶的本源,而是一般人,在一个坏的制度(极权制度,或着以今天的角度来看,错误的民主制度)下作下了令人发指的事情。

服贸本身或许并不是罪恶,它的条文也有许多不尽合理之处,但令人难过的是这个案子通过的过程。


照片来源:Audrey Ko 

其实早在我去印度之前,去年八月多的时候(或更早),就有一派学者曾报导过服贸的弊端,包含说明会的杂乱、整个流程的混乱和许多厂商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过程几乎可以说是荒腔走板。

当时看到我只认为危险而荒谬,但我也期待在整个立法程序上能够将如此荒谬的东西给废止掉。

然后过了好一阵子,远通的事情也很让人脑中风,结果现在似乎也都毫无作为,我们只能坐视远通继续吸干我们用路人的钱,而他频频出包并没有任何惩处机制。着就传出服贸在迅雷不及掩耳的时间内迅速通过了,其实颇令人傻眼的。

傻眼的是,原来我们政府的制度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我们没有任何方法,也没有任何作为能够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今天会令人生气的并不是服贸本身,它只是众多稻草的其中一根,而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有没有下一根。

令人生气的是,我们对于这样情况的毫无能力与毫无作为。而居然没有任何一个合理的机制去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今天总统和执政党被鬼上身了,我们请不起乩童和道士,甚至连去哪里找他们都不知道,今天中华民国被鬼压床了,我们只能闭上眼睛却没有任何方法。这是怎么样的制度设计?

所以有许许多多人走上街头,他们愤怒,但是他们同时也毫无能力,因为我们缺乏制衡的管道,我们缺乏阻止这样事情发生的机制。这样的无力感并不是人数众多就能消除的,这样的无力感,需要有人引导他们,需要有方法有管道才能引发真正的改变,才能有真正的作为。


照片提供:Ken Yang 

我并不是一个专业的人,书念得也不多,我并不知道方法,也跟许多走上街头的人一样,我们愤怒,但是我们无助。

所以今天早上看到一群在野党的领头人物在跟着学生静坐的时候,我真的快脑中风。

如果要说中华民国里头有任何堪称“政治专业”的人,屛除大学教授以外,应该就是你们这些“政治人物”了。而今天你们放着你们的专业不做,跑去跟学生静坐,我们又不是付你们钱来让你们坐在这里的,不是付你们钱来陪我们一起演这场戏。我们付你们钱,是要你们提供你们的专业、你们的知识,甚至你们的经验来引导我们。

今天我们因为制度的不完美而无法阻止、制衡许多事情的发生,所以今天我们就需要有“专业”的人来引导我们如何在这样的情况下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我们长远的规划是什么?今天坐完,假设坐到礼拜五了,我们下一步是要做什么?下下一步呢?我们该要如何阻止往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十万人的洪仲丘案结束,然后就没了,热情还在,我们还是关心这个社会,但是我们没有知识,我们没有力量,我们不知道下一步该要怎么走。

诚然,中华民国的民主制度并不完美,也或许世界上并没有一个完美的制度,找不到,也不可能发生。但是我们有机会一步一步将制度往完美修正。我们无法阻止人性的堕落和险悪,但我们可以阻止让他们大量堕落的机会发生,而这样制度的修改,需要许多有经验的人共同参与研讨,需要我们各位“政治专业”的专家们引导我们完成这件事情。

我们要关心的是这场服贸,而我们更要关心的,是在这一切结束的时候,我们有没有办法,让同样的事情不再发生。说到底,我们都是愚蠢而且容易犯错的人,但我希望我们能够有提醒自己不再犯同样错误的能力。

昨夜看到了台北市的夜景,在光害下的城市看不见星星,却能看见陨落在世间的繁华星辰。我发现不管怎么样,我都热爱这个城市,我都热爱这个国家,我都热爱在这个城市当中繁忙、无助的追求一些小幸福的哪些人,我爱你你你,还有妳。

我不希望看见这个国家的陨落,我不希望看见我爱的人们脸上越来越没有希望。

天佑台湾,虽然我早认为苍天已死。

但是拜托,救救我们,救救自己。

 

关于台湾,下一步该怎么走?
〉〉台湾,该走还是该留
〉〉台湾要末日了吗?写给台湾的十点疑惑
〉〉3/19 立法院服贸现场走访:一堂真实上演的公民教育课
〉〉学会丹麦的六个幸福基因,台湾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