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在设计圈,你也许有可能没听过‘两个八月’,可是你一定听过爱马仕(Hermes),爱马仕素来就注重鼓励当地文化设计发展,今年春夏橱窗,爱马仕便邀请两个八月团队设计,他们对于细节的专注跟讲究引人瞩目,其对于环保的坚持,也屡屡出现在他们的设计作品中。我们这次也特别专访到其中一个八月---庄瑞豪(Owen),跟我们分享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左为卢袗云(Cloud),右为庄瑞豪(Owen)。摄于两个八月的工作室。


一听到‘两个八月’这个设计团队的名字,很自然的就会联想到八月炙热的夏天。充满热情,充满能量。当我们亲自访问他们,也觉得这个名字取的太好。不仅两个创办人庄瑞豪(Owen)和卢袗云(Cloud)都是八月出生的大男孩,‘两个八月’也在文字上隐约让人感受到某种双倍放大的丰沛能量跟火花。

一切都是一种选择

 

成立‘两个八月’对他们来说原来竟是一次一次的意外。Owen跟Cloud 在设计产业工作一段时间之后,赴日继续攻读。日本留学五年的经验,不仅让他们接受不同文化的洗礼跟刺激,更给了他们机会去思考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一开始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会回台湾成立一间设计工作室,当时毕业后也有进入日本设计公司工作的机会,但是Owen因为考虑到家人都在台湾,所以他最后选择回台湾,放弃进入日本当地设计公司。而另外一位同去日本念设计的朋友,毕业后则留在日本包装设计公司,从此他们就有不一样的人生轨迹了。‘其实我做了要回台湾的选择,我并不确定。但是人生其实都是一种选择,每种可能都是一种选项。不会有人知道每个选项最后的结果。’Owen 坚定地说着,所以做好每个选择之后,就好好做,就是了。

在去日本之前,Owen一直是个让老师头痛的学生,爱玩也有点懒,从来不准时交作业。直到他听到上课中油画老师跟他语重心长的说:‘如果你再不努力,有一天,你的才华会被埋没掉。’这句话对他来说,就是当头棒喝。‘那时候的感觉很复杂。因为好像真的有人肯定了解我的才华,也发现自己其实有多浪费时间。也才知道,我的作品是被期待的。’他的眼睛亮亮的闪烁着感谢地说。从此,他就是选择冲,选择拼,选择不认输。



着名的旋转咖啡杯和反战系列。 ‘两个八月’的作品素以细腻和丰沛的人文关怀着称。咖啡杯上利用镜射效果,投影出梦幻的旋转木马,每个人看到都会忍不住惊呼并感觉到游乐园的欢乐。反战系列,则缘起于一张中东战争照片的深刻反思。


跨界,原来也是种专业
 

看到‘两个八月’纯熟精致的作品,很难让人想像原来他们都是平面设计出身,而其实没有任何其他工业设计背景。现在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也是来自平面设计,再利用自己的能力去发展其他创作,除了每年固定会发表创作作品,更跨足于工业设计、空间设计。前一阵子,他们受邀参加大陆的70s80s新生代设计师展览,也让当地媒体、同业设计师惊讶--没想到平面设计师也可以这样跨领域发展。Owen说:‘但也因为学的是平面设计,所以有时候观点反而会不太一样,我们努力让我们的劣势变成优势。’

他们从来没想过有他们会这样跨界于产品设计与开发。一开始只是参加日本的创意设计展览,他们的作品一鸣惊人,不仅获奖连连,更奠立他们的系列商品基础。2006年,日本精工举办的重量级艺术展,更邀请两个八月为海外唯一的代表,其代表作‘旋转咖啡杯’便催生于这次展览。他们运用日本精工的‘轴承’产品,挖掘隐藏在生活中的旋转设计。

跨界,是辛苦的。这个咖啡杯轰动一时,但来自各国的订单,反而让‘两个八月’为了量产这个咖啡杯,费尽苦心。他们至少花了三年尝试错误(try error),他说:‘参展只需要做出少量的作品,但当需要把作品量产,才真正发现这有多难。’

因为讲究所有细节,瓷杯面要利用白金花纸制造出镜面效果,杯盘之间需要精密轴承,才能有旋转的效果,三年多来,他们就是不愿放弃尝试任何可能。面对这些年的挑战,他笑笑着说:‘我们没有工业设计的背景,所以很多东西、材料,都要做了之后才知道。也不是没想要放弃,可是就总想要再试一次。’跨界,有很多门槛,但是看见两个八月,才知道跨界其实也是一种专业,需要不放弃、不害怕的能力。



Owen 认真端详我们的名片,发掘设计背后的种种意义。

 

创作的背后
 

这些年来最开心的经验,就是看到每个作品完成的时候。两个八月的设计团队很不一样,当他们接到案子的时候,不是一人分不同的案子,而是工作室里的每个人都要参与所有讨论发想的过程。Owen谦虚的说:‘我们重视的是讨论发想的过程,而且我们从来就不是天才型的设计师,所以更要彼此激荡出新观点来创作,花心力与团队的每个人讨论,就像与客户讨论那样,反而可以更全面思考所有细节。’重要的是,团队里每个人都有机会让自己的作品被大家看见听见,他们就是不扼杀任何创意的可能。

问起两个八月团队最大的特质是什么,他不假思索的说‘热情跟正直。’热情对他们来说是创作的唯一可能,所有设计的核心就是要带给更多人生命的感动。他们从没有生命的动物园去反省人与自然与环保的议题、旋转咖啡杯带给人们童趣的喜悦和以某种安静的力量回应的反战系列,每一个作品都希望能够引起更多人的共鸣。‘我觉得设计师的工作,就是必须关心社会、关心这个世界正再发生的事。’Owen 很坚定的说,‘并透过作品说话,可以跟人、社会进行某种感动感化的过程。’

曾经他们刚从日本回来的时候,默默无名,没有人信任他们的实力能力。这几年来,他们没有放弃,反而因为那些挫折的经验,让自己更努力。靠的是口碑,靠的是努力,靠的是两个八月加乘的热情跟超越。Owen说他很喜欢保罗柯尔贺说的那句话:‘当你真心渴望一件事情的时候,全世界都会联合起来帮你完成的。’就是这样的真心渴望,让我们看到现在的他们,很不一样,很有感觉,很两个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