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开发国家的居民吃的玉米谷片还有大麦克汉堡,也许能解释为什么他们比起农业社会的居民,容易受病原的侵扰、免疫失调还有肠胃炎。

一项新的研究指出,住在非洲农业社会的人,和西方社会相比,体内有较健康的微生物菌落组成。这样的组成有助于他们抵抗开发国家中常见的肠道疾病。

 

人类的肠道里,居住了无数的微生物,这些微生物帮助我们消化及代谢我们所吃的食物,并协助免疫系统辨识病原体,保护我们免于肠道疾病。我们的祖先随着时间改变食性,肠道里的居民也跟着改变;大约一万年前,可以分解大量纤维食物的共生菌,在农业及畜牧出现后,转为能够消化动物蛋白质、醣类及淀粉的菌种。现代公共卫生及医疗技术,使我们面对不同于过去的菌种。

 

科学家假设,公卫和饮食的改变,使得开发国家的人民较容易感染肠道疾病及过胖,但至今尚无法解释原因。

 

义大利佛罗伦斯的一个小儿科肠胃科医师Paolo Lionetti的团队,比较西非Burkina Faso村落,及义大利的健康小孩粪便中的微生物组成。非洲的小孩,摄取较高的纤维及较低脂肪,可以反映出农业社会初期的饮食状况;而义大利的小孩则摄取一般西式的饮食;较少的纤维和较高的动物蛋白质、醣类、淀粉还有脂肪。

 

结果显示,西非的小孩有较多的菌种,而义大利的小孩又特别少Firmicute的菌种。过去的研究指出,有较多菌种但较少Firmicute菌种的人,倾向精瘦的体格;相反的组成则可能导致过胖。

 

此外,研究人员又从西非的小孩粪便中,找到了Prevotella、Xylanibacter 和 Treponema 三种菌种。这些菌种善于分解纤维并产生能够提供能量的短链脂肪,而过去也有研究指出,短链脂肪可以使肠道免于发炎,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食物中含有高纤的非洲社区里,很少听到有人得到这类疾病。

 

Lionetti提到,增加肠内微生物的多样性,还可以使免疫系统在辨识抗原时,较能对抗肠道病原体,而减少过敏原。这项研究显示了食物如何影响微生物的组成,作者建议可以改变一般的西方饮食习惯,使我们更健康。

 

史丹佛大学的免疫学家Justin Sonnenburg认为这篇研究定下了一些基础,未来可以测试来自不同环境的人,改变饮食后,微生物组成有多少改变。


 

资料来源:ScienceNews: Western Diet Tied to Intestinal Disease and Allergies [2 August 2010]

                                       


 

译者简介:责任翻译-逆旅

本文翻译发表于PanS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