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无论这个社会是不是有人对不起你,让我们先记在心上,“无论怎么走,无论怎么选择,每一个决定,请先对得起自己。”听听女人迷观察家怎么看待台湾社会现况,他想分享一个放弃中华民国国籍,申请日本国籍的学长故事给你。不是逃避,而是为了追寻自己更想要的未来!(同场加映:写给台湾的十点疑问


最近看着网路上的一些文章,说着现在的社会对不起台湾的年轻人,又或是年轻人太自怨自艾的抱怨这个社会,然后隔空开始互相回应与对谈,接着对于台湾的历史背景与现代进程进行分析,再找出为什么会有现在这般大环境下的原因。

我在看这类文章的当下,虽然总会觉得获益良多,对于过去与现在的社会状况更有些瞭解,但每每看完了这样的文章之后心里就会有一抹空虚,总觉得这种文章好像意义不大,毕竟不能以偏概全所有人的家庭背景,更无法统括每个年轻人心中对于成功的定义,要过怎么样的生活也本来就是由我们自己选择,于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学长的故事。

“我想我几年后应该会放弃中华民国国籍,然后申请日本国籍。”

眼前说着这句话的学长,今年三月刚要从日本大阪大学拿到他的双硕士学位,这是他自己申请了奖学金努力苦读后的成果,这几天他刚好从日本回台湾出差,如果不是出差的缘故还真的不知道何时才有办法在台湾见到他,学长还特别交代了不要张扬他回来的事情,怕时间太仓促来不及见所有的朋友。

我认识他已经七八年了,从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一个非常喜欢日本的人,喜欢的程度大概是在台湾跟日本在打棒球国际大赛的时候,会在日本队得分之际,在角落双手环抱胸前,然后露出一抹理所当然微笑的家伙(踹他一脚),基本上我觉得他根本就是投胎的时候走错了地方,才会出生在台湾。

于是我们开始说着彼此的近况,这段在日本求学期间,他还透过了日本单位申请到了义大利的实习机会,是有关世界粮食的 NGO (Non-Governmental Qrganization非政府组织),接着他继续说他的未来规划是希望能够去 WTO,WHO 这一类的国际组织去工作,只是这样的国际组织却往往不承认中华民国国籍,所以在不想以中国国籍加入的前提下,申请日本国籍对他来说是最方便的方式。

这不禁让想起了前阵子的张良伊事件,张良伊是一个跟我年纪一样大的年轻人,他以学生身份参与了联合国气候变迁会议而后创办了台湾气候联盟,在2012年时更是联合国主办单位选出的青年组织 YOUNGO 的南半球唯一青年代表,理应为台湾之光,年纪轻轻的他想为全球气候以及台湾发声,却因为他的国籍填写为“台湾,中国的一省”(Taiwan, Province of China)而涉及了台湾国籍定位问题,台湾媒体最喜欢模糊焦点,在台湾只注重几近可笑的政治环境,没有多少媒体关心这个青年做的事情所谓何事,只认真地专注于政治分化以及这个青年所做错之事,所有的舆论指向张良伊为叛国贼,只为了一己之名,却无力审视自己在国际政治环境的不利因素,也懒得分析张良伊在做这件事情的背后是为了什么事情在努力,造成了我们青年想要发声所要面对的困难重重。(同场加映:台湾不该只是个固步自封的海岛小国

(关于更多张良伊张良伊事件

于是我跟学长聊了许多关于张良伊事件跟学长自己本身经验的看法,于是也大概地整理了一下学长所说的话,

“到底是国家定位问题重要还是国际事务参与重要,这两者之间的选择,在国际政策领域中常被拿来讨论,在面对国际事务讨论时,一个国家代表是要顾虑到问题解决与否还是本国利益重要,就我而言,我会选择以解决全球问题为主。只要是全球性的问题,其问题及后果都是全球性,那么台湾自然而然就有涵盖在这样的全球问题之中。

我从小在一个传统家庭中长大,我很感谢家里的照顾,但也许只能说我在台湾没有遇到伯乐,我在台湾的期间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或是为谁而做,所以台湾对我来说就是我长大的土地,我只在乎我将来能做了什么,而不在乎我是哪国人或是哪个民族,但我还是不想拿大陆国籍(笑),只是即使我拿了日本国籍,我想我也不会以日本为傲,这只是因为台湾国际政治环境的不利因素而让我这么做,但其实也就因为台湾这种特殊的环境,让我有了地球人的概念,我们生下来就不能选国籍,那国籍就真的这么重要吗?我想这应该没有所谓绝对的对错,只是每个人看事情的角度不同而已。”

于是我继续与学长谈及了一定也有一些台湾的年轻人想做这些事情,只是没有办法有足够的动力,做到改变自己的国籍或是根本也不想改变国籍来做自己真的想做的事情,其实是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就显得有点可惜也有点无奈。学长继续说道,

“我觉得台湾在梦想这件事情好像出了点问题,如果做一份问卷问问身边的朋友,你的梦想是什么?应该很少人说得出来,台湾也没有一个让人去思考如何去实现一件事情的环境,我觉得我们还是小朋友的时候都很天真,总是想做什么就说什么。这就无关国籍问题,但是为什么在台湾,我们长愈大就愈做不到了呢?或是愈来愈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可能是遇到了挫折就裹足不前,也可能是因为周遭鼓励自己实现的环境不足,像我就很惊讶在日本的高中生就有很多的机会参与国际协助,我在这里就受到了不少启发。

我觉得台湾没有让人去思考如何实现一件事情的环境,很多都是事后论,问一个人为什么没有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会有很多事后的理由,那为什么不去一一解决呢?

我的梦想就是参与这些国际组织,替这个地球做些什么,台湾的政治环境没办法让我这么做,于是我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也许会受到很多人的责骂不谅解,但这就是我的梦想,我会勇敢去做,也谢谢你们这些同样追逐梦想的朋友,让我更有动力去实践。”

学长的情况也不过就是这个社会中的其中一个例子,在听完了学长的一番话之后,我仔细想想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会选择改变国籍,因为对我来说台湾这片土地是我扎根的地方,即使四处闯荡后终究还是要回到这片土地来。(选择与承担:你的人生想爬楼梯还是爬树

每个人都有为自己人生抉择的权利,也只有自己可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于是我告诉学长,不管他做了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他去实践他的梦想(虽然他冷冷地说即使我不支持,他也还是会这么做,讲这话跟帮日本队加油一样可恶),虽然有点老套,但我想我们都相信“有梦最美,筑梦踏实”这件事。(对自己的人生负责,20岁后你该学会的15件人生大事

这可能也只是一篇空虚的文章,我们不是什么大企业家的老板,也不是学富五车的学者,我们只是个还有梦想的孩子,但也确实不需要大人们向我们道歉,我们自己的人生本来就该对自己负责任,最近才看了一部影片,影片里说,谁说人生是就像是一场马拉松?有多少人就会有多少可能,路线不只一个,终点也不只一个,跌倒失败了没关系,多绕了一点路也无所谓,就勇敢脱离正轨好好走自己的人生吧。

也许台湾现在的环境有时候会让人感到有点无奈,但光是抱怨好像也没办法解决这件事,至于你问我该怎么做,我其实也不知道,但你真的需要我或是那些文章来告诉你怎么做的话这就不是你自己的人生了,你的梦想如果是跟学长一样让自己走向世界,又或是像张良伊想让世界看见台湾,或是就只是简简单单的过生活也没有不好,诚挚地送给大家一句一位学姊告诉过我的话,We live on goals. 

我们都是因为有了目标而勇敢地往前进。(同场加映:给自己一个理由,勇敢追求吧

 

 

走一遭,你不会错过的是自己的人生
〉〉人生无常,不做这七件事就等着后悔
〉〉他们,就是比台湾人更懂得享受生活
〉〉为什么 MIT Sloan MBA 只录取一个台湾人?
〉〉哈佛女孩的烘培梦  张柔安 Joanne Chang 
〉〉女人三十岁前的梦想与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