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自从西蒙波娃说了那么一句:“我们并非生而为女人,我们是成为了女人。”我们更开始反思身为一个女人的脆弱与美丽。而或许当我们拿男人的尺往自己身上量,其实忽略了女性真正无法取代的力量和价值。亲爱的你,停下脚步,回过头,我们不需要向世界证明什么,女性独有的力量一直在我们身上。(同场加映:年度女人智慧语录,我们都是妳的力量


就算西蒙波娃再世,我想她也会承认,现代社会的女性们仍然积极奋斗着在证明什么,更糟的像是只能往前冲的前线士兵,不能弃械投降又无路可退。

去年脸书营运长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出的‘挺身而进’(Lean In)这本书,鼓励女性毫无畏惧地在商业世界里扮演更积极的角色,在职场上争取更高职位或发言权,也在哈佛的演讲中提及社会里隐性的男女升迁比例问题,并以自身为例分享实战经验,我还记得北一女中还特地开了视讯邀请桑伯格与她们对谈。(来看看那场对谈:挺身而进!雪柔桑德伯格与台湾的跨世代对谈

然而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向这个世界(或者是男人)证明什么?我们当然想要肯定自己的价值,但难道所有女性想争取的价值都是一样吗?究竟高阶主管里女性比例少的现象,来自于自我设限还是那是大部分女性最后做出的选择?我们向着空气中挑战的眼光挥拳,然后把自己弄得疲累不堪?

事实上女性的肩膀从未随着女权意识抬头而减轻,我们反而为了想证明自己‘也可以’,揽了更多工作和责任—要顾家、生育、教养孩子、还要分担家计…..这个世界并没有因为妳分担家计而觉得男人也应该花时间带小孩。不可否认,相对于某些回教国家的女性,我们现在可以投票、可以自由展现身体、可以参与政治都是过往累积的革命成果,但也许真正阻碍我们继续挺身而进的,却是自己未曾明朗的心。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都要成为全职家庭主妇,的确也有很多女性喜欢并享受职场工作,只是我们不该消抹其他选项的价值。事实上许多社会问题源自于家庭,而女性的特质向来是稳定家庭的重要力量;我们敏感、细腻、包容、韧性,单身时温暖伴侣,走入家庭更是为母则强。现实经济绝对是幸福的关键之一,但是当我们拿捏平衡时,千万别只为了证明什么而死命地往职场冲锋陷阵,因为女性能发挥的力量绝对不单有一个面向。(听她怎么说:身为女人的选择

我们其实有非常多的案例可以参考。在欧洲,大家最不敢轻视的意见就是由妈妈们联合起来的各种团体(有点类似台湾的主妇联盟)。她们积极参与社会议题、关心食衣住行育乐,扮演政党之外的监督力量,为的就是给自己和下一代更好的永续环境;更别提许多共学、自学团体主要成员都是女性,她们关心教育也亲身实践,影响力深入每个家庭与学校。

就连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爱丽斯孟若(Alice Munro),她没有各类丰功伟业,没有游历四国的显赫经验,但身为一个爱写作的家庭主妇,单凭她的观察、同理心和天分,影响力也未曾减少。

英国铁娘子柴契尔夫人,倒是开启我们另一种省思。她在男性为主的政治领域里叱吒风云,但她也牺牲我们看不见的所有家庭与人际关系,直到她过世后才一一浮现出来。我没有否认事业家庭都能‘兼顾’的例子,但两边都完美的女超人毕竟不多,而‘兼顾’绝对需要更多经济实力支撑,最重要的是也没人告诉妳兼顾就是代表没有遗憾的均衡。(同场加映:铁娘子 Iron Woman 柴契尔夫人的荣枯一生

我们拿男人的尺往自己身上量,忽略了女性真正无法取代的力量和价值;我们若需要别人给的相对位置肯定自己,那么给我们再多权利都无法享受自由。

创造另一把量尺!挺身而进前,选好妳的战场,一个能发挥妳最大价值的战场;不为谁的评价,而是为自己想维护的某些人、某些价值而战,那么妳就是名垂千古的战士了。

 

写给女人,写给妳,女人节快乐
〉〉永不重返爱情与婚姻:〖落跑新娘〗与落跑的女性主义    
〉〉穿着 Prada 的教授:美国学术圈的时尚生死斗
〉〉学会失败就成功,看六个成功女性的故事
〉〉女人的腋下不自由
〉〉2014 年女人可以活得多不一样?让他们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