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我们总说“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但仔细想想父母喜欢的路,不见得是孩子想走的路,而孩子不该做父母的复制品,用来完成父母年轻时未竟的心愿。其实我们没有任何权利去决定一个人的生命走向,即便是
孩子,他有他自己的方向,我们能做的是爱他支持他引导,也从他们的身上,学到我们一直以来都还不会的事。快来听听丁宁做妈妈后,最深的体悟。(同场加映:从老外父亲身上看到的四点长处


尊重孩子!取决于你希望你跟孩子是什么样的关系。

前几天有个新闻,小提琴家陈美出现在这次冬季奥运滑雪代表队,她说她小时候同时学习小提琴与滑雪,她深爱这两者,但她母亲发现她在小提琴上的天赋后,禁止她从事任何可能会伤害到双手的活动,她在她21岁时开除了同时身为她经纪人的母亲,之后8年没见到她母亲一面,今年35岁的她带着对滑雪的喜爱与天份,用他父亲的姓氏,只经过2个月的正式训练,就代表美国队去参冬季奥运了,在一次访谈中她提到与母亲的关系:“我受够了那种情绪的牢笼与压迫,我甚至20岁之前都没单独走过马路!”

我听得出来她的愤怒,不被尊重的愤怒。

没有人可以在不被尊重的状况下活得开心,即便是小孩子。

旧式东方人教养孩子的模式,充满了不尊重,从“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到“父母命难违”,夸张到指腹为婚,不断跟我们说父母有多辛苦,所以我们一定要听话,不听就是不孝,不孝问题就大了,以前我也是如此认为,所以我不顶嘴,但常常是你们说你的我做我的,我不太跟父母聊真心话,我只选择说他们喜欢听的或是不让他们担心的,当然,那时他们也不太了解我。

这是大多人与父母的关系,最亲近的陌生人。

在跟随我的启蒙老师 Tara 学习瑜珈的时候,她说,你跟母亲的关系等于你跟感情的关系,你跟父亲的关系是你跟金钱的关系,我听了头大,但仔细思考真的也是,我不相信爱情,我不信如果我没了这些外在条件他们会爱我,我同样不相信我母亲会无条件爱我,所以我很努力想红想赚钱给她,我跟我父亲疏离,很难聊天,很少接触,我内在是缺乏父爱的,但却装作我不需要,我跟金钱关系也是如此,于是,我花了好几年从新修复我跟父母的关系,现在我能轻松跟我母亲说“不!这不适合我”,跟父亲无所不聊,我很享受这样的亲近父母亲。(感动推荐:面对只活十天的小生命,这对爸妈决定这么做...

有了孩子后我更相信,无论孩子长的是圆是方,父母亲的爱就是无条件的,但要尊重一个小不隆咚,什么事都要你来帮忙的小东西真是个大学问。

我必须承认我一开始是那种“我说了算”的霸道母亲,可能有一点点遗传,因为我妈很严厉,有一次 Audrey 一岁多时,我喂她吃饭,但她那天很“番”,我想跟我妈妈在有关系,我生气到将餐椅搬到房间关上门,就是一付“老娘跟你拼了”的架势,要她搞清楚,我才是老大!那天我俩当然都很不开心,她哭翻我气翻,我妈在外面难过翻,事后我想了一下,我不可能每餐都跟她这样拼,我会先疯掉,再者我想,如果我是她,也许我今天就是真的吃不下或不想吃,但有人逼我吃我会怎样…..我突然懂了,我要将些事情转换立场来思考,我才能做出不伤害彼此的决定。

而在那时之前,Audrey比较爱黏她爸,可能是跟着我总没啥好事。

但我也知道不能事事尊重或顺着她,如果一切没规矩,就像进入迷宫或糖果屋,会无所适从,到底要吃哪一个或走哪里,反而会增加孩子的焦虑与无法自律,所以,我需要的只是建立指示牌, 但不需要牵着她走。(亲密是教养的起点,教孩子好好“玩”

我给她的规则很简单,好好吃好好睡好好玩。

不吃饭,就饿到下一餐,没水果没糖果没卡通,我不逼她吃;该睡觉时不睡吵闹,就起来罚站,不要睡;玩耍时要躺在沙堆趴在地上随便她,除非太危险我绝不干涉,反正回家全身换掉就好,所以她不太跟我争执,我说回家她就跟我走了,包括在选择才艺课程时,也以她喜爱为主,试上过课后我会持续问她几天她喜不喜欢,喜欢再上,不喜欢就不要了。

但马修就显得很紧张很多,例如,以前我走在马路上也会牵紧她的手,深怕她突然爆冲,但有一次我看到个大概两岁多的外国小女孩自己走在前头,后面是妈推着婴儿车,最后面是爸爸,在仁爱路上,大家都好轻松悠闲,我想如果是马修绝对会抓紧 Audrey的手搞得很紧绷,于是我决定要效法,我要当个悠闲的妈,我严肃的跟 Audrey 说,过马路要牵爸妈的手,一过马路就可以放开了,她开心死了,每当要过马路她会自己牵住我的手,一过立刻狂奔进公园玩,我设定规矩,她来遵守,她喜欢的,我不干涉,所以她不太跟我吵,她知道我说不就是不,所以她越来越爱黏我,但马修依然喜欢随时随地牵着她的手。(外国的他们怎么教孩子:法国式教养让父母好轻松,孩子好快乐

当我第二次怀孕开始,我花很长时间跟马修讨论这件事。

我提醒他,孩子要爱跟你,你才能减轻我的工作,否则我怀孕她又黏着我会很累,Audrey 有着我的性格在,是不能被强迫的,她不会妥协就会搞得你生气她愤怒,何必呀?例如有一次我们去逛跳蚤市场,刚开始我牵着她,但她发现很多东西很有趣就松开手跑去看,我跟在她身后,只是提醒她要小心不要弄坏,但后来马修就坚持要牵住她的手,他说:“我是父亲,她要跟着我!”Audrey不断哭着甩掉他的手跑到我这里来,说要妈咪,于是马修更生气,他觉得有损父亲的威严。

“有时你要跟着她,不然干嘛带她出来,她会很无聊耶!小孩对什么都好奇很正常,而且她也要学习小心碰触东西啊!”我气着说。回到家我们聊了一下。

“你希望她对父亲的记忆是什么?是一直说不要摸不要碰不要做的印象,还是支持她,给她依靠给她自由的父亲?如果你一直要“坚守”父亲的权威,她只会反抗你并且越来越黏我,我只会越来越累,更别说你要帮我负担些什么了,因为她不想跟着你呀!又不好玩。”

我只能说马修真的很爱我们,他慢慢在调整他自己,只为能让我更轻松,让女儿想黏他,我常觉得好老公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你沟通争取来的。

但尊重是双方的,即便孩子小,也要学会尊重他人。同时我也跟 Audrey 订些“有关于我”的规矩,例如,我的化妆品不能玩,我的抽屉不要自己开,我写作时不要吵我,讲电话时不要大声跟我说话….等,不然,“妈会变恐龙”,变了恐龙就会不想理妳照顾妳跟妳说话,刚开始她不懂,我就用拿走她心爱的玩具或她在看卡通我挡住画面比喻给她听,她就理解了。

尊重必须从小开始建立,有空间就会有想法,才会有主导自己人生的能力,我们也不会变成虎妈或虎爸,或期待孩子来荣耀你,让他人生在被剥夺主导权之下,成了个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人,或沉溺于受害者的角色。(推荐阅读:教孩子从小好好写字,为自己负责

孩子不是父母的复制品或是来完成父母未完成的心愿,我们没有这个权力来掌控孩子的人生去向,我觉得父母的责任只是,爱她支持她,教养她引导他,希望在她迷惘时第一个会想到我们,相信我们的智慧能帮他渡过难关,同时在里面学习更多功课,跟随着孩子继续成长,这样我们的人生才会不断升等,才不浪费有这个机会成为父母亲。

●三阶段呼吸法

在教授孕妇瑜珈的过程,学生生产完的回应,都是说腿力与呼吸法对她们在生产的过程帮助很大,于是,是时候练习呼吸法了。

在瑜珈的呼吸法里,都是鼻子吸气鼻子吐气,除非有特别的需求,当你用鼻子进出时,一来可以确实将氧气带进脑部,只要脑子充满氧气,情绪就会镇定,身体全身的肌肉都是活跃有弹性的,器官都能维持正常运作,二来,鼻孔里的鼻毛可以过滤灰尘,同时有掌控呼吸速度与容量的功能。

而这个呼吸法也可以让孕妇或一般练习者,放松肩颈,日渐变大的腹部会往上压迫胃与胸腔,让孕妇呼吸困难,这呼吸法也能帮助推开横隔膜,增加胸腔呼吸的空间与容量。

1,坐在一个舒服的位置,或是瑜珈砖上面,坐骨往下推,胸口往上延长拉直脊椎,但不要将肋骨往前推。

2.双手来到腰部,四指并在前大拇指在后,肩膀放松,吸气八拍吐气八拍,做八回合后,放松手,休息几个呼吸。(1210167)

3.双手张开后弯曲手肘,将大拇指放在腋窝里,四指紧并,肩膀放松,吸气八拍吐气八拍,八回合后,放松手,休息几个呼吸。(1210169)

4.双手臂先来到耳朵旁,弯曲手肘将手掌交叠贴在肩胛骨中间或颈部后。肩膀放松,吸气八拍吐气八拍,六回合后,放松手,安静的检查一下现在呼吸的感觉。

 

一起回顾,那些孩子教我的事
〉〉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课 第一课 相信
〉〉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课 第二课 放下
〉〉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课 第三课 不比较
〉〉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课 第四课 接受改变
〉〉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课 第五课 接受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