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这是 womany 一月的女孩来信分享第一次心情,也很适合在二月和大家分享。爱情里,是两个人,但有时候在一起的对象,却让我们老觉得是自己一个人。你们也曾有过这样的心情吗?还好在这里,我们能聚在一起,不是孤单的,能够一起牵着手,再看看这个充满爱的世界。(同场加映:上传照片和世界分享爱


这是我第一次跟偶像在一起,此偶像指的不单只是报章杂志上看的那些明星,有时人也会迷恋一些在自己领域拥有一番成就地位声望的社会人士。

大学要毕业的那年因为工作关系认识了L,他是整个工作团队的负责人,每个人都臣服于他。幽默风趣并且有效率的领导着大家,虽然我的职位离他很远,可是我还是有被他照顾到的感觉。

我们团队工作结束之后他开始约我,我受宠若惊,他开车带我到处去玩,很快速的我们相恋了,只花了两个月,这是我人生最冒险的决定也是最短暂的观察期,因为我以前是一个观察期长达一年以上谨慎小心型的女生,就算我很喜欢一个人我也不轻易跟别人在一起,因为给了承诺就要认真对待,所以没有把握的话我不轻易点头。

我们的恋情迅速展开,每个阶段都进展的很快速,我开始认识他周遭五光十色的人和生活,他带着娇小的我羞怯的跟这些公司的大老板、制作人、创作才子、音乐人….一一打招呼,我没有想过有天会跟这些翻开报纸才看得到的人同桌吃饭甚至在他的家里玩,我觉得我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大部分的时候他都非常非常忙,要出国要工作要开会有好多的事让他没有时间陪我。常常得独处学着自己解决问题,也没有对象闹脾气,更不可能对远在时差十几小时工作的他说一些任性的话。我永远都只能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笑盈盈的叫他工作加油要记得吃饭要照顾好自己,他就会说我就喜欢看你这样笑笑的,很漂亮。因为他控制欲很强,所以我跟以前的友人也都没什么连络,我常常为了等他工作结束半夜一个人在外面乱晃,这时都会觉得,爱情明明就是两个人为什么我永远都只有我一个人。

一阵子过去,我深刻感受到他在爱情里是一个自私的大男人,跟工作面面俱到的他判若两人。

在职场习惯了呼风唤雨,他对我不但独裁而且只考虑自己。半夜他收工了想见我,一通电话来:你现在搭计程车来找我,我帮你付钱。我平日在外地念书,他半夜心情不好,一通电话来:你现在收行李明天早上搭最早的高铁回来,我去高铁站接你,车票我出。他有起床气,我早上要是先醒过来也不能出房间去上厕所也不能摇醒他,因为他觉得开关门跟灯的声音会让他睡眠品质变差,他平常工作这么忙难得能睡个好觉怎能被我打扰,不然铁定大声吼我。我带他去吃饭,要是吃到不合胃口的,他就当着店家摔我筷子说他不吃了,我就只能用眼泪搅和着路人诧异的目光尽速离开,放弃我想吃的食物。

一天,我的猫弄坏了他的东西,我先关心了我的猫是否受伤,他当场气炸,狠狠推了我一把,对我又吼又叫,我真的吓到了,因为我只是本能的先检查小猫,毕竟东西坏了可以再买,孩子受伤可是大事。动手大概是我内心的底线,一直以来我容忍生活中每件不合理又痛苦的规定跟要求,但现在我觉得一个会动手的男人我到底还能期待他给我怎样的生活呢?

可是我居然没有离开他,他说他需要我不能没有我,我嘴巴坚持分开,但还是任由他对我予取予求。名义上我们分手了,可是我们还是跟以往一样的相处,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对我不理不睬了,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是我相信他嘴上说的还是一样爱我,所以还是继续付出。一天,他说他急需现金可是,因为他户头的钱之后要干吗干吗所以先不能用,当场我领了两万块给他,没有问用途,然后他继续对我不理不睬,一个月后我回到台北,从共同的朋友那里得知他交了新女友,那笔钱是为了讨新欢开心的花费。(同场加映:丑陋的爱情之爱一点也不单纯

我终于明白自己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女人,我成了自己最看不起的瞎妹。我很愤怒但是全身冰冷尤其是我的心。不甘心的情绪蔓延着我的痛苦,我把这悲愤的力量变成了我的毕业制作,我花了毕生所有心血来完成,藉此忘掉我难堪的残局。而且我绝对要让他后悔,我上健身房,我去按摩,我极尽一切的让自己变得更美好过得更好把之前的委屈都补回来。(推荐阅读:爱情里,不只有一个人

他从我的偶像变成我唾弃的对象,而我从一个可悲的女人变成一个懂得感恩珍惜的女人。

至今都很感谢他,让我理性的思考爱的样貌应该是什么样子,也让我在之后遇到懂得珍惜我的人我能分外的感恩,现在我能自在的做自己跟我喜欢的人相处我也不用卑微的委曲求全,不喜欢的事我会告诉对方我不愿意也不喜欢,我要是在忙我也会表明现在抽不出身,重视我的人自然能体谅跟包容。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跟偶像在一起,像个闹剧,不过我快速的成长变成更好的人,谢谢曾经这样糟蹋我的你。

2014.1.15. 3:55p.m Viney

 

那些第一次的爱恨缱绻
〉〉第一次恋爱,第一次放手
〉〉第一次一见钟情,第一次放弃你
〉〉第一次的爱情,第一次喜欢女生
〉〉生命里爱恋的第一个对象,该是自己
〉〉丑陋的爱情之飞蛾扑火

哪个人,没有过爱情问题?我们在爱情问题专栏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