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nnie Li 谈远距离恋爱,她说,远距离恋爱里头,参杂了所有美好与残缺的聚合物,难受也难忘。

 

 

远距离恋爱的爱之所以为爱,是因为他是所有美好与残缺的聚合物

电脑又传来最熟悉也最令人紧张的Skype铃声,马上把刚刚在做的事情抛到脑后,冲到到电脑前面急忙的按下视讯通话键。我想这样的画面,远距离恋人们并不陌生,是个几乎每天都要上演的戏码。(同场加映:万年不败的约会潜规则:远距离怎么办?

“唉!你其实蛮厉害的,那么远好辛苦喔!”

不管走到哪,身旁人们的总是给着这样的评价。而谁不希望有个可以随传随到的另一半,喜悦可以马上与对方分享一起开怀,而难过可以马上有个肩膀可以靠,但就是自找的“爱到卡惨死”。


还记得,两年前我在台湾你在新加坡,我们叮叮咚咚暧昧的敲着电脑键盘每天交换邮件,我写到:“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他回答:“太远了,我觉得我没办法。”直到他第二次来到台湾,我说:“你不觉得在一起很舒服很开心吗?我们在一起好吗?”他想了一想点点头。从那一刻起我们展开了远距离童话故事,同时也是我第一次的爱恋。(推荐阅读:爱自己第二步,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

第一个月,想念几乎侵蚀了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想他想得心很疼,似乎到哪都可以看到我们曾今走在某条道路上的幻影,每天独自在暗夜里哭泣,直到听到 skype 的铃声欣喜若狂,挂完电话又回到寂寞。

第二个月,我想他想得好累,但我觉得我不能在这样哭下去了,好像随时都需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止住泪水,鼻头就好像被灌满了没有甜味的柠檬汁,晚上的视讯时间成了唯一的快乐。

每次,只要切下电话,就好像切掉我们之间所有的连系,难分难舍,有好几个月我甚至以为我们就快要到了尽头。我问我自己:“恋爱是这么辛苦的事情吗?”我问着,但对于第一次的爱情,无从比较,也许是这个无从比较,让我很快就习惯没有他在身边的感觉。(习惯没有你在身边,一个人也很快乐不代表拒绝爱情


 

渐渐的,倒数着下一次我们两见面的时间成了每天的乐趣,而计画着下次要在哪儿见面也成为爱旅行的我们最兴奋得一个部分。

 

第三次他来台湾,那次是专程来看我,虽然只短短的相处了两星期;后来我们约在巴黎歌剧院前见面,成为最浪漫的旅行回忆,就算是因祸得福,让我有了一个一直梦想的旅行机会;再接着,我飞到德国与他一起生活了一阵子,是让我们更了解彼此的同居时光;那次在我旅行欧洲的途中我们相约苏黎世,好像我们在上演着北京遇上西雅图,一起制造了好多回忆的节点和一个又一个象征性的地标;直到我搬到伦敦,他飞来陪我度过圣诞节,现在他飞到上海念 MBA,不知道下次我们会在哪里、又是什么时候会再见呢?

 

 

不断存着我们见面的机票钱,似乎也成为让彼此更努力生活着的动力,好像人的潜力是这么的无限,当你需要得更多,你就拿得到更多!


初恋,听说酸酸的甜甜的,就像一块覆盆莓蛋糕。但远距离初恋,我说他是一块70%黑巧克力,苦苦的,微甜,一吃下去妳不是很喜欢,但滑入喉咙的香气,是这么迷人有深度。

我算了一算我们下次的见面至少要在半年以后,我说:“太久了,我会发疯”

 

他温柔的说着:“因为如此,我们更懂得珍惜与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