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你跳过探戈吗?有人曾说过探戈是给相爱的爱侣跳的,因为得贴着对方的心跳,顺着另一个人的脉动,舞进音乐里头,这样的舞没有默契是做不来的。其实恋爱的过程何尝不也像在跳舞呢?我们在人海里寻寻觅觅,只为找到那个能和我们心跳相依的灵魂舞伴,来听听 womany 来自香港的驻站作家汪子的分享。


有什么被这更性感-妳和他来一支探戈?就在众人的目光中,妳只定晴看着他,双腿与他交缠,轻轻的勾着他脚踝位置,再顺着舞步,将身躯倚在他身上,腰肢随着他的脚步款摆,那样的热情与倾心,只为眼前一人。

有人称探戈是“舞池上的性爱”,的确。所以在不同的探戈工作坊上,大家也会先喝点酒热热身,因为接下来的舞蹈,除了自己的舞伴,也会跟别人跳。只是在我心中,探戈的最佳演绎方法,还是与心中最重视的人,以缠绵的姿态跃出只属你俩的步伐。

探戈从来都不是一种存在着距离感的舞蹈,音乐响起,妳的脸庞贴着他的,他的呼吸就在妳鬓边,轻轻地,跟着乐曲或重或轻地一同奏着;扭动的每一刻是双方身躯的相溶,他扬展手臂,将妳拉开的一瞬,彷佛是割走身体一部分的痛楚。妳旋一下,他屈起单膝迎接妳挨近的娇柔胴体,无论如何,两人的手心依然紧贴,像铭下生死不离的盟誓。妳扬起顽皮的笑容,高跟鞋在他的双腿中间穿过,划开他双脚的距离…舞毕,妳的喘气声与他的交融-来啊,谁敢说这不是一场抵死的缠绵与极致的欢愉?

我曾经上过一次探戈课,经验却不是美好的。我与他,原来都不习惯,那样的缠绵相贴。我总是执意拉开彼此的距离,也接受不了与他耳鬓厮磨的感受-欢好并不是难事,只是我们跳不了一支探戈,一支也不行。(同场加映:现代舞蹈皇后 碧娜 鲍许 Pina Baush

老师传来讯息,问“上课感觉如何?想继续学下去吗?”我看看身边呼呼大睡的他,关掉手机。

是什么原因呢,他那样地爱我,我们却连一支探戈也完成不了。我记得他说过的“你啊,跟着我,不要反带着我可好?”我一直都在想,原来是我不适合。

我放弃了那样地令我心醉的舞蹈,直至我看到这段来自电影“爱,随心所欲”的片段。女主角向丈夫邀舞,刚刚得知妻子于美国曾经的丑闻令他推却了-那是怎样的难堪,被自己的丈夫在众人面前拒绝。这时,丈夫的父亲,也就是 Colin Firth 走出,向她伸出手,在旁人眼中,与拯救者无异是吧。

可是当音乐响起,他们踏出第一步,妳才会知道,到底是谁成为了拯救者-电影中的 Larita,以一个美国寡妇的身份嫁入英国传统家庭,彼此的文化差异与不了解让她喘不过气;只是让她真正出走的,不是因为种种的奇异目光,而是因为她不能做最原始的自己。

婆婆的不了解,小姑们的排挤,旁人的非议,她也可以容忍;可是她的丈夫,那样地曾经不顾一切娶她的男人,却在众人窃窃私语时,拒绝她并遗下她在舞池中央、人群的中心。

她转过身来,看见公公-那是一个曾经也热情如火,只是被世事、战争磨练得世故圆滑的男人;最初两人的脸庞相贴,也不过是舞蹈的要求而已。慢慢地,她款摆着腰肢,展开自己的胴体,双脚或前或后之间,她的微笑,其实是最甜蜜的邀请,“来吧,让你最真实的我,与我共舞”。

她带领着他,以肢体及笑容鼓励他带领自己的舞步,跳出自己主宰的步伐。她的舞姿,打开了他紧闭以久的心与身。只有投入情感,才能在人群之中,以情侣的姿态摇摆。

我想起他的一句,“你啊,跟着我,不要反带着我可好?”我以为是自己的问题,却没想到,是因为我们都不能磨合出两人间最亲密的步伐。探戈的传统,的确是由男方作主动,可是看完了片段我才发现,只要二人心灵相通,谁领舞谁作主,不是最重要。我们的焦点,从一开始就错了。(学习,从一个人的精彩到两个人的圆满

我需要的,不是一个关系中的领袖,不是权威性的指导,不是全面依赖的对象,而是一个即使我被围剿,你也甘愿与我起舞,一同感受彼此脚下步伐,并且无论如何,也不放开我手心的伴侣。

我决定了,重新整理自己的时间表,开始我的探戈课。有人会问,妳身边没有人,怎样跳下去呢?

亲爱的,看看片段吧-被丈夫难堪的拒绝后,Larita 本就打算自己一个完成这支舞。不必害怕尴尬与悲伤,与之共存吧。只要妳迈开脚步,妳就会找到自己的曲子,跳下去,妳的舞伴就在不远处。(也记得,不合脚的鞋,放下吧

 

写给所有曾经受过伤的我们
〉〉妳不是爱不了,而是不想再受伤
〉〉给我一个理由忘记
〉〉为什么失去了,还要被惩罚?
〉〉你真正该放下的,不是他
〉〉一辈子都亲密不了的恋人关系

感情问题专栏里头,和我们聊聊你的大小恋爱心事

图片来源:“爱,随心所欲”电影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