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说到从女孩变成女人,你会想到什么事情呢?目前在 womany 担任行销小帮手的阿幻说是第一次的月经来潮,让她更正视了自己身为女孩子的身体。而尽管早已在心里盘演过上千次,正在发生时,也还是措手不及。还记得那个月经刚来潮的你吗?有点困扰,有点不知所措,搔着头的你,其实每个第一次,也都是这样子的心情呢!(来看看更多人的第一次故事



人生有很多时候,我们常以为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了,但其实好像什么也没准备好。我们害怕,担忧,但也因此那时的我们那么的小心翼翼,多怕我们的第一次会因为任何的疏忽而破碎。

第一次,潮红来袭

或许是因为每个月都会迎接它的到来,体会它到来的一切副作用-毫无预警的冒痘疼痛到冷汗连连的蜷曲,连续好几天的强烈晕眩感,有阵子我几乎将它的存在当成一个自然而必须经历的过程,麻木的经历它,不在这段时间特别照顾自己的身体,放弃理解它发出的每一道警讯。

完全忘记当初我是如何害怕而谨慎的面对这时候的每个反应,呵护身体如瑰宝,丝毫不敢怠慢。

但在看到了“第一次”这个主题时,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景象,却是那个因为初潮来袭,而在浴室里不知所措的十四岁的我。那时的我,天真的觉得自己已经看过、并在心中模拟过无数次,书上描写潮红来袭的种种可能状况,也在健康教育课上好好的学过如何面对初潮的降临,怎么可能无法应付它的来袭?

但当它真的发生的那一刹那,我几乎是呆愣着不知该如何是好,所有常识、步骤像是被真空抽离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只能羞赧的向仍在厨房中忙碌的母亲呼救,请求她协助我处理这个带着铁锈味的尴尬状况。

在接下来的那几天,我几乎是时刻担心害怕的记录着自己身体的变化,一下课便立即飞奔回家把所有的疑惑往网路和书上倾到,只求务必知道那是否是“大家也都会发生的”。(推荐给妳:误会大了!破解 10 个生理期迷思!

对十四岁的我来说,那是多么重要的一个时刻啊,虽不至于像红楼梦里的黛玉般得办了几桌酒席还叫戏班子来唱戏,但我清楚的知道我就这样“蜕变”了-至少对自己有着“女孩子的身体”这件事有个比较明确的感受。

而现在的我似乎因为忙碌,而忘记了十四岁时把潮红视为当月最重要的事的强烈感受。 忘记了该好好面对潮红时期,忘记聆听身体发出的每个细微需求,忘记,对自己好一点它不应该是件困难的事,而且也一定有办法变得简单。

记起了这样的心情,现在 womany 正在做的‘小红盒’也是希望每个女孩都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希望即便在忙碌之余,女孩们也能不费力的把每个月最艰难的时光变成很美好的日子。

每一个亲手包装的盒子里,都有最深、最满但最简单的心意:“你值得多爱自己一点。”透过第一次,我想起了小小的我的慌恐和烦恼,也提醒我重拾爱自己这个一辈子的任务。

望我们永远记得呵护自己,如初潮来袭时。

 

潮红来袭,我们可以这样更爱自己!
〉〉抢救手脚冰冷!改善低体温的 10 种方法
〉〉五个生理期饮食关键,让妳美丽翻倍
〉〉小红盒,陪妳对抗月经来时的坏情绪

图片:来源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