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过许芳宜的舞蹈吗?这个被誉为“玛莎葛姆兰”的台湾舞者,她的舞蹈是这么纯粹而富有生命力,让许多人看完她的舞蹈都留下了眼泪。或许也正是因为许芳宜体现了所有她人生的起落,在她曼妙的舞姿里,所以也这么动人。请和我们一起来听听她的故事、她背后显为人知的彷徨、她正视自己脆弱的碰撞。(womany 人物专访:舞蹈家 为梦想和希望用力地活着 许芳宜


摄影:曹凯评

我要成为太阳!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许芳宜。

我的生命过程中有许多精彩的故事,老天爷很照顾我,无论走到哪儿总让我有机会体验不同的人生功课。有些课题看似简单,却十年都过不了关;有时站在悬崖的边端,却因念一转而开启了人生另类乐章。好多的挑战、挫败、欢笑和幸福,好多的生命滋味,只有一个人时才能认真体会。这是我梦想的幸福与代价。

“舞蹈”是我生命中第一个梦想,二十年过去了,它不曾改变,从表演、教学、创作到制作节目,舞蹈带我环游世界、体验人生、懂得感恩;追求舞蹈让我相信梦想可以被完成,未来可以被改变!

《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样》出版于二○○七年,这些年来,许多朋友、读者,与我分享了阅读之后的感动,他们说我散发出的正面能量,就如太阳般强大,简直不可思议。但是,这本书只是我生命故事的“第一集”。 二○一○年,我三十九岁,我的生命再次转变,曾经我所相信与执着的一切,一夜之间全变了。结束十九年的恋情、停止“拉芳”的运作、终止无法完成的合约、赔上信用与违约金、面对现实与极度孤寂……一天之内,曾经我以为拥有的,全部、全部、结束!

我哭了,哭得好伤心;我怒吼,喊得很用力,世界却很平静。我找不到出口,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如何站起来。花二个月时间结束台湾所有的一切,一个行李箱、一本《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样》,我又一个人出发了。

回到纽约,和李安导演见面话家常,终于诉说藏不住的迷惘:“导演,现在的我,这样年纪的我,真的不知道可以做什么。”

导演安静了一会儿:“你最会什么?”

“跳舞。”

“那你今年几岁?”

“三十九。”

“那你知道四十而不惑吗?”

我当场羞愧得想找洞钻。但这一当头棒喝,可真敲出一些真实。回家后,我不断地问自己:“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吗?”对了!“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和“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是两件事,两种思维!“可不可以”不是重点,“要什么”才是重点。“想要”就有机会,“想要”就会尽全力,“想要”就会做到。 当晚,我明白了,完完全全地明白。

环境、现实的许多纷扰与忙碌,让自己迷失了,迷失在一条想要得到众人认可的路上,渐渐忘记了自己的声音,和单纯的快乐与坚持。 当晚,我知道我要什么了,那不是突发奇想,而是藏在心中不敢面对的愿望:“希望与世界顶级同台,希望将最好带回台湾!”(写给迷惘的你:别忘了追寻最想要的生活

于是我又重来,又回到菜鸟新生的虚心学习,不怕苦难,跌倒叫应该,站着是运气,可以继续向前迈步,是一辈子要感恩的福气。 这过程中,我在电影“逆光飞翔”中友情客串,扮演自己“许老师”。很多观众很喜欢许老师说话的内容与温度,而实情是,这字字句句的温度,都来自生命燃烧的温度,热度不够高,决心也难坚定。 “也许我一直照着别人的方向飞,可是这次,我想要用自己的方式飞翔一次。”

就在自以为找到出路时,遇见 Eliot Feld 老师,我开心且略带虚荣的诉说着,未来计画与哪些世界级明星同台。Eliot 老师安静抬头,认真严肃地看着我:“芳宜,你知道有多少人喜欢看你跳舞,想看你跳舞吗?你知道你也是明星吗?找这么多明星与你同台,无非是希望他们的光芒可以照亮你,但你可曾想过,把自己变成太阳?让其他的星星主动靠近你,借你发光?”

这一回,这一回真的是无言又无颜了。除了虚荣心被看穿,更被一语道破,其实我像是个会游泳却溺水的小孩,因为没有安全感而慌张,想四处乱抓浮木喘口气,却不想试试自己是否有能力可以自救。 这是我的福气,一件事、一句话、一堂课! 

我知道我要做什么!“希望与世界顶级同台,希望将最好带回台湾!” 于是我更专心更自省,更学习将所有的力气投资在自己身上,我要成为太阳!我不知道可不可以,但我知道“我要”!

2010年6月起,我再度背起行囊继续做梦。怕不怕?很怕!所以我再次学习假装勇敢,一点一点面对,一天一天学习。几年来因为国际制作演出,飞机成了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无数张登机证饭店房卡,无止境的重复开合行李 check in check out,化妆卸妆暖身排练演出冰敷止痛……早已成为日子的平常。

一路上遇见许多同好,音乐、舞蹈、剧场、美术、设计……个个都是顶级好手,个个都疯狂,疯狂做梦、疯狂表演、疯狂创作,不可思议地燃烧生命,只为创造属于自己的梦想。 终于再次回到单纯的相信与坚持的美好,一辈子用心做好一件事,一件值得投注生命全部的事,我依然选择了舞蹈。 我想用生命写日记,用身体说故事;舞蹈为我的人生上了一课,生命教我如何舞出温度与深度。

理应不惑的四十,对许多女人而言是恐怖的数字,却是我最美丽的礼物。不惑之年教我放下、放心,不惑之年让我学习到,当时以为的失去,其实是最大的福气,因为老天爷让我只留下“我”,一个最值得珍惜的“我”,没有杂音没有繁琐,专注、放心地用自己的方式飞翔一次。

舞蹈与生命,致命的矛盾与美丽,面对生命狂热的美丽滋味,是幸福最大的回馈! 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样,我的名字叫做许芳宜。 Dare to be different, my name is Fang-Yi Sheu. (你呢?你的人生想用什么方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