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在科技进步的现代,层出不穷的通讯软体以及手机型号,越来越多人都觉得科技的进步好像反而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加疏远。也有不少的研究报告针对这样的假设进行实验,看看这个研究报告,或许对于科技让人孤独这件事你会有新的看法!(偶尔放下手机:10个让你过得更自在的小练习


放下手机电脑,辞掉工作,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摒弃简讯微信,狼毫宣纸,谈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在此之前还有一句:科技让我们更孤独,我们成了手机的奴隶,我们快要淹死在讯息的汪洋之中了。

关于科技对于人类的影响,各种研究层出不穷,比如乔治亚理工大学的教授 Ian Bogost 写了一篇题为《The Cigarette of This Century(世纪之菸)》的文章,指美国加州居民的吸菸比例下降不是因为禁菸法,而是由于智慧型装置的兴起,我们开始频繁查看手机来缓解我们的社会焦虑,在此之前,人们用香菸来安抚心情。(推荐阅读:让自己不焦虑的10个好方法

也有科学家发现,导航和电子地图使我们的方向感更差,自然而然地,科技让我们更孤独的论调也被提了出来,网路、电子邮件以及社群网路使人们分散化。比如麻省理工学院的 Sherry Turkle 教授就认为科技压抑了人们的交往。

《纽约时报》写道,社会学家 William H. Whyte 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开始了一项实验,用长时间的摄影来观测人们在公共空间的行为习惯。透过对行为习惯的分析来改变公共空间的规划,以使人感到舒适。秉承着 William H. Whyte 和助手 Fred Kent 留下的 Project for Public Spaces 实验方法,Keith Hampton 开始尝试以观测数据来回答科技与孤独的关系,而不是一种感性上的模糊认识。

上个世纪 90 年代中期,Keith Hampton 还在多伦多大学的时候,就参与了一个由微软、IBM 等公司资助的研究计画。在多伦多的一个社区,装配有高速网路,最先进的电脑,还有视讯会议以及音乐分享工具等超前的软、硬体。

Hampton 发现,与其他还处于拨号上网时代的邻居相比,这些拥有先进连线装置的人反而有了更多的联系,人们互相问候的次数更多、彼此频繁地通电话。不止如此,他们透过论坛发起线下活动、组织保龄球联赛,甚至协同工作,一起处理汽车超速和物品失窃这些事情。结果显而易见,社区活动显着增加,科技让人 们联系更紧密,而非更分散。

Hampton 辗转至麻省理工学院、来到宾州大学后(他现在是罗格斯大学的副教授),开始用研究回答与科技怀疑论之间的争论,而关于科技让我们“更”孤独的论调,也要从历史的角度去对比研究。

Hampton 认为,我们都喜欢把过去理想化,仿佛鸡犬相闻、阡陌交通的过去总是落英缤纷其乐融融。对于前同事 Sherry Turkle 的结论——车站里大家都在玩手机,没有人交谈啦,所以我们比以前更孤独啦——Hampton 不甚同意。(用科技拉近距离的例子:打开小叮当任意门,欧洲就在你家隔壁

按照 Project for Public Spaces(PPS)方法,Hampton 和他的学生在纽约、波士顿和费城架起摄影机观测公共空间,透过 2008 年到 2010 年 3 年间的积累,Hampton 收集到了 9173 段、每段 15 秒,总计约 38 个小时的影片。Hampton 和他的学生总共用了 2000 小时来分析素材中人物的特征,包含性别、组织规模、是否只是闲逛和使用手机的情形。 

上图就是影片中的截图样本,红圈内代表是有群体的人,而蓝圈内则是使用手机且单独的人,对整个环节的统计后(该截图样本不能反映动态过程),26 人中有 19 人是属于群体、15 人是女性、3 人在使用手机。这 3 人并不属于群体,逗留的时间也更长,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孤独”。

更多意义上,是“孤独”导致他们玩手机,而不是玩手机导致“孤独”。

当然,单独的一个统计样本不能算是研究成果。对所有 9173 段影片,Hampton 采用数学和程式进行精确统计,以“物理接触、明显讨论和集体行动”为标准判定,并且多个程序员查看相同内容,确保认知匹配和数据准确客观。

在这些海量 15 秒的样本里,使用手机的情况比 Hampton 预想的要低许多,在所有样本中,只有 3% 的人被拍到在使用手机,比例最高的 Bryant 公园西北角,使用手机的比例是 10%。同时,这些手机使用者单人出现的比例更高,而在群体中的手机使用者也没有沉浸其中而忽视身边的同伴。

同时,Hampton 的研究还证明了,人们比以往更愿意在公共空间出现,而不是更宅了(基于美国的统计)。有 7% 的人选择在同一个地方逗留 15 秒以上,我们可以理解为他在闲逛,而 30 年 William H. Whyte 留下的影像里闲逛的人很少。其中手机使用者往往更喜欢“闲逛”。同样证明了,不是因为玩手机而“孤独”,而是因为“孤独”才玩手机。

在公共空间,我们与他人的互动程度也在提高,在 1979 年的 PPS 影片中,32% 的人是单独的,而在 2010 年的统计中,此一比例降低成 24%。

和 Hampton 意见相左的 Sherry Turkle 也承认,Hampton 结论是正确的,不过仅限于他在公共空间里的观测结果。而比较私密的家庭环境中,这项结论有他的局限性。同时,因为每个样本是 15 秒,但人们使用手机的特性是次数多,时间短,往往只是瞥过一眼。正如前面提到的,手机类似于“电子香菸”,只需看一眼的动作来缓解社会焦虑。这项研究的另一个意外发现是,女性在公共空间出现的整体比例比三、四十年前要更多,而购物区的女性比例则有所下降。

而那些疾呼手机、平板电脑让我们更孤独的人是否可以想一下,孤独这么主观的情绪究竟是什么造成的,真是科技?还是一颗封闭敏感的心?(同场加映:旅行的孤独感,来自连不到网路?

 

觉得孤独怎么办?
〉〉去度个假吧!
〉〉学习孤单,但不孤独
〉〉〖被偷走的那五年〗你从来,就不孤独
〉〉5个要诀,让你在职场也能交到姐妹淘
〉〉你今天 Me time 了吗?

本文转载自 IN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