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有些人一直都在我们身边,我们习惯了,认为理所当然。却从没想过,他们有一天,也会离开。womany 的读者投信,第一次,她失去了她爱的人。这篇文章写给深爱的外婆,也是对深爱的人最温柔的感谢以及告别....(同场加映:比自己更重要的人,那支爷爷给的10元红笔


接到电话我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有预感,毕竟能让家人打越洋电话来通知我的,应该也只有那件事了。即便如此,我的心还是忍不住剧烈的颤抖。

回台湾的途中,脑海中一遍遍拨放的,是属于我们共同的回忆。

夕阳下,我的身影在庭院中拖得长长的,引颈等你回来。随着摩托车的声音逼近,菜篮里放着的乖乖逐渐放大。那是我最爱吃的零食,你总是特别绕去村里的杂货店买。

每次回台湾,你总是要我到床前陪你聊一整天的话。在我比手画脚的同时,我也没忽略你嘴角扬起的笑。你病了,在医院里。我可以想像,你有多么难过,多么难熬,却帮不了你。再去看你的时候,他们说你昏迷了。所有的人轮流进去看你,到我的时候,握着你的手,我感觉到你动了。

最后,你醒了,却变得很奇怪。他们说你受到病情的影响,变得非常情绪化。但,不只这样。

医院说你的时日不多了,让家人把你带回家。那天我到家,却迟迟不敢进去。我在外面听见大家跟你打招呼,跟你说话。虽然你大部分都没有回话,却也就只是静静的。终于,轮到我了。我进门,看着你。却,在你的脸上发现惊恐的表情,还有,你嘴里吐出来的,那句令我心碎的话。

“你这只狐狸精,滚出我家!”我记得你当时是这样说的。我傻了,大家都傻了。他们都说我是你最疼的孙女,是家中跟你最亲近的人。可是,所有人你都记得,唯独不记得我,而且,还憎恨我。你说要我从此不要出现在你眼前,于是,我只能偷偷在一旁看你。看你跟大家讲话,看你受病痛所苦,而我却什么都不能做。

飞机停稳了,回程的路上大家都没说话。我远远的看到家门外搭起的棚子,内心突然很平静。

他们说我可以再看你一眼,于是我走进灵堂,推开将你我隔绝的棺盖。你穿上了你最爱的那件红色上衣,还画了妆。可是你不是笑着的,大概是灵堂太冷了吧!

我可以感受到大家在我身旁很紧张,似乎怕我控制不了情绪。可是天知道,我现在有多么的,没有情绪。没有伤心,没有难过,没有舍不得,没有应该有的情绪。就只是一个,空壳。

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在此之后我只是静静的吃饭,静静的喝水,静静的做我该做的事。一直到火化那一天。

他们说要大喊失火了,这样你的灵魂才会离开,否则你会一直在这个身体里面,不会进入轮回。我看着身边的人大声喊叫,哭泣。突然觉得像在看戏,有点想笑。却发现,我好像忘记要怎么牵动嘴角。

我看着你的棺木被火舌吞噬,一点一点的消失。可是,我还是没有哭。就只是看着。

之后偶尔会在梦中相见。每一次我都想问你过得好不好,但每一次都无法开口。因为我害怕声音的波动会扰乱梦境,害怕你会消失。这么久的后来,我已经梦不到你了。但记忆里我们共同的那些曾经,颜色却没有褪过。

外婆,我很想你。真的,很想很想你。(也来看看:〖继承人生〗从家人的身上找回自己

 

爱,不要只放在心底
幸福的条件:如果爱,请深爱
〉〉全家人一起吃饭的重要性
〉〉爱,不需要说服自己
〉〉为什么不能把喜欢说出口?
〉〉【年度女人】妈妈,全天下最温柔的名字

作者:冯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