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的人生里头,总有许多人在我们的生命里来来去去留下痕迹。那些或甜或苦的回忆,一定也有些人,尽管我们明明知道不适合,却又狠不下心一走了之。 womany 来自香港的特约作者汪子写出了我们都曾有过的心情。害怕受伤,害怕寂寞,于是不敢放下。但也唯有真正放下不适合的,才能与适合的相遇。来听听她的故事。(同场加映:第一次一见钟情,第一次放弃你

被喻为“奥斯卡前哨战”的金球奖各种奖项终于出炉,昨晚我在电视旁一边看着各女星的发型打扮,一边跳着郑多燕;眼睛却突然瞄到一个令我折服至今早的画面-颁奖嘉宾 Emma Thompson 左手拿着 Martini,右手拿着大名鼎鼎的 Christian Louboutin 高跟鞋,赤脚上台。

赤脚上台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只见萤幕上的她吸一口气,稍稍缓一下,对着台下拍掌欢呼的人们说道,"Stop it,",再徐徐呷一口 Martini,扬起手上以红底闻名天下的高跟鞋-”it’s red is my blood.” 说了几句,她看到司仪手上、装着得奖名单的信封,看看自己的鸡尾酒杯与高跟鞋,索性大手一挥,将 C.L. 高跟鞋丢到后面。

 

有人或者会说,这是耍性子,扮大牌,又或者,她醉了;而我只看到,她那种将不适合的东西放下的气魄。酒醉三分醒,那三分的清醒,或许更让她愿意做平常一直想做的事。你会问,Christian Louboutin 高跟鞋啊,平民百姓如我们得省吃俭用才穿得起,哪会像明星一般,随随便便就可以放下?(同场加映:红底鞋 Christian Louboutin 的15世纪秋天狂想曲

亲爱的,“放下”的精粹不在于物件的价值,而在于你的态度。

身为女性,我们特别懂得高跟鞋的美丽,哪怕只是两寸的高度,也能瞬间为我们添上几分婀娜。脚踏平底鞋的时候,我们走路如果稍多一点的扭腰摆臀,总会觉得不自在-惟有套上高跟鞋,才能将脚踝处的摆动,与腰肢间缓缓的款摆结合,偶尔,妳会发现,平常收歛起来的臀部曲线,变得更迷人,腰与臀之间的凹陷位置更显突出…走在路上,妳会愿意在店面、建筑物的镜面反映里,多看自己几眼。(也来看看:【欲望城市专栏】凯莉爱鞋 MANOLO BLAHNIK

相信我,那一刻路人的回眸,不是因为多出的几厘米高度,而是那微细的高度改变,给妳带来的自信光芒。我曾经在路上迎面看见一位女士,年龄已超过大家口中的“轻熟女”,可是我仍然被深深吸引着,一望再看,不能自已:微曲带灰的短发,自然的眉毛,轻薄的一层脂粉,嘴唇描上淡淡的粉红;合身、想必陪伴了她一段长时间的毛衣-毛衣质料不再硬挺,可却柔软、刚好贴服地突出主人的身材;剪裁得宜,不过紧不肥大的长裤,内配高跟短皮靴。

最重要的是,是她的眼睛与笑容。她测觉到我的打量与欣羡的目光,对我展开了一个微笑-是的,只要她微笑,鱼尾纹会跑出来,也会看得出脸颊不再有弹性而略显松弛,笑起来当然会有表情纹;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如同展开了一天的阳光。

那样的自信,那样的绽放,如同花瓣缓缓向外伸展。白发苍苍也可以是花朵的盛放期,只要妳愿意。

而我当天,正好穿上期待很久的鞋子-以一贯的小黑裙配上一双露趾、蓝白相间的幼跟鞋。跟的高度不太高,只是得小心翼翼不要踏进路上渠盖的坑洞;可是前掌两趾与鞋之间的摩擦,让我不断深深吸气-是的,我知道,它们破皮了,而且正在不断的,将伤口磨得更深、更广。文字描述的,都是过后的回想,但那一刻的痛楚,我们都经历过。我真的很喜欢这双鞋子,蓝白相间的风情很易配搭,为我的黑裙装备作出了最好的点缀,低调却又吸晴。(女人是爱鞋的:男人与鞋的关联

回到家看着我的趾头,脑海里却浮现那位女士的步姿,同样是高跟鞋,她却能走得那么优雅,不重不轻,不必吐气忍痛,只需好好留意脚下,偶尔向路人展开一个笑容。我好沮丧。有些鞋子,不合自己的脚型却勉力套进,最终只会落得两败俱伤-趾头的伤口自然不用多说,可更在鞋子的布面上染了点点血渍,除了挫败感,还有什么可言?

这不止是一双鞋子,而是我的态度。为什么我明知不合适,我却告诉自己,“征服它!你必须征服它!”是因为不忿,还是因为占有欲?我了解自己,这种抱着不放的态度,除了这双鞋子,还有更多,比如男人,比如工作。

我打开鞋柜,把那些不合脚的放进袋子里-全部都只穿过一两次呢;这双红色的我很爱,可是跟太高;这双我永远磨破了脚;这双的材质让我的双脚不舒服;我放进去又拿出来,最后还是放进袋子去,或扔掉或送到二手慈善店。

我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主人,我应该试鞋子试得更仔细的。我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情人,我应该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而不是一味的予取予求,一味的拖拉。(推荐阅读:狠下心,做一个不负责任的情人

放下,最难的,不是忘记人或事的价值,最难的,是放下的姿势。

让我们,真正的对自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