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或许还记得 womany 来自香港的驻站作家汪子,上一篇的好文章:不合脚的鞋,放下吧。这次她想和你分享为了爱恋出走英国的故事,不仅在大街上迷路,也在她一直深信的爱情里迷路了。我们或许都因为这样的迷路而哭泣懊恼过,但也在找到出口之后发现,原来爱到深处,都能化作一句:“我愿你快乐,只愿你快乐。”(多希望我的爱,让你快乐

打开水龙头,热水哗啦哗啦地洒下;我迎上去,刷掉昨夜的眼泪与酒气;洗完澡,坐在梳妆镜前,我用护肤油轻轻按摩略肿的双眼与脸颊。拿起手机一看,你的最新讯息仍然是昨晚的“睡了吗?”

咬了咬牙,轻轻在脸上打圈扫上矿物粉底、描了细幼的眼线,再匀开颊上胭脂。对照镜里的自己,我漾开一抹难看的笑容,但起码,是我的笑容。房内和暖的空气提醒我,我在英国。

原来这才是我到英国的第二天,我的第一次,独个出走。

昨天一整天由你带着我参观不同的学院、公园与草地,今天,就由我带领自己。我在手机上输入想去的地方,却发现一向路痴的自己,到了外国其实还是没有太大的进步。

摊开你送我的传统地图,指头在上面的摺痕轻轻划过,我随意的找了一片绿,作为我的目的地。到了草地,才发现原来是自己一直心牵梦萦的地方-Oxford 的Christ Church College。刚好这天有晚宴,我钻进食堂,一边观看着墙上的花纹与椅子上的雕刻,一边瞄着服务人员在摆盘子-原来这个食堂还挺小的,只是在电影里被技巧地放大了;可惜因为晚宴的关系,不能坐在木椅上,拍一张“哈利波特食堂”的相片。(同场加映:我在伦敦,遇见的那个女孩


     学院外观


霍格华兹食堂

走出食堂,沿着石砖路走着,竟然走进了小礼堂。小礼堂里只有零零落落的参观者,而我正偏好这样的静谧;柔和的光线从雕花窗口中流泄进来,刚好投在教堂内的镶拼玻璃上,绚彩的光华未有因韶华流逝而失色,反之,在岁月冲刷下显得更为柔润。


                   人不多,很静。痛哭过后,我需要这样的沈淀。

走进教堂深处,在木椅上放下包包,跪在跪垫上;我本应在繁忙的香港,为接下来的工作做最后冲刺,与摄制队伍不分日夜地沟通、协调;但这一刻,我只想倾听这一片宁静,闭上哭肿的双眼,在心里低低地说出我的最大愿望:“我愿你快乐,只愿你快乐。”

某程度上,我是个控制狂-工作方面我需要掌握好所有的时间表、流程;与好友相聚,我总喜欢提出自己的意见,心底希望别人接纳。有时候,我是觉得,成长期时候的自己,不懂得与别人沟通,不为同学们所接纳,结果到我稍长大的时候,我往往需要别人的肯定,去进一步的肯定自己。

这一次,我走到英国,其实很愚蠢。我自以为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感-在飞机上我一遍又一遍地幻想,我们坐在餐厅里,言笑晏晏,气氛平和的一对朋友。没想到,只是上机前你在电话中的叮咛与短讯,就能简单的,将我层层裹紧的包装纸蜕掉。

我们都受过伤吧?伤口摔倒后最痛的一刻,除了消毒时的强忍,莫过于伤口嫩肉初生长时,与衣物、物件不经意的碰撞;我试过一次,伤口的嫩肉未长好,我没有好好保护它,结果在穿上丝袜时,那一下大意的磨擦,让我的痛楚记忆残留至今。(延伸故事:第一次,一见钟情,第一次,放弃你

我以为可以坦然的面对你,不夹杂任何情感;却发现刻记在心上的,不是愈合的疤痕,而是依然淌着血水的一道伤。教堂里的宁静,温柔地抚着那一片心底的狼藉。

走出略暗的教堂,推开沉重古旧的木门,门外炽烈的阳光射进;将我低过的头抬起,才发现,啊门外好风光。一株矮树伫立,树上青翠深浅交集,迎着风轻摆枝叶,吹起浅浅、植物专属的清新气味。我才发现,人到了英国,我却没有好好的欣赏过与香港截然不同的风景。这里到处都是树,路旁、花园里、甚至有的与屋子相依相生,以拥抱着情人的姿态,由门边开始,枝叶一直生长至窗框。我停下脚步,面前是一条分岔路。

这一回,我没有慌张的拿出手机,也没有问路,我望着脚下的身影,低声问自己,“你想走哪一条路试试看?”

每一次旅行,我总要做足了资料搜集、浏览别人的部落格,查看所有地图,甚至在电子地图上先走一次,才愿意安心;却没发现,我一直以来,走的都是别人的路。也许面前这条路不好走,也许会走出我或其他人眼中的“标准路线”,可是我的心,渐渐回复了指南针的功用,她温柔地领着我的双脚,走这一段看上去不好走的旅程。(属于自己,没有走错路的人生


    白了发,也依然相偎。

在牛津的几天,我除了得到与你一起的时光,我发现了自己原来有更多可能性。

我除了可以是一贯做足万全准备、带点偏执的控制狂,原来也可以是不计画什么,只享受当下的我。我不但不再畏惧,反而期待各种“如果”、“万一”的出现。从这一天开始,我相信,只要你心中想着美好的事,它们自然会出现。

有人笑我傻,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我不语,依旧挂着那一抹微笑-出走过,你才知道自己一直追求、渴望拥有的原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此刻拥有什么。我带着我的爱恋出走,路途上没有得到往后缱绻半生的爱侣、没有得到半句的承诺;但我拥有了经自己选择后最美好的时光-那几包舒缓我气管的清热冲剂,那一张小小的摺叠地图,那一张与你看歌剧的门票,那一夜的拥抱与记忆间的味道。(有些话,给最亲爱的你

我什么也没有得到,但却拥有了很多。出走到英国,让我上了瘾-我的解药是,到下一个出走的地方,许下最大的愿望:我愿你快乐。下一次,就让我的爱恋带着我出走,成为我旅途上最忠实的伙伴 - 没有也不祈求回报,因为我的爱恋,存于我心胸,属于我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