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成功大学近日来因为南榕广场的命名议题引起大众关注,学生以民主的方式票投出南榕广场这个富有历史意义的名字,却遭校长以附有政治意义为由,加以否决。如果你还没听闻这个事件,来听听女人迷观察家怎么说!(也来听听 womany 的第一次:每一天都是第一天,每一次都是第一次


我其实不在 facebook 上打卡,一来是懒,二来我也不喜欢告诉全世界我现在正在哪里。但我那天第一次打卡,因为我想告诉世界这里是国立成功大学南榕广场。


(摄影:吴昌振学长)

毕业了一阵子,成大有许多的改变,也有许多的不变,其中最喜欢的不变:就是位于成大光复校区那棵永远都在的大榕树,这棵树早已经是成大的注册商标,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即使是天塌了下来,这棵大榕树都能屹立不摇地替我们顶住。而最喜欢的改变,便是在成大K馆前的那块空地的重新整建,那里也正好离我的母系成大工科系只隔着一条大学路,也是当初在考研究所的时候前往K馆念书的必经小广场,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正是关于广场的命名,学生希望它叫做南榕广场。

郑南榕学长,便曾经就读于成大工程科学系,并且为其一生致力于民主进程,在过去国民党戒严时期长期关心台湾社会,身体力行,最后为了推动民主自由与台湾独立,而选择了自焚来让历史评断,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成大学生投票选出了南榕广场为其广场之名,希望这样的名字不但能够呼应所有成大人心中永远不变的那棵榕树,也能够纪念南榕学长在民主推动过程的牺牲与奉献,让成大学生甚至是台湾社会都能够对记住这段历史。

于是想起了那个在波兰火车上的年轻人,谈及德国二战侵略的那段历史,他告诉我:

"We can forgive, but it can not be forgotten."  历史可以被原谅,但不能够被遗忘。(更多火车上的对谈:其实台湾跟波兰有点像)

南榕学长自焚以死明志,我们因而有了言论自由,历史这么残酷且遗憾地发生,我们不能忘记这样的事件背后,他所想要传达给我们的讯息为何,否则同样的事情便有可能重蹈覆辙,在波兰犹太人集中营的墙上也有这么一句话

"The one who does not remember history is bound to live through it again." 不铭记历史必将重蹈覆辙

而正当觉得成大学弟妹们很有创意也很有想法,并且用民主的方式选出了南榕广场之名,成大校长黄煌辉先生却觉得这样的名字附有政治意涵而予以否决。

这其实让我想起了几年前我还在成大学生组织时期所办理过的一个活动,当时也轰动全国,叫做成大撤国旗事件。事情的来由是这样的,当时天津大学的学生来访,于是我们是负责接待的对应学生组织,藉此机会我们也藉机举办一场论坛活动,但在演讲开始以前,天津大学的带队老师告诉我们他们想要录影,如果背景有台湾国旗可能会有点不方便,我们知道这可能是一个制式的说法,但基于两方友善的立场,自己年纪也轻没经验,没遇过类似的事件,更不想要学术场合沾染太多的政治意涵,而选择了将国旗移开,但此举却也因此造成了有心人士的加以渲染传播,媒体的无限上纲天天播放,我们天天都承受了极大的舆论压力。(关于国旗的争议:张悬在英国举国旗,非关政治,关于尊重

那时候我恨透了政治事件,我觉得学校本该是念书交流的地方,怎么弄的这么复杂?但却也开始思考,也许不想牵扯或是试图避开政治的举动,才是最政治化的举动?

出国后看见了许多事情,也开始反思台湾写下了许多文字,我认为我们这群年轻人,本来就是台湾下一个世代的主人翁,而台湾不该只是个固步自封的海岛小国,从小课本就教我们,政治就是众人之事,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牵扯到政治,我们都无法逃避政治,因为日常生活中的大大小小事情都会牵扯到政治,怎么能因为这样也许带有一点政治敏感的名字,而加以否决了其背后更应该被我们所关注的所有民主意涵以及历史意义,会不会校方否决这个名字本身的背后才是最具有政治意涵的举动,模糊了焦点呢?如果说连我们这群年轻人都不该关心政治与社会,那这个社会是不是更能够被这群在位的政客给操作了呢?(希望台湾更好的他,也提出了写给台湾的10个疑问

台南一直是一个重感情的地方,也是一个适合生活,适合放空,适合思考,适合恋爱的地方,成功大学座落在这样的一个城市,也许资源不及北部来得多,也许我们可能没有像北部那样的积极,但我们不急,我们用台南特有的步调与角度在看事情。虽然学校还没通过南榕广场之名,成大的学生们自发性的已经开始叫它南榕广场,短短的一个星期这个打卡点已经超过好几千次,我们用我们自己的方式记住历史,也告诉社会,这里就是成功大学南榕广场。

那天我第一次打卡,我在成功大学南榕广场。

 

上一次为了权益发声,是什么时候?
〉〉从三个女性权益的成功争取看婚姻平权
〉〉同志权益的胜利!法国通过同性婚姻及领养法案幕后血泪
〉〉妳值得更好的薪水,大声拒绝同工不同酬
〉〉脸书的小动作,企业的大态度: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
〉〉请你们,把我们的外貌还给我们